【扒着门缝看历史】(105)民国时的土匪嚣张残忍到你难以想象

发布时间:2020-02-28 23:08:11   1943 作者:侯玉杰

开宗明义,就滨州一带来说,整个民国时期就是一个土匪横行的时期。滨州一带,直至1948年底,剿匪工作仍然是党委政府的主要工作之一,新中国成立后,仍有不甘俯首就擒的匪首、道会门头子等组织暴乱。

民国《阳信县志》是由两任阳信县县长和北洋交通部次长、阳信县乡贤劳之常主持,由国学大儒、阳信县乡贤、清朝学部副大臣劳乃宣和清朝翰林院庶吉士、原阳信县县长缪润绂纂修的,1926年完成。俗称民国十五年版。

 

官场中人物吃喝嫖赌,安享太平;普通百姓被称作“老财神”“银娃娃”“肥猪”“凤雏”,都是肉票的所谓代称

 

民国《阳信县志·兵事志》记载:


(影视剧中的土匪形象,来源网络)


自民国变法以来,大柄下移,奸宄无忌,富商殷农之户,每夜深被劫,倒囊倾箧,一不如愿相偿,则以煤油灌顶,洋火烧胸,稍与之较,机枪毙命,如此情状,更仆难数,赴城告诉,则再戒倍惨,而官家以为常事,漫无矜怜之心。故十劫九不报,九案一无成,非隔靴扰痒即掩耳盗铃,闾阎杀人如麻,而官场中方且呼卢夺采夸妓斗戏,安然享太平之福,玩法流弊日甚一日,富室皆贫,波及小康之户。小康之户,手无现洋,贼又缚人为质,限日回赎,名曰“绑票”。户有大小,票随贵贱,或千万元赎一票,或百十元赎一票。人有老少票,名目奇峭,白发长者名曰“老财神”,弁髦小儿名曰“银娃娃”,又曰“赶肥猪”“抱凤雏”,名目多端,肆言不讳。有钱获赎者,谓之“领票”;无钱被害者,谓之“裂票”;少妇处女赎不逾夜者,谓之“快票”,以奸宄之辈竟敢仿佛国家票举,而窃取投票、开票、买票、夺票之意,获票多者,方将沉酣于酒食声色中,几千元购一绮筵,几千元接一妓女,几千元交一优子,几千元比一玩童,官军未如之何,同胞概不之问。呜呼!富人哀于茕独,祈寒暑,而终岁不敢夜居。见金夫,不有其躬,焦头烂额,吞声不敢明报案,甚至一邑半为盗,涂面染须婚媾皆寇,防律不严,军装盒炮,兵贼难分。往往贿赂公行,奸邪漏网,朦胧组织良善巡逻。况自己未大旱至庚申岁,七阅月矣,雨泽不降,麦禾俱无,赤地千里,道殣相望,乱靡有定,民不聊生,谁之咎也。

注释:己未至庚申岁,是1919年至1920年。此时,鲁北一带大旱,政府曾经以工代赈。各个慈善组织也曾经在惠民、阳信、无棣一带发放赈灾物资。

注释:巡逻的“巡”字有误。原文模糊,依据意思辨析。

 

民国时期,滨州境内村庄超过半数修建土围子,土匪洗劫村庄的事件时有发生其中尤以“边家寨惨案”最令人悲愤

 

土匪横行,官府不管,百姓“认定任何军警皆不足恃,忍一时痛苦,量力出资,以修寨垣,筑炮楼,备军火,严防御,一家有警,合村救之,一村有警而各村应之。盗遂横暴,究无如此,寸步难行。”民国时期,滨州境内的村庄,超过半数修建土围子,而土围子挡不住土匪,土匪洗劫村庄的事件时有发生。阳信县著名的土匪洗劫村庄事件是“边家寨惨案”。

民国《阳信县志·人物记》载:

郭殿清、边玉清、郭梦仙,均城西边家庄人。初不详其别号与年岁,皆于民国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合庄惨遭匪殃骈首遇难者也。该庄居邑之西鄙,距城四十余里,与大小回回营毗近,盗贼出没无常,屡被滋扰,苦不堪言,提倡自卫以谋保全,筑寨架炮,与贼相搏者屡矣。仇隙既深,群贼突至,围寨数匝,炮火相接,经一昼夜,力尽援绝,贼突入。郭等堵御不稍懈,中流弹死,贼愤,纵火,阖寨百余户,尽付一炬,一时,烈焰烛天,焦骨遍地,小儿填满井中,生不及半。事已,官往相验,计男女老幼共死六百人也,呜呼,惨矣。

民国《阳信县志·艺文志》收录了描写“边家寨惨案”的诗歌,题目是《悲边村》,最后,作者发出对于民国社会评价的感叹,摘录如下:

哀哉,民国民无主,不如盛时犬与鸡。南箕舌方长,北斗口又张,一年荒旱十输将。挖尽心头肉,难疗眼前疮。赤眉时来索民命,阖门而死无人伤。共和平权权下移,顿折乾纲与坤维。乾纲折坤维摧,万古现出巨劫灰。

注释:1930年左右,乐陵县的戏班据此事上演西路梆子《火烧边家寨》,在河北沧州一带延续开来,此剧在当地颇有影响。

另外,民国《阳信县志·人物志》还记载了阳信县菅家寺村菅长城一家的惨案。原文如下:

民国十五年夏历五月初九日夜,突有土匪八人入院,枪伤其侄孙鸿兴,连带被掳,并掳及侄妇,及侄孙妇二人,遇官兵截击,匪溃,二妇逃回,彼以骂贼不屈死。子吉封,南京东南大学毕业,充省立第四中学校教员,闻难,急赴觅尸归,恐贼复至,不敢发丧,亦未成服,亦惨矣。

 

民间歌谣里感受土匪给社会带来的巨大创痛

 

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民间歌谣是对现实生活的反映,境内数部民国县志都收录了关于社会生活的歌谣。其中,以民国《惠民县志》较多。该部县志是国民党元老阎容德主修的,他亲自撰写的反映国民政府领导下的社会民谣,可信度高。抄录部分如下。

 

种田的

种田的真为难,大人小孩实可怜。

劳劳碌碌整一年,这税和那捐。

不是旱就是淹,妻子老婆受饥寒。

大老爷把恩宽,少要税少拿捐,让俺老年少口过几年。

 

没有将

没有将,没有将来将是兵,老攫(即土匪)到处得横行。

兵匪本是一家人,共和幸福都是梦,求死不得生不能。

 

连年荒

连年荒连年歉,老攫到处吃饱饭。

小杆兵不打,大杆子招了安,又发财又升官,你看眼馋不眼馋。

 

肩扛五眼钢

肩扛五眼钢,腰挂盒子枪。

东庄下手抢,西庄下手绑。

财主急了眼,硬使银子创。

 

盒子枪

盒子枪,六轮子,看见财主要银子。

七星子,八青子,肉头一见拿金子。

 

穷的好

穷的好,穷的好,穷的不怕土匪找。

 

侯玉杰

2020年2月26日,星期三

 

我很想发点感慨,只是感觉莫名的悲哀与凄凉。民国时期的老百姓竟然调笑“穷的好”,这绝不是老百姓的愿望。我认为,对于民国时期的任何评价,都要放在那个时间和空间里考察和评价,而真正的民国史是颠覆人们传统思维的历史。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