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滨州图库 >人物故事

叮叮当当 魏集古镇响起悠悠打铁声

发布时间:2018-08-14 09:07:06 12470次 作者:记者 张丹 赵鑫 实习生 杜一凡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叮叮当当……”铁匠李维平在近2000℃的炉火里取出一块烧红的铁料,小锤上下飞舞捶打着,高温并没有影响他落锤的精确度,他说,这就是“手艺”。

70岁的李维平是惠民县清河镇西五村人,他从十二三岁便跟着祖辈学打铁,从臂膀稚嫩的少年,到年满古稀的长者,铁锤、风箱和炉火相随半生,肌肤的纹理间都烙印出焦炭色。现在,他每天都在魏集古村落里的铁匠铺干着老行当。

立秋之后,天气依然燥热。在这小小的铁匠铺里,李老汉单手拉动风箱,风进火炉,炉膛内火苗瞬间高高蹿起,火势越来越旺。他用另一只手拿铁钳夹住要锻打的铁片,凑到炉火上,不一会儿铁片便被翻卷的火舌烧成透亮的通红。他将铁片移到铁墩上,抡起铁锤一起一落,凭多年积淀的眼力和手感,不断地翻动铁料,打造出他理想的轮廓。

高温的天气、炙烤的炼炉和迸溅的火花星子,让李老汉汗流浃背。直到将烧红的铁片锻打成铁铲的形状,他这才缓缓直起腰身,将打好的铁片进行绞制,才算是完成了这一把小铁铲的打制。

在铁匠铺门外的竹筐里,盛着各种打造完成的铁器——修船的弯凿、钻木的钻嘴、撬钢琴的铁棍,种类繁多,都是根据客户的要求手工打制。铁匠炉、风匣、手锤、砧子、大锤等等打铁的“家伙什儿”,是打铁匠最默契的“伙伴”。“你别小看这只大锤,它已经用了六十多个年头了,比我打铁的时间还要长。”李老汉说,“有时候需要大锤,这活儿我一个人干不成,得再找个搭档帮锤。”

“叮叮当当”的打铁声在安静的老街上空回响。说到铁匠铺的未来,李老汉的神情有些落寞:“打铁这手艺活儿,传到我这里是第三代了,再往后,就快传不下去了。”现在村里干铁匠活的人,寥寥无几。他说,只要身体硬朗,还能挥得动锤子,他就会一直打下去。


责任编辑:朱兴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