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滨州图库 >图说滨州

我和我的老师!滨州人的“最美记忆”深处是恩师

发布时间:2021-09-10 08:21:29 48362次 作者:文字统筹:孙洁 设计:王龙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又是一年教师节

你还记得很多年前和老师的那张合影么?

你还记得当时你身高才到老师的肩膀么?

老师的胳膊亲切地搭在你肩上,

那一次定格,

转眼就过去了十年、二十年、几十年……

在这样的一个秋天,

在这样的一个节日,

滨州日报·滨州网与您一起回忆,

和老师的那一张合影。

1975年,我们一家随父亲从江苏的连云港转业回到家乡山东,落户在“北镇”,也就是现在的滨州。父亲分配到惠民地区外贸小营冷藏厂,我们一家也就在那里定居下来。

当年的小营镇有所学校隶属博兴,也就是当年的博兴二中。我在那里度过了中学时代。学校的体育老师就一位,姓刘。身材非常魁梧,个子高高的,鼻子翘翘的,眼睛大大的,一头乌发在头顶旋转开来,极像似开未开的菊花。由于他上课要求严厉,甚至有时急了会用书本报纸之类的东西敲打我们男生的脑袋,许多同学敢怒不敢言,就背后给他起了个“菊花腚”的外号。

如今看着这张合影,深深地为自己年少无知惭愧。几十年过去了,在教师节来临之际,我默默向刘老师鞠躬:“愿您在天之灵宽恕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学生。如有来生,我一定继续做您的学生,再也不会耍小聪明给您起外号了。”

链接:https://www.binzhouw.com/app/detail/190/415340.html 

这张照片拍摄于上世纪的1980年5月1日,到如今已经40多年了。前排自左至右分别是付农华老师、张宝森老师和徐风坡老师,后排左一是笔者,依次是在惠民县教育部门工作的赵玉坤、在大山地震台任台长的王玉泉和在小泊头镇任教师的李冠龙。

40多年前的5月1日,经过两年的学习,我们就要从无棣二中毕业了。想想即将离开母校,离开可亲可敬、如师如友的老师,心中有股难以言表的情愫。5月1日这天,无棣县教育局组织人员到校为我们拍毕业照,我们几个要好的学友邀请老师,拍下了这张珍贵的照片。师恩难忘。

每当想起李丙让老师,我心里就被暖暖的,犹如冬日暖阳。老师鼓励我好好学习,一字一句读我写的文章。鼓励我们投身教育。

现在,我们同学9人奋斗在教育一线,奉献自己的全部力量。这薪火相传的火炬,会一辈辈传承,永远闪烁光芒。

我一直挂牵着老师,也许您已经白发如霜,可是您在我的心里依然是青春昂扬。

链接:https://www.binzhouw.com/app/detail/190/415342.html 

1993年初夏,中师即将毕业的我,在当时的邹平县明集中心小学实习,和同在这所学校任教的我的小学老师——柴连武老师合影留念。如今28年过去了,三尺讲台,一根教鞭,人到中年的我和老师一样教书育人,无怨无悔。老师作为榜样,一直鼓舞着我,鞭策着我,爱岗敬业,诲人不倦。

“玉壶存冰心,朱笔写师魂。谆谆如父语,殷殷似友亲。”值此教师节来临之际,衷心祝愿柴老师身体健康、阖家幸福!

2009年5月,我与大学老师、黑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常存库先生(左)在课堂间隙讨论问题时留影。

常老师最让我敬佩的,是他求真理的治学精神和兼容的治学态度。常先生是第一位引导我追问真理的老师,是真正意义上思想启蒙的老师。当时最享受的事情就是在课堂的间隙与常老师讨论问题。常老师在大学里教授的每一门课程,我都聆听过数遍,这是我一生的营养源泉。

链接:https://www.binzhouw.com/app/detail/190/415347.html 

照片中的老师是滨州学院高级讲师李凤坤。照片拍摄于2021年“七一”前夕,由滨州学院外语学院副院长、副教授窦同沛拍摄。

照片的题目为《汇报》,照片上的学生是博兴县退休教师、省市县作协会员窦同霆,他在第37个教师节前、专程探望他37年前的班主任、现年81岁高龄的李凤坤老师,并向老师汇报自己的成绩。李老师手捧证书聚精会神地审视着,庄重而又欣喜;学生用手托着老师的手。此时此刻,师生二人的心融合在一起,有无尽知心的话要相互倾诉!

眼前这张照片,是我和于景春(图左)两个当年班上的“坏小子”与黄桂兰老师(图中),于2017年8月6日在满洲里国门景区拍摄的。当时,我们自内蒙古牙克石林业砖瓦厂子弟学校初中毕业整整40年。

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毕业,黄老师一直是我们的班主任。那些年,我们俩不知多少次闯祸,给老师惹麻烦,黄老师始终把我们当成孩子。至今想来,惭愧不已。

初中毕业40同学聚会,我再次见到了敬爱的黄老师。她不顾近80岁的年龄,陪我游览了呼伦贝尔草原的多个景区。

2019年10月,我回南开大学参加百年校庆,和赵季老师照的一张合影。毕业后因电话号码和地址的变更,跟老师失去了联系,这次收到校庆邀请函,通过校友联络处找到了老师的联系方式。回校前跟老师通了电话,二十多年未见,老师一下就听出了我的声音,说我的声音没变,还是原来那个小姑娘!在电话里我激动地哭了。回到母校第一时间先去拜望老师,老师依然是那么温润儒雅、和蔼可亲。

恩师赵季,南开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研究及韩国汉诗研究,主持和参与了多个国家社科项目。

2013年,滨城区第一小学94级1班的部分同学,和我们最敬爱的班主任刘继花老师一起聚餐。

她是我们的语文老师,也是我们人生里遇到的第一位班主任,在之后27年的时间里,她与我们的联络和情感始终未曾间断。在我们的认知里,她是最接近“母亲”角色的那个人。她会一直过问、关心我们的生活,从学业到感情,从工作到家庭,看着我们从坐在课桌后面的孩子长大,成为奔波在社会各个领域发光发热的更大一点的“孩子”。

我的作文从初中到高中,一直都得到历任语文老师的认可。而刘老师在我心目中,始终是我的引导者。如今我能够从事文字工作,跟她密不可分。

2018年6月,中考成绩出来以后,我们到学校拿录取通知书,我们心里即兴奋又悲伤,兴奋的是我们考入了高一级的学府,悲伤的是即将离开我们的母校。

3年间,我一直是宋金路老师的课代表,毕业了不忍离别,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几句话:你的一生,我只送一程,不忍离别,但车已到站,你远走高飞,我原路返回。看着这几句话我们都泪流满面,我们班35个人每个人都与老师合了影,老师拥抱了每一个人,我们都是哭着离开的,现在想起来依然泪流满面。

我们的杨老师看起来是不是特别年轻,其实他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依稀记得他结婚时我们上高三,新房就在学校旁边的家属院。我们班同学趁下课时间都挤到了他的房子里,满满当当,可热闹了。杨老师亦师亦友,特别和蔼,印象中他没冲我们发过火,他的物理课一点也不枯燥,逻辑清晰,有理有据,在他的讲解下,那些摩擦力、磁场、电场特别有趣。2002年我们高中毕业了,大家各奔东西,与老师再未谋面。今年听说老师从北京回来了,大家特别开心,19年未见,他风采依旧。

这张7年前的照片虽然有点褶皱,但是上面的人都很清晰。我一眼认出了“小梅老师”“老赵老师”。当时,小朋友们不知道老师的名字,只记得老师们相互称呼“小梅”“老赵”。

听爸爸说,当时爸爸去幼儿园接我时应老师的要求帮助拍摄的。爸爸讲,当时老师正在和小朋友们玩游戏。大家都高兴地不得了!照片中,老师笑得合不拢嘴。小朋友们都非常开心,无拘无束,表情各异。这虽然是一张很随意的合影照片,但是它真实体现出老师对教师职业的热爱。

看着照片中的自己,我仿佛又回到了幼儿园的生活。忘不了,在幼儿园哭着找爸爸妈妈时,老师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温柔地安慰我;忘不了,老师板着手指头,认真地教我识数;忘不了,老师一勺子一勺子地喂我饭吃,甚至帮我擦小屁屁……

乌云特娜老师(右一)是我在内蒙古师范大学读研究生期间的导师。在读研的三年时光里,乌老师悉心指导我的学业,她严谨的治学态度,对学术真理的孜孜追求,和对学生的言传身教,每时每刻都激励着、鞭策着我。在我的论文选题、研究和撰写过程中,乌老师都给予了我严厉的监督和指导,对每一次的改动都提出了专业性的意见和建议,使我不仅在论文的写作过程中得到较大启发,而且对于我以后的工作也有很大帮助。一晃,我毕业已5年,现在翻看这张在研究生毕业典礼举行那天与导师的合影照片,勾起了我读研期间的许多回忆。乌老师,您的谆谆教导,我铭记于心。值此教师节,我想再向您道一声:“谢谢!祝您教师节快乐!”

师恩难忘,难忘师恩!这是2021年毕业典礼时与我的研究生导师孙大飞先生的合影。如今我也成为滨州职业学院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仍记得从滨州学院考取成都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研究生,恩师不嫌我愚笨并将我收入门下的那份喜悦,让我从一名专科生成为了一名研究生。时常与恩师说没有老师就没有现在的我,老师总是一笑而过夸我努力、肯干。临近教师节之际,愿远隔千里的孙大飞先生教师节快乐!

我非常感激陈老师对我的关心和指导,深深地认为遇到陈老师是我的幸运。2021年7月2日,北京理工大学毕业那天,我给老师送上了一束花,真诚地向老师道谢。老师和我都笑的十分开心,这一幕被另外一位老师看在了眼里,她十分感动主动帮我们拍下了这张照片。在教师节来临之际,我祝愿老师身体健康,平安顺遂!

照片中是我的婷婷老师和欣欣老师,她们教我语文和数学从二年级开始我们就在一起。两位老师在我的学习生涯中给我了很多启示。我喜欢主持、朗诵和写作,每次有活动的时候婷婷老师都会鼓励我参加,经过老师一次次的鼓励和指导,我成长了很多,我很感谢她们!这是三年级开学的时候的一张照片,现在我上四年级了,希望婷婷老师和欣欣老师一直与我们在一起!我爱她们,祝老师节日快乐!

毕业典礼那一天,我和稻爸都很重视,早早请好假,想陪孩子和幼儿园生活好好道别,但是那天出了点“小状况”,孩子一直闹情绪,哭哭啼啼,完全不配合,上台展演也搞砸了。所以毕业典礼那一天,有点草草收场的意思,很遗憾没能和老师好好道别!

责任编辑:孙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