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媒平台

读《红楼梦》有感:佛门不清净庙门衙门大宅门都有门

发布时间:2019-02-11 09:12:08   1733 作者:特约作者 侯玉杰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深山藏古寺,僧敲月下门,似乎佛门就是远离尘世喧嚣的静门,其实不然。薛宝钗与林黛玉、贾宝玉论禅,谈及五祖弘忍求法嗣,令诸僧出偈语,上座神秀的偈语是:“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在厨房的慧能不识字,却回答:“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由此,五祖确定慧能为继承人,即六祖。历史的真实是,五祖不仅是秘密将袈裟传与慧能,而且担心他被害,命他立即乘夜逃亡,由此造成佛家的分裂。佛门的刀光剑影、争权夺利、尔虞我诈更让人感怀,何处有静门?这真是“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

细品《红楼梦》中,贾母带领刘姥姥等人到栊翠庵一段,回味无穷。“妙玉忙接了进去”,“妙玉笑往里让”,“妙玉听了,忙去烹了茶来。”宝玉仔细观察妙玉的做派,见她“亲自捧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捧与贾母。”贾母道:“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说:“知道。这是老君眉。”天啊,读着读着,我不觉大吃一惊,谁说妙玉孤傲,如此谄媚的妙玉哪里孤傲,她连贾母不喝什么茶,喜欢喝什么茶都摸得门清!刘姥姥用过的茶杯,她嫌脏,贾母用过的呢?恐怕又是一个门!

读历史书,有个水门;当年,以美国为首的多国联军打伊拉克有个洗衣粉门。其实,《红楼梦》真的是门门相连。试举三例。

其一,佛门、道门与其他什么门一样,其实就是名利门,不过是打出的旗号不同而已。贾宝玉寄名的干娘马道婆到荣国府请安,正巧遇到宝玉烫伤了脸。马道婆巧舌如簧,向贾母推销她寺院的施舍香油保平安项目。她先狮子大开口,举例说某王妃心愿大,“一天是四十八斤油,一斤灯草。”马道婆看着贾母的眼色行事,再往下说是“还有几家也有五斤的、三斤的、一斤的,都不拘数。那小家子穷人家舍不起这些,就是四两半斤,也少不得替他点。”看到贾母思忖,有些犹豫,马道婆再次公关,句句打动贾母的心:“若是为父母尊亲长上的,多舍些不妨;若是像老祖宗如今为宝玉,若舍多了倒不好,还怕哥儿禁不起,倒折了福。也不当家花花的,要舍,大则七斤,小则五斤,也就是了。”于是,贾母应承了,说:“既是这样说,你便一日五斤合准了,每月打趸来关了去。”为了保贾宝玉平安,每天向寺院许愿的五斤香油钱买卖就这样敲定了。不料,这位刚刚阿弥陀佛不离口,受了钱要保佑宝玉的马道婆,转身来到赵姨娘处,又施展嘴上功夫,“鼻子里一笑”,“不是我说句造孽的话,你们没有本事!——也难怪别人。明不敢怎样,暗里也就算计了,还等到这如今!”这马道婆怂恿着赵姨娘拿出私房钱银子,又写下欠条,于是,教给她巫蛊方法,企图害死王熙凤、贾宝玉。

其二,天下各门道理一般通,衙门通着豪门,连着佛门,其实是旋转门。《红楼梦》告诉我们,衙门大堂上那些装腔作势的知县、知州、知府们,不过是谁家豪门太太小姐的提线木偶,你若当真,你就输了。周瑞家的替薛姨妈送宫花,一路走来,忽然发现她的女儿从婆家找来,母女两个立即开始斗心眼,周瑞家的忙问:“你这会跑来作什么?”女儿不说为什么找她妈,却笑道:“妈一向身上好?”如此拐弯抹角,旁敲侧击问她的母亲。知女莫若母,周瑞家的三下五除二就点到女儿的心坎上,“你这会子跑了来,一定有什么事。”女儿笑道:“你老人家倒会猜,实对你老人家说,你女婿前儿因多吃了两杯酒,和人分争,不知怎的被人放了一把邪火,说他来历不明,告到衙门里,要递解他还乡。”周瑞家的听了道:“我就知道呢。还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且家去等我。”女儿焦急,就催促母亲。周瑞家的不以为然,批评女儿没经过世面,道:“小人儿家没经过什么事,就急得你这样子。”原来,周瑞的女婿,“因卖古董和人打官司,故教女人来讨情分。周瑞家的仗着主子的势利,把这些事也不放在心上,晚间只求求凤姐儿便完了。”

其三,有钱能使鬼转门,大门走来的,都是没有门的,真正有门的,都是走的后门、暗门。贾王史薛四大家族,血脉相通,一荣俱荣。薛蟠命小厮们打死了公子冯源,像没事人一样照常赴京,凭借贾家的关系户贾雨村,“葫芦僧乱判葫芦案”,一桩人命官司不了了之。第二次,薛蟠又在酒店亲手打死了年仅二十三岁的、尚未娶亲的张三。可怜张家,老张死了,三个儿子,老大老二死了,这老三又被打死了,只剩下孤苦的老母亲。该案由最初打死人,而误杀人,知县假作声势,“早知书吏改轻,也不驳诘,胡乱便叫画供。”死者母亲张王氏哭喊道:“青天老爷!前日听见还有多少伤,怎么今日都没有了?”“张王氏哭着乱嚷,知县叫众衙役撵他出去。”这种前后变化的根本原因是,薛家“带去银两做了衙门上下使费。”本来“薛姨妈恐不中用,求凤姐与贾琏说了,花上几千银子,才把知县买通。”再看薛蟠给母亲的信,细读原文,大有嚼头。“府里已经准详,想是我们的情到了。岂知府里详上去,道里反驳下来。”“必是道里没有托到。”薛蟠再三强调,“银子短不得”。哪里是什么“情到了”,而是银子到了;哪里是“没有托到”,而是银子未到。薛家就这么从衙役和村里、户里起,县里、府里、道里,甚至省里、部里,一路疏通,不觉让人心惊肉跳。“薛姨妈为着薛蟠这件人命官司,各衙门内不知花了多少银钱,才定了误杀具题。”皇上“大赦天下”,“薛姨妈得了赦罪的信,便命薛蝌去各处借贷,并自己凑齐了赎罪银两。刑部准了,收兑了银子,一角文书将薛蟠放出。”薛家交上钱,薛蟠就回家安享天伦之乐。自古以来,百姓都知道杀人偿命,哪里知道这其中许多的门道!

沧海一声笑,笑里有门道。红楼群芳好,江湖韦小宝。天哪,原来《红楼梦》可以如此读!

2019年2月10日,农历正月初六,晚上十点。本来计划春节假日期间把自己关起来,静心读书,到底还是心不静,于是发愿,今晚一定完成这篇文章。大楼上静悄悄的。借“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自勉曰:“懒猪拱旧书,收拾新文字”。

责任编辑:杨孟子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