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媒平台

大平原(五十九)|父亲节读诗:许烟华《陪父亲逛街》

发布时间:2019-06-14 17:14:24   873 作者:时培建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父亲节读诗:许烟华《陪父亲逛街》

时培建 

 

【原文】

 

陪父亲逛街

 

母亲走后

我会尽量多挤出些时间

去填满他的时间

我会尽量精简自己的生活

以便  经常干扰他的生活

 

就像现在  我陪着他

穿过水果摊鱼市菜市花鸟市牲口市

穿过牲口市花鸟市菜市鱼市水果摊

不管他愿不愿意

我都在他耳边  大声地

把那些他曾经教给我的事物

名称  味道  颜色  品种  叫声

重新介绍给他

 

就这样吧  这样多好

多有意义  多让我心绪安宁

能够守着父亲

阻拦着时间

搬空他的一切

【赏析】

想想那是2013年,应该是在认识烟华兄之前,就读完了他的诗集《烟华》(当时还是从网上买的,花了我24元。),这首《陪父亲逛街》位于47页,是我印象最深、也是最能打动我的一首,我说的“最”,就是整本诗集里面我个人认为最好的一首。

最近一次谈起这首诗,是上个月参加完一次调研活动后中午七八个文友聚餐时聊起来的。一直以来不想提也不愿提,因为诗里关系到一位亲人的离去,很容易联想到自己的亲人。如今想从诗歌的角度谈一谈自己的感受,算是六年来的一个保留曲目。

不可否认,这是一首典型的抒情诗。而抒情诗该如何写?写什么?写到什么程度?这应该不是作者当时内心考虑的,作者当初最简单的想法就是陪伴父亲,告慰母亲,而这种最简单的想法,是这首诗成功的一大关键。

情感是抒情诗的灵魂,所有的技巧都是在为情感服务,也许诗人本身并没有刻意使用技巧,但是无形当中流露出的却是最珍贵的范例。

一条街,就是一条路,一条路,便是人生。这是全诗的意象所在,可以分开解读一下:

第一节的第一句“母亲走后”,让我想起我的《柿子树》的第一句“父亲走后”,无形当中,奠定了诗的情感基调,于是,离别诗、抒情诗的气氛立刻渲染起来。“挤出自己的时间,填满他的时间”,作者忙,时间少,父亲因为母亲的离世,闲时多,一多一少,形成一种巨大的反差和对比,这是哲学意义上的辩证思维,情感张力和冲击由此开始。

接下来“精简自己的生活”、“干扰他的生活”,又是一层情感上的递进和助推,这种矛盾自然而然形成于内心,却表现在诗歌当中充满力量。尤其最爱“干扰”一词,是自己主动地有意识地要去干涉扰乱父亲的生活的意思,原因只有一个:不让父亲大把的时间是空着闲着的,以至于不让父亲陷入深深的悲痛当中,这是什么?这是做儿子的本分。

第二节,我认为是诗人情感和思维升华得最好、最自然的一节,同样也是更重要的一节。首先来看“穿过水果摊鱼市菜市花鸟市牲口市”这一句极为平常,再普通不过了,谁都能写出来,但是下面一句运用了倒叙、往复的手法,就是诗人的精绝之笔,“穿过牲口市花鸟市菜市鱼市水果摊”为什么要这么写?很简单,因为前文的“干扰”、“填满”两个词,一段路的单程,还不够填满父亲的时间,好,再往回走,倒着再走一遍,力求这样把父亲的时间填满。

正所谓“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更好的是下文“大声地”、“在他耳边”、“把他曾教给我的……重新介绍给他”,父亲教给我的,是单程,我在重新介绍给他,又是一次往复,更是情感上的倒逼。这种往复和倒逼,明明之中又在照应第一节中的“干扰”一词。于是,又一次集中升华了作者的情感和思维。

第三节,也是最后一节,正像很多人所期待的,这一节应该出现诗眼了,可能是某个词也可能是某一句。对,没错,就在最后一句,点睛,亮出诗眼,全诗的核心思想也大白于天下。我们来看,首先“心绪安宁”一词,我大胆地认为这是作者的安慰与自我安慰罢了,可见曾经或者以前,因为没有用这样的方式陪父亲,而陷入深深的自责、愧疚、懊恼当中,如今这样做了,心里才安宁了一些。就这一个简单的词,暗含了作者内心深深的内疚和歉意,为什么现在才陪父亲,以前都干什么去了?回应前文,太忙碌了,如今精简自己的生活来陪父亲。一个词,蕴藏了一种文学广义上的终极思考——救赎,灵魂的谴责,同时为此时的做法感到一丝丝欣慰。

“能够守着父亲”是对全文的一种综述。全诗,一直就是守着,守着,表现了一个儿子对父亲最简单、最隆重又最虔诚的爱和关心。再看诗眼,最后两行,“阻拦着时间,搬空他的一切”这句点睛之笔,把一个儿子对父亲的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全诗,一直是一种陪伴,诗人正是在用这种陪伴的方式——逛街,往返式的逛街,来阻拦着时间对父亲空余时间的占有,甚至说阻拦时间无情对父亲余生的占有,正因为母亲的辞世,让一个儿子有了如此大的对时间的痛恨和指控。

汉语言文学研究的一大部分就是语法、词法。“搬空”是一个多么朴素的动补短语,“搬”和“空”,大有意义,时间是无情的,随着流逝,会把父亲的一切就像搬走母亲一样,全部搬走,抽空:年龄,皱纹,白发甚至是疾病和生命,统统搬走,而最重要的是,如果没有陪伴,时间会让父亲巨大的时间空下来,只剩下孤独,巨大而恐惧的孤独。说得更直接一点,如果没有了陪伴,孤独就会占满父亲所有的时间,这种占有,无疑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搬空,这又是一种哲学辩证观点的渗入。

更有关键的一个因素,请看“搬空”一词,不要单独地看,爬楼再看第一节“填满”……从全诗的结构上看,两个词又是另一种照应和往复,是一对反义词,极大地增强了全诗的情感张力、语言张力、结构张力,所以诗歌中每一个词在使用时都要有思考,不是没用的,也不是独立存在的。

“填满”“搬空”两个词又以另一种特殊的回环往复的形式,照应着全文的主题——“陪父亲逛街”,每一节每一行都在阐述逛街,这就是文章题目的关键所在,是全文的高度总结和关切,而作者又通过逛街回复一种对生命本质意义上的问答,生命是什么?就是一种回环和往复,诗人在做的一切,他的父亲曾经做过,他的儿子以后也会去做,这种生命的往复,令我想起希尼的诗《新郎的母亲》和陆辉艳的诗《环》,通过形象上升到意象,表现对亲情的珍爱,进一步展示对于生命的拷问,我认为这是全诗最重要的情感所在。

烟华兄说:自从父母离世,不愿再看关于父母亲情的作品。

可能是出于一种内心的修复和自我修复的过程,谁又何尝不是呢?

父亲节即将到来,祝天下所有的父亲身体安康,幸福快乐。

【后记】

爆个料:作者说自己写的时候并没有这么感动,竟然被解读者的文字感动得一塌糊涂。

六年前的那本书发黄了,起毛了,作者又赠给我一本新的,于是,又有故事了。

很多时候,我感觉一个会写诗的人,首先应该是一个会读诗的人。

如何学会读一首诗,怎么读?我的做法是,遇到好诗,就写个小评论,解剖一下,每一个字词句段都像器官一样,都是宝贝。

当这种读诗的方法成为一种习惯,诗歌技艺会自然提高。

读,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创作。读诗,就是读诗人背后的东西。

作者简介:时培建,1987年生,山东省作协会员,山东省青联委员,滨州市作协副秘书长、诗歌创作委员会副主任,《渤海》责任编辑,《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滨州文学作品选》副主编。作品见《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星星》《延河》《读诗》《百家评论》《山东文学》等重点文学期刊、年度选本和全国统编教材。曾获杜甫国际诗歌奖、万松浦文学奖等,入围第17届华文青年诗人奖。曾参加山东省作协首届齐鲁诗会,系山东文学院第二十届高研班学员、中国作协首期青年网络作家高研班学员。2018年,获山东省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项目扶持。

责任编辑:杨孟子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