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媒平台

大平原特约编辑刘树明综述与点评:风过大平原

发布时间:2019-09-10 16:17:54   1881 作者:刘树明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本期特约编辑:刘树明,山东博兴人,诗歌、散文、小说在《诗刊》《山东文学》《诗潮》《时代文学》《中国诗歌》《青海湖》《文学高地》《当代小说》《北京诗人》等省市报刊发表,作品入选多种选本。系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7月9日至8月10日,刘树明作为大平原特约编辑,共推送2辑28篇作品(六十二——六十三),现推出其当值特约编辑的综述与点评——

风过大平原

刘树明

季风拂过大平原,大平原便呈现出生机一片。

李风军一曲《中海湖月令》写的荡气回肠。他以中海湖为点,以农家十二月为线,诗一般的语言勾勒出了大平原在二十四节气中的华丽转变,有欣喜,有悲悯,意深情浓,实为难得的佳作。

一个娃从呱呱坠地,便是父母眼中的宝。然后学说话,学走路,学奔跑,学各种知识与生存技能。而父母更是期盼他们长大后飞得更高。蔡银环的《奔跑的下一站,是飞翔》用真挚而又自豪的笔触寄语即将高考的女儿,为人父母之心可见一斑。可以肯定孩子很优秀,这与父母的正确引导以及学校老师的辛勤培育不无关系。愿孩子大鹏展翅,前程似锦。

寒来暑往,日月更迭,大平原上的庄稼一茬茬的收割,村庄里的人一辈辈老去。离开家乡很多年的人永远也忘不了那生养之地。李桂林的《谁人不起故园情》,通过对“老家·老井”、“老院·老屋”、“老爸·老妈”的幻灯片似的回忆,唤起了我们对故乡与父辈的深切怀念。

荷香清远,蛙声如鼓,这么诗意的情景把冯秀荣与我们拉进了遥远的记忆。多彩的童年,浪漫的青春。即使那时候生活是清贫的,也难掩我们对生活的热爱以及对美好事物的向往。

“我放逐了故乡/也被故乡放逐……”。七月,岁已过半。望着收割后的麦田的空旷,诗人王安杰感慨万千。从乡村到城市,所有经的历风雨、悲喜如鲠在喉,孤独的影子如大山般的伫立起……

王永彪喜欢喝酒,是性情中人。他的诗歌想象力丰富,天马行空,跳跃感极强。诗歌内容也极具丰富,信息量大。《说,抑或不语》里故乡、七夕、奶奶、荷、蛐鸣、玫瑰、鹤、月、西厢、烛光等众多的意象呈现了缤纷的人间七月。

七月,七夕的传说再次在大平原上生动起来。侯三石“今夜我不关心爱情,只关心梦与自由”有着诗人的不羁与潇洒。孙建花呈现的画面是一个在七夕月夜执着、认真在心笺上画玫瑰的人,情愫是美的,孤独也是美的。而孙艳玲也把孤独表现的淋漓尽致:天河长草,鹊鸟疲归,两颗星星已老,一个人躲在葡萄架下听雨……

七月不仅仅是一个美丽的季节,它还是一只“漂亮的小女猫……”。冀新芳也真会给宠物起名字。她用娴熟、生动的笔法再现了这个“家庭成员”活泼智慧的大事小情,让人读罢禁不住爱心泛滥了。

我们每天工作之余都去追寻舌尖上的美味,但有时往往忽略了美味之外的一些事物。郑静的《鱼骸》写得惊悚,写得令人沉思。地球上的生命为了各自生存互为食链。有时脱口而出的赞美却是出自填满私欲的动机。

白天酷热,作为农民工的他挥汗如雨;入夜,诗歌在纸上无数次想立起。生活之梦,文学之梦让李文兴身心疲惫,一个坚强的人对着我们表示《我不能说出沉重一词》……

孟令新也是离开家乡走进城市的农民工,在《立秋日》,他不说思乡,不说沉重,不说悲伤。一副看透尘世的洒脱与自信从诗句里飘出来,祝福远方的他。

读一本好书能开启心智,读一位好作家能升为标杆。郝国凤绝对是一位好妈妈,她与孩子一起《共读林清玄》的模式值得很多母亲学习。父母与孩子共读的场景绝对是人类生活照中最美的镜头。

大平原的风又吹过来了,呼啦啦的…… 

优秀篇目

(六十二——六十三)刘树明推荐

奔跑的下一站,是飞翔   文/蔡银环

中海湖月令   文/李风军

蛙声与记忆    文/冯秀荣

谁人不起故园情  文/李桂林

七月行歌    文/王安杰

鱼骸   文/郑静

说,抑或不语   文、王永彪

七夕之夜  文/孙艳玲

七月的智慧  文/冀新芳

我不能说出沉重一词  文/李文兴

七夕  文/侯三石

共读林清玄  文/郝国凤

立秋日   文/孟令新

责任编辑:杨孟子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