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媒平台

【我的国庆观感】村台上的表姨

发布时间:2019-10-12 08:47:04   452 作者:记者 田中岳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10月3日,沿浮桥路一路南行,穿过路旁蜿蜒的小路,不多时,一座座高高的村台出现在视野中,挺拔的杨树怀抱着一座座高高的村台,村台下的草丛中,成群的鸡鹅在草丛中觅食,不远处,黄河在静静的流淌,滩区里一片祥和宁静。

马关村的赵秀珍是我的表姨,亲戚不算近,但两家通好多年。赵秀珍表姨已经79岁了,表姨夫年前过世,儿女们担心表姨,就接了表姨在城里居住,可在滩区老房子里住了一辈子的表姨始终不习惯城里生活,就又搬回了老宅子。养几只鸡鸭,一只看家解闷的小狗,表姨生活的倒也舒心。

“滩区地肥,种啥长啥。”虽然现在地已经不种了,可对于这片生养了自己的土地,表姨还是无比眷恋。“早些年困难的时候,你姥爷家都吃不上饭,你表姨夫就挑着两筐粮食,从马关一直挑到湾刘,就是这两筐粮食,救了咱全家的命。”对于那段苦难的岁月,母亲还历历在目。

村台上,后面的旧房子已经废弃了,记忆里我小的时候来就住在后面的旧房子里,那时还是土坯房,睡得是土炕,烧的是大锅台。那时,在树林子里抓消息牛,上屋顶摘香椿,黄河里扎猛,满满的童年回忆。90年代,表姨家翻盖了新房,三间瓦房,宽敞明亮。随着表哥表姐慢慢长大,就在村台前院又盖了现在住的3间瓦房。在这高高的村台上,表哥娶媳妇、表姐出嫁,表姨和表姨夫完成了这一桩桩心愿。

“这老村就快开发了,我也得搬出去住了,给分了安置房,是楼房,挺好。”快要离开老宅子了,表姨恋恋不舍。“据说这村台要进行提升改造,路也要重新修,这是好事,但就怕我再回来就找不到家喽。”

趁我不注意,表姨蹒跚着出了门,赶往村东头邻居家拿鸡蛋。等我追上的时候表姨已经走了几百米。“您这腿脚不方便,还乱跑啥。”我埋怨着表姨。“咱村里这都是笨鸡蛋,带点回去给娃娃吃,有营养。”表姨憨憨地笑着。十多斤鸡蛋提在手里,沉甸甸的。“原先咱家里穷,没吃没喝,这些年生活好了,孩子们常来,又买东西又给钱,吃喝不愁,就放不下这老宅子,在这里活了一辈子了,舍不得。”

中午时分,大锅里的排骨香气弥漫在屋子里,屋外小狗可怜巴巴的瞅着屋里。“中午在这里吃,前几天你表姐送来的排骨。”

我推辞说中午有事,告别了一脸不高兴的表姨出门来,不远处的村台下,几辆小车停着。“村里年轻人都搬走了,就剩下我们几个老人舍不得离开,每周末假期孩子们都回来,孩子们生活好了都买了车了,回来也方便。”表姨说。

表姨和姥姥年纪相差不大,前些年每年姥姥过生日,表姨都会给姥姥贺寿。前年姥姥走了,可这些年的情分并没有疏远,母亲、舅舅和两个姨经常会来看看表姨,家长里短的说说话,几辈人的情分就在这话语间沉淀、发酵,历久弥香。

责任编辑:杨孟子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