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媒平台

大平原(二百二十三)|泥土芬芳

发布时间:2022-01-11 14:00:48    作者:王华英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泥土芬芳

王华英

早春,一切似乎还沉浸在冬天的余威里,沉沉的、寂寂的,萧索安然。此时的田野放眼望去一无遮拦,愈发显得开阔辽远。耕牛偶或发出悠长的“哞哞”的叫声,似乎在竭力唤醒沉睡的土地。锋利的犁铧剖开潮湿的土地,翻卷开一片片黄褐色的浪花,无边无垠的土地如一朵硕大无比的花儿,一直延伸到天际,被蓝天稳稳接住,深情拥抱。花瓣次第展开,鲜润的泥土气息暗流涌动,铺天盖地。这来自大地深处的浓郁的气息,争先恐后钻入鼻腔,浸入肺腑,渗入骨血,激发出驻扎在每个人心灵深处的最原始的悸动。

光着脚丫,踩着暄软的土地,眼睛逡巡过每一块翻卷开的泥浪,搜寻大地内心的秘密。一茎茅草根,水生生、白嫩嫩,粗略捋去泥土,放在口中慢慢咀嚼,乳白色的汁液带着大地的体味滑入肚腹。土地瞬间在身体里复活。

与泥土的肌肤相亲是每个乡村孩子对于土地最本初、最柔和的记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累也是每个农村孩子刻骨铭心的烙印,逃离土地亦成为每个农村父母对孩子寄予的最迫切的希望。

年轻时候也曾想过逃离土地,去过那种不沾泥不沾土的城里人的生活,也许是老天的安排吧,一路拼搏厮杀,高考榜上无名。而后转身,将自己活成一棵庄稼,根须深深扎入脚下这片沃土。老张悠悠地讲述自己的过往。

对于土地,心中永远只存美好,只有眷恋。无论是累得脱层皮的三夏还是紧锣密鼓的秋收秋种,从耕牛满地到铁牛满坡,及至只需动动手指点些钱就能颗粒归仓的现在。劳其筋骨,苦其心志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老张反而更怀恋那种在火辣辣的大太阳下酣畅淋漓的苦累,一镐头一镐头地掘进,一棵草一棵草地拔除,一棵苗一棵苗地抚育,每一粒粮食里都凝聚了百分百的汗水和辛苦劳累,那种付出与苦中作乐,实实在在、真真切切、踏踏实实。

手指抚摸过每一寸土地,心中的舒爽真是无以言表。农村的土地大都进行了规模化流转,再不出手,就与土地绝缘了。老张果断承包下七个大棚,为了能种植心仪的果品——更是为了能亲近土地。通过考察走访,老张锁定了火龙果,“搞大棚水果就是为了让当地老百姓能吃上口感绝佳的南方水果,不施用化肥,不用农药。自行采摘,体验采收的乐趣。”老张的采摘园取名“臻果味”,直播间就设在采摘园内,全程直播火龙果日常管理。一开播,人们就蜂拥而至,粉丝短短几天超过两千余人。

棚外寒风怒吼,百草枯折;棚内温暖如春,枝繁花茂。火龙果的花硕大美艳,美得醉人心魄。外表粗犷的老张拈花一笑的照片给人一种违和的美感。口杯大的花朵傲然怒放,分列在火龙果枝干两侧,放眼望去,一垄垄火龙果湛青碧绿,仪态万千的花朵分列两旁,如盛大舞会上妆容精美的俏佳人,娉娉婷婷、顾盼生姿。淡绿色的剑状花托,洁白的花瓣,柔黄的花蕊,尽显琼玉之泽,让人不禁浮想花朵“砰”然爆裂的动人画面,如新人春光乍现,使人怦然心动、心旷神怡。

每当火龙果花开,老张便会在他的直播间呼朋引伴,呼唤“宝宝们”前去充当“采花大盗”,并将自己研制的“花宴”晒将出来。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大姐、大妹,大娘、大姨顿时流着千尺馋涎涌进老张的火龙果大棚,徜徉在花香四溢的大棚里,高举着手机,搔首弄姿、媚态百出,一边还不忘询问哪样的花朵可以采摘。一双双眼睛生了无数双触手一般,贪婪地略过每一朵花儿,伴随着一声声惊呼,一朵朵美若惊鸿的花儿扑落落飞入篮中。授粉引进的蜜蜂在花间嘤嘤嗡嗡,也似乎被花儿的美艳迷惑住了,绕着花朵跳起妖娆的舞蹈,棚内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花期过后,火龙果蓬蓬勃勃生长起来,老张如同照看婴孩一般周到细致,整日在大棚里逡巡穿梭,查看火龙果的成果情况,并适时调整水肥,把控温度,通风换气。火龙果似乎看懂了老张的心思,拼了命地生长,吹了气的气球一般,一天一个样,不几天就鼓起紫莹莹的脸蛋,围绕着老张绽放张张灿烂的笑脸。

火龙果四十来天采收一季,一年采摘十多季,所以老张的大棚里从采花到摘果,车流、人流络绎不绝。每到采摘季,老张便在大棚入口处置一小桌,三五个火龙果随意摆放桌上,入棚采摘者可先尝后摘。红心火龙果被利刃剖开,一股馥郁的香甜气息在空气中洪水一般横冲直撞,冲击着人们的鼻腔和肺腑,紫艳艳的汁液在刀尖上形成一滴紫莹莹的珍珠,人们口中的涎水早已汹涌澎湃。饱满的汁水,滑嫩的果肉,甘甜的滋味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火龙果采摘价格虽然比超市高了不少,但是成熟度高成就了火龙果更高的甜度和品质,所以每到采收季,火龙果仍然供不应求,不提前预订往往会扑空。“我们小时候那种把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的穷苦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去超市看看,各样南方水果无论多贵,只要好吃,绝对卖得快。为啥啊,老百姓有钱了呗。”老张精准地瞄上了老百姓鼓鼓的钱包。

采摘间隙,老张又在新扩展的棚里忙活开了,有机肥滋养土地,拿起铁锹,一锨一锨将肥料翻到地里,不时弯腰扯出地里的茅草根,细细端详一下,扔在一堆,或者蹲下身捡拾出在土里面酣睡的虫蛹,轻轻抚摸几下。累了就直起腰,伸展、捶打几下,不时深情观望一下脚下的土地。“再种点无花果、草莓啥的,填充下采摘空档,好让人们天天有果子摘。”

无花果、草莓、火龙果轮番采摘,老张的直播间更是火爆。现如今,老张的采摘园在当地小有名气,与此同时,一年三十多万元的收入也稳稳落入腰包。可谓名利双收。“种了一辈子地,从来没有过这么高的收益,这哪是种地啊,这是种金子啊!”老张脸上的笑容如同火龙果的香甜气味四处漫溢、泛滥成灾。

偶尔有点闲暇时间,老张还是会坐在棚内的土地上,轻轻嗅着泥土的芬芳,回忆起与土地厮守的点点滴滴:毛驴拖着耢在波浪起伏的田地里踽踽前行,手牵一根绳,稳稳站在耢上,有节律地晃动着瘦弱的身体,如架着一叶小舟滑行在波浪起伏的水面,耢过之后,微波荡漾、波澜不惊。

作者简介:王华英,爱好文字,滨州作家协会。

责任编辑:杨孟子

    热门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