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晨曲

发布时间:2017-02-07 00:00:00   3692 作者: 来源:

夜夜在黄山脚下做梦已有俩月。每每凌乱的晨梦被吵醒,就是那天天既叫人恨也惹人爱的黄山晨曲。

黄山晨曲,是一种复合的交响:先有人声,跟有鹊鸣,后是混搭的合唱。如恨这种晨曲的第一幕,感觉它就是一种恶狼般的狂吠,是打碎人们美梦的魔鬼;如爱这种晨曲,感觉第二幕第三幕就是唤醒新一天的吟唱,是引导人们从梦境回到现实的晨钟。两个月来,我由前者到后者,渐渐从烦恨到适应,由抵触到接纳,竟喜欢上了这独特的黄山晨曲。

R6R4DGFEY8.jpg黄山晨曲 耿亚伟摄影

黄山晨曲的第一幕大约在每天的5时开始。直白讲它不是乐曲,而是一段刺耳加反胃的狂吼。从声音判断,领吼者都是一个或几个固定的哥们。一人在一处嗷嗷狂吼,几人在几处长调短喊作和,此起彼伏,遥相呼应。那种音效,直接进入了动物世界一个经典的场景中。此时的小城,尽管天已放亮,却也正是万籁无声的时分,即便是山南侧的济青高速上,此刻也是车辆稀疏,显得非常安静。这时突如其来传来声嘶力竭的吼叫,初到者无不被其从梦中惊恐而醒。这黄山晨曲的第一波,简直就是一种魅声,并且从这一波魅声中,似乎还感觉到一种魅影潜伏其中。

黄山晨曲的第二幕,大约在5点半左右开始,那是一阵连片唱起的鹊鸣,是整个黄山晨曲最华彩的部分。不知那些山喜鹊是受到了山上人吼的惊吓还是受到了那些噪音的刺激,或本来就到了它们晨练的时间,它们或在空中盘旋或驻足楼顶枝头,叽叽喳喳地开始唱个不停。从它们的叫声中,有时感觉它们在抗议——或许那些晨吼者仅仅为了它们自己一吼为快,也惊醒了喜鹊们的美梦;有时感觉它们是在得意地欢唱。从它们那欢快的叫声里,我感觉到了它们与第一波噪音的一种巨大反差,更感觉到它们那美丽的歌声,直接就是对那些噪音制造者的一种顺便的嘲弄。

黄山晨曲的第三幕,约从6时半开始,那是一种世间和弦的混搭。此时,山上狂吼的人似乎发泄完毕,喜鹊的歌舞仍在进行中,一些不知名的小鸟亦加入了合唱,一些正常晨练的人们,或慢跑或快走,用他们的脚步融进了黄山晨曲的节律。慢慢地,卖早点、买早点的人们的交谈,楼下撒欢的小狗,街道上偶尔开过的汽车,也加入了小城大晨曲的行列中。

黄山晨曲的第三幕是整个曲目的最高潮。它持续一个小时左右,整个小城开始被激活,熙熙攘攘的一天又在黄山晨曲的引领下全新地开始了……

俩月来,黄山晨曲已是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你恨它,也必须适应它;你爱他,更须用心去欣赏它。对于那些喜鹊和无名的鸟儿们,我心存感激,因为它们在我起床之前就送上了赏心悦目的吟唱。对于那些比太阳还要早起的人们,我深有佩服之意,他们或为了健身,或为了生计而天天忙碌的身影本身,已或多或少为自己增加了一种动能。而惟一不能理解的是那些天天晨吼的山人们,他们疯狂早起(比雄鸡要早起俩小时),天天乐此不疲,目的何在?练嗓子?增加肺活量?发泄积怨与郁闷?打破天地沉寂而求刺激?损人美梦而取乐?我想,大概解铃还须系铃人,问题的正确答案,只在晨吼者那里。

黄山晨曲的影响范围,只在山北这里。因为山南与城区之间有济青高速相隔,这种晨曲尚音高不及。我住山北与登山路三百米不到,实属欣赏黄山晨曲之绝佳地段之绝佳位置。俩月来,黄山晨曲已成我专属的一种晨钟,这晨钟似乎也专为我每天而鸣响。

有晨钟的叫醒,使我得以天天看到了从黄山脚下升起的那轮朝阳。伴随着每天朝阳的升起和温度的提升,我可怜的“余热”能量随之也开始得到了更加自如的挥发。

黄山不高,却有晨曲而鸣。俩月来,我依然有些恨那敲碎我梦境的黄山晨曲,但似乎更多的,是爱那段粗俗与高雅混搭的乐章了。

作者 邵振魁

责任编辑:胡旭阳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