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营就是花钱在囧途?“拎包露营”是怎么撑起的诗和远方?

发布时间:2022-11-17 17:15:30   120572 作者: 来源:文旅中国

滨州日报/滨州网综合 一顶天幕、半壶烈酒、数盏清茗、三两好友。上一秒还在蹦极、徒步、滑板、冲浪、开盲盒的年轻人,下一秒就涌入了野外的帐篷里。

2020年疫情以来,随着疫情防控形势逐渐好转,复工复产的进程逐渐加快,人们奔赴诗和远方的需求也在日益复苏,“露营”不断成为当下旅游的“新风口”,成为社交平台热搜高频词。

但在露营火爆现象的背后,“一营难求”“交通不便”“服务混乱”“设施欠缺”“人满为患”等痛点问题接踵而至。当朋友们满心欢喜地出发奔赴山野间的“诗和远方”,结果整个行程却成了人在囧途。

露营作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就算对露营一无所知,就算露营只是退而求其次的旅游选项,就算对人在囧途之行充满怨念,但是“拎包入住”的选项,还是吸引了很多露营爱好者。

“拎包式”的露营选项是怎么撑起诗和远方,成为生活化消费场景的?

露营火爆 一场退而求其次的美梦

2020年被称为中国的露营元年,因疫情导致的“不能远距离游玩”,被认为是行业火爆的催化剂,2022年露营彻底火爆出圈,成为全民热衷的“轻旅游”休闲方式。截至2022年10月24日,国内露营营地企业有超7万家,艾媒咨询《2022-2025年中国露营经济发展前景与商业布局分析报告》报告显示,2014年至2021年中国露营营地市场规模从77.1亿元增至299.0亿元,预计2022年增速达18.6%,市场规模达354.6亿元。

露营火爆的背后,蕴藏着大众对奔赴自然的太多渴望。

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监测显示,2022年国庆节假日期间选择跨省游和省内跨市游的游客比例分别下降了14.4和9.5个百分点,前往城郊公园、城市周边乡村、城市公园的游客占比居于前三位,分别达23.8%、22.6%和16.8%。

当疫情下的我们无法奔赴远方、传统旅游方式受阻且城市生活闭塞的环境下,在相对短距的公园、田野、草地、树林、山地露营,成为了退而且其次的选择。

当我们与友人想尽办法,出逃到鲜有城市痕迹的自然之地,然后又在那里一点点复原城市文明,便是当下大众追求露营的真实心理写照。不管是星河云海之下,还是旷野林地之间,带着一顶天幕和帐篷,与三两好友把酒言欢、串烤美食是非常享受的一件事情。傍晚伴着氤氲朦胧的雾气、昏黄古朴的马灯,躺在摇椅上唱着小曲儿,一切都是那么恬淡舒适。

木颉是一名三线城市的考研二战青年,在和朋友们逃离城市、逃离学习、逃离压力的短暂时刻,没有父母对人生前途的指指点点,没有自己对失败遗憾的烦恼苦闷,他向往的只有脱离生活常态的自由。木颉说,搁置了对生活的未来规划,搁置了对前途的迷茫失措,那种夜不闭户、自给自足、享受自然的生活,带给人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可以极大缓解他快节奏生活的焦虑。

露营打破了钢筋水泥和绿树红花分明的结界,当界限变得模糊,大众便可以在山野之间,感受现实世界和向往生活之间的暧昧,感受自然和人类文明交界的暧昧。

当然还有一部分年轻人是为了社交而去露营。

《2021年Z世代露营式社交白皮书》显示,因为志同道合、兴趣一致,露营的社交质量比较高,有78%的年轻人表示,露营过程中交的新朋友相处的更久。

鳄鱼叔叔是朋友们公认的社交能手,只要有她在就不会尴尬和冷场。“我参加露营的目的就是为了结交各行各业、与众不同的朋友。而且中国式社交基本都发生在饭桌上,在户外露营突破了饭局的社交场域,大家都很放松自在。”

在天幕下的营帐里,一盏汽灯亮起,所有人放下手机,用最纯粹的心感受朋友间真诚的交流。或是倾诉彼此萦绕心头的故事,或是讨论些困惑已久的问题,总有一些话能触达彼此心灵深处,获得些许慰藉。

没有诗和远方 我是去露营囧途渡劫的

当精致露营、轻奢露营等各种露营形态火爆全网,不少网友在加入“露营大军”后,却并没有称心如意地奔赴“近处”的诗和远方,退而求其次的“美梦”也成了“黄粱一梦”。

25岁的南方赝作一直热衷于各种旅游活动,疫情这几年虽然无法抵达远方,他却依旧渴望能与家人、朋友在山野之间看看风景。但这次的露营行程,却遇到了各式各样的坑,可谓“人在囧途”的真实写照。

“以为开车来会方便点,后来发现根本装不下,要带的东西太多了。”

“没有洗手间就很烦,哪怕我们已经很熟了但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尴尬。”

“那片草地上真的全都是蚊子和小虫子,驱蚊水根本不管用。”

“和一个朋友打了一会儿电话,信号特别差。”

“全是坑坑洼洼的山路,下山的时候很危险。”

遇到这些问题的,不只是南方赝作。

在微博露营相关博文的评论区,也满是“渡劫”归来的不满和烦躁。但如果想去基础设施相对完备的营地露营,像“大热荒野”“日光山谷”“途居露营”等营地需要提前1-2周预约,生动诠释了“一营难求”,甚至在中秋、国庆等露营高峰期出现了“高价营票”。一线城市周边营地的价格堪比高端民宿和星级酒店,北京部分不过夜、半天游的营地票价普遍人均300元起,过夜游以及其他活动的价格动辄几千元起。

反观人烟相对稀少的原生态营地,野外环境艰辛、露营场地拉胯、实际体验不佳、往返交通不便、露营装备繁杂、存在安全隐患,这些问题都直戳目前露营问题的痛点。想露营的时候舒服一点,那要准备的东西可能就要多一点。精致露营全然变成了“搬家式露营”,日常所需的各类用品,如食物、锅碗、座椅、帐篷、天幕等,甚至便携式厕所都需自购自备,等回去的时候,没准要带走120%的垃圾。南方赝作无奈的说:“废了真么一大圈力气,到了露营的时候,我真的只想发呆和睡觉。”

露营的美梦,这场“乌托邦”“理想国”式的旅行,或许只存在于别人的记忆里,没有诗和远方,留给大众的露营体验恐怕只有人在囧途的一地鸡毛,和渡劫般的露营体验。

从苦旅到精致轻奢 拎包式露营火爆出圈

露营成为风潮和“显学”的背后,藏着人们对于露营理念中“放松、自在”的向往。作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就算对露营一无所知,就算露营只是退而求其次的旅游选项,就算对人在囧途的渡劫之行充满怨念,但是“拎包入住”的选项,还是吸引了很多露营爱好者。

国庆期间,川川受朋友邀请一同前往北京当地的一家露营地,朋友满口保证什么都不用带,有48小时核酸证明、健康宝绿码就行。川川到了以后发现帐篷、天幕、食材都是营地商户准备好的,他们只需要负责“享受”就可以了。他们伴随着营地的破冰游戏、音乐演出、露天电影,围着火光一起烧烤、聊天、拍照、喝酒,甚是快哉。

慢慢的,“拎包式”露营也在无形中转化成了一种社交情怀,自由、肆意、没有顾虑的心境也赋予了大众更多快感,而这种情感的渗入也逐渐成为产业发展的重要链接。

拎包式露营的背后,都有哪些链条在运转?

露营产业链上游的建设商是关键源头和节点,从景区、风景区选址搭建、平台服务商接管、露营地建设商构建基础设施等方面都要考虑到用户的体验感。露营产业链中游多为露营核心消费商品应用场景,帐篷、天幕、折叠椅、折叠桌、营地拖车、露营灯等露营装备、露营服饰、露营辅助设备,社交传播平台都助推着拎包式露营的火爆,进一步推动露营在国内的渗透率,并催生更多露营下游产业消费。露营产业链下游是为消费者增加露营仪式感和舒适便捷程度而消费的商品,在“精致露营”“便捷露营”“拎包露营”占主导的背景下,露营的消费范围被极大扩展,围绕“露营+”拉动的外延消费更是值得关注。

北京石景山区的一位营地工作人员卡雷说:“现在露营地建设也应朝复合化、综合型露营地方向打造, 招标引入不同旅游企业, 提供多样化服务, 满足游客⼀站式需求, 真正成为休闲度假区,我们下一步打算谈谈露营咖啡馆、餐厅、酒吧、电影院之类的生活场景商家合作。”

“拎包式”露营的破圈,使之成为大众日益接受、参与的生活方式,露营也不再等于住在野外,也不仅只代表一种生活风格,而是和各种各样的生活场景融合。“拎包式”露营一方面使大众脱离了曾经苦行僧式的露营模式,一方面也为露营新业态、新模式、新场景的产业调整与升级带来了新的机遇和可能。但要做到可持续发展,“拎包式”露营仍需要在产业链逐步扩大的同时加强旅游安全防范和服务规范管理。

梭罗在《瓦尔登湖》中所言:“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的深刻,并汲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

步入丛林,不妨从露营开始。

责任编辑:闫晓亮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