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日报社出品
党媒平台

专题

更多

@滨州人  全民国防教育知识竞赛初赛时间延长至10月14日,邀您继续答题闯关

@滨州人 全民国防教育知识竞赛初赛时间延长至10月14日,邀您继续答题闯关

为了一头牛的公道

发布时间:2022-12-14 11:42:23   194592 作者:记者 罗军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滨州日报/滨州网讯 治疗后,自家养了5年多的母牛非但没有一点好转,反而在5天后死了。年近70岁的农民张大海(化名)心疼得好几天吃不下饭,非要负责医治的兽医赔偿损失。

许光晨(化名)也觉得自己冤枉:自己干这行30多年了,类似的情况都是差不多的治法,咋就你家的牛死了,说明它本来就有病。

交涉好几次不成,张大海来到法律援助中心寻求帮助,山东民杰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延波接下了案子。

日前,本案在律师和法官的共同努力下得到和解,张大海当场得到了应有的赔偿。

“赔了夫人又折兵”

张大海是滨城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年轻时靠种地养家度日,岁数大了干不了重活,就养了两头牛挣点钱,日子也算过得去。可以说,牛是他生活的希望。

2022年一天,张大海忽然发现,家里的一头黄牛好几天不怎么进食,便找到了邻县的兽医许光晨。

老许师从父亲,行医多年。来到张大海家观察了这头黄牛,他很快得出结论:牛进食粗糙,吞进去了铁质金属,消化不了造成的食欲缺乏,只要把铁吸出来就行了。心急的张大海催促着赶紧治疗。

当天,老许先给黄牛输了五瓶消炎药。第二天,他把牛身体固定好,自己掰开牛嘴将一头缠着磁铁的铁丝慢慢伸入牛嘴直到胃中吸铁。开始的“治疗”还算顺利,但没过一会,老许嘴里就嘟囔:坏了,牛把铁丝嚼断了,一米多长的铁丝和磁石全落到牛肚子里了。

但他很快又安慰张大海:这种事儿我见得多了,明天找个家什把铁丝和磁石吸出来就行。第三天、第四天,老许“故技重施”,但均“无功而返”。

反观这头牛,不仅无法进食,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差。这头牛张大海养了五六年了,这几年每年能生一头小牛,每头能卖一万多元。看到牛这样,张大海也茶不思饭不想,一遍遍地催促老许赶紧想办法。老许两手一摊,无奈地表示,自己是没有办法了。

于是张大海提出了赔偿要求:你一天200元的治疗费,收了800元,钱收了,牛却快让你治死了,你得赔偿。

老许一听这话,先是和张大海解释,后来索性直接不接电话了。

眼瞅着“赔了夫人又折兵”,感觉窝囊的张大海想到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于是通过滨城区法律援助中心,找到了值班律师胡延波。

胡延波是山东民杰律师事务所律师,详细了解了情况,与律所几名律师共同商议后,认为,许光晨的行为属于民事侵权行为,并建议张大海,要注意保存和搜集相关证据,坚持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用法律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组建模拟法庭,反复推演

一天后,胡延波接到了黄牛死亡的消息。由于疫情的原因,黄牛尸体既无处鉴定,也不宜长时间存放,根据畜牧部门的要求,必须尽快进行无害化处理。考虑到黄牛被掩埋后损失证据将面临灭失,胡延波马上帮助张大海联系到滨城区公证处,对黄牛死亡状况和重量进行了证据保全。

拿到公证书后,张大海激动地说:“为了争这口气,打这场官司需要多少钱我都认了。”

“你可以申请法律援助,不用花钱。你这个案子很难打,但信任不可辜负,我们会尽全力帮你维权”。胡延波说。

很快,张大海在法律援助中心办理了申请手续,并按要求开具了相关证明材料,律师在“法援在线”平台填报了申请援助的材料,即获审批通过,案件指派到位。

接过该案后,胡延波发现,张大海的“证据”证明价值不大,照片不清晰,录像无声音,录音内容也缺乏关键证词。于是,胡延波和本所律师刘超将几十段录音、张大海牛棚视频监控里近几天的录像全部拷贝,仔细筛选整理,其间,不断与张大海沟通细节,深挖证据线索,终于完成了初步证据准备。

等待开庭的时间里,胡延波和刘超发现,该案在基本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等方面均存在较大争议,主要集中在:作为民事案件,作为原告方,张大海举证责任更重;黄牛死亡原因并没有专业机构的鉴定;黄牛的死亡和许光晨的治疗是否具有因果关系等。

本案标的额不大,而且是法律援助案件,而且输赢存在风险,怎么办?

民杰律所给出了答案:事关对法律的信仰,再小的标的额也要全力以赴。

他们动员全所力量,以练促战,组织几名党员律师组建模拟法庭:胡延波担任审判员,杨真真、刘超为原告代理人,翟会敏为被告代理人。四位律师经过几天背对背的紧张备战,举行了面对面“开庭”。律师工作时间都比较忙,白天开庭时间很难协调,大家就选在晚上。大家边“庭审”边讨论,围绕案件事实和争议焦点进行实战演练,旁听席上的同事从不同角度提出多条改进建议,大家反复演练直到深夜。

边开庭边调解,4个小时六轮调解,终于让双方当庭和解

11月底,案件在滨城区人民法院开庭。

庭前,法庭组织了调解,作为被告,许光晨仅同意返还800元诊疗费,否认黄牛因其诊疗行为致死,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双方分歧巨大。

开庭过程中,胡延波和刘超通过举证、发问、释法说理,对许光晨的行医资格、主观过错、应承担的举证责任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论证。随着庭审的不断深入,案件的脉络愈加清晰。

纠纷无论大小,都涉及群众的切身利益,如果久拖不调、久调不成,很容易造成小事拖大、易事拖难,调解纠纷贵在“及时”和“就地”。为此,庭审从上午十点持续到下午两点,其间六轮的调解,在法官的主持下,胡延波和刘超实打实、心碰心地向许光晨论法理、讲事理、说情理。

许光晨也逐渐认识到,自己制定的治疗方案也有考虑不周之处,毕竟牛在治疗后很短的时间内死亡,张大海确实受了损失,最终心服口服,愿意给予一定补偿。

胡延波认为,作为民事侵权案件,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

最终,双方当庭达成和解,许光晨现场支付了赔偿款,“黄牛案”案结事了。

初冬,心存感激的张大海给民杰律所送去锦旗:“民杰党员讲奉献 专业敬业解民忧”,书写着对四位党员律师专业水准和敬业精神的充分认可。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明月

网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