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媒平台

病理医师张建:“生命的法官”+ 破解死因的“福尔摩斯”

发布时间:2018-02-22 10:55:24   5223 作者:​通讯员 董雪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很多人都知道病理科医师是医生的医生,通过显微镜观察人体病变切片就能做出正确诊断,但很少有人知道其实病理医生还要承担另一个重任——进行尸体解剖工作,还原逝者的真实死因。虽然目前科技发展迅速,但任何先进技术手段都无法替代尸体病理解剖工作,揭示死因的拍板人是病理医师。

滨州市人民医院病理主任张建

在我国,因为观念问题,很少有人会捐献遗体供医学研究。需要进行尸体解剖的主要是医疗纠纷当事人,从事尸体解剖工作的病理医师面临者极大的来自多方面的压力,很少有病理医师愿意“接招”,滨州市人民医院病理科主任张建却自愿承担起了这份没有任何回报的额外工作。尸体解剖病理诊断工作不但需要扎实丰富的临床及病理学知识,还需要一颗公正无私顶住压力的心,更需要一根坚强的神经。

病理医师们将切好的样本做病理检测

尸体解剖工作对解剖时限要求严格,所以只要有需要,无论昼夜都要冲上去。因为日常工作繁忙,张建总是把尸体解剖工作安排在晚上。为了不耽误第二天工作,只能下了班,再跟死者家属详细介绍尸体解剖的意义及局限性、注意事项,等待死者家属漫长商议签字后再开始工作,常常已经是晚上十点以后。尸体解剖需要检查所有内脏器官并且要开颅检查脑组织,检查结束,取出内脏器官后,还需要将尸体缝合复原,工作量极大,没有2,3小时根本完不成。解剖结束后,因为在科里日常取材需要长时间弯腰工作,张建很早就患有椎间盘突出,所以经常累的腰都直不起来。深夜回到科室,还得赶紧分类剖切各种器官,并用福尔马林固定。经过几天充分固定后,还得仔细按规范详细检查各个器官,制作病理切片,最起码要制作一百多张病理切片,然后每张切片都得在显微镜下详细观察并记录所见病变,然后书写十余页的尸体解剖报告书,工作量之繁重,难以言表。

张建主任获得的荣誉

如果只是身体上的疲惫还可以忍受,还需要承担来自死者家属的不信任。有一次张建在和家属代表谈话时,房间里一下子涌进来十余人,还不停的拍照,张建为了完成上级机构安排的工作,为了还原死者真实死因,静下心和家属代表耐心解释,并郑重告知,自己不会受任何一方干扰,只会还原真实死因,如果家属不相信,可以提供所有资料去上级医疗机构鉴定。最后死者家属配合了工作,最终用详实合理的证据阐明了死者的真实死因,得到了医患双方认可,双方均未提起重新鉴定。

近两年来尸体解剖条件得以改善,以前尸体解剖条件简陋,没有专用尸体解剖台,经常是在火葬场或医院停尸房里简陋的台子上解剖,通风条件差,虽然戴着口罩,那种特殊的令人作呕的气味“不堪回首”。有一次快天明张建才回到家吃饭,第一口就想起了尸解时的气味,当时就吃不下了。

为了能够准确无误的发出尸检病理报告,张建对取下来的脏器都是认真检查,有一次检查完各器官后,并未发现致死性原因,张建就再次检查,详细剖切了各个器官,最终发现双侧肺脏气管内充满糊状食物样粘稠物,经显微镜下观察病理切片最终证实了死亡原因。还有一次,一名30岁左右的精壮男子输液时猝死,常理推断一定和输液有关,经尸体解剖发现冠状动脉严重狭窄,张建查阅资料并咨询临床专家,用无可辩解的证据还诊所清白。

张建十余年内所做的数十例医疗纠纷尸体解剖,每一例均用详实科学的证据阐明了死因,为医疗鉴定提供了有力支撑,没有一例被提出要求上级医疗机构重新鉴定,也没有一例因为工作态度和被怀疑有不公正倾向被医患双方投诉。

责任编辑:杨孟子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