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媒平台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展示⑤】我的心愿

发布时间:2019-09-03 18:59:28   12652 作者:李清 来源:健康滨州

作者:李 清

中共党员,邹平市临池中心卫生院副主任医师,从事基层全科医疗24年。

医院旁边就是幼儿园,经常会听到孩子们游戏时传来稚嫩的歌声“我有一个,小小心愿,长大以后……”有时候不忙的时候,听着歌声,也常常会陷入回忆,回忆一下自己的过去,自己曾经的心愿。

作为一个70后,从小就有很多、很多心愿,希望能拥有吃不完的糖果,漂亮的衣服,自己的故事书……记得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不要生病,打针不疼”。

那时候的冬天好像特别冷,春天的风好像特别大。一到这两个季节,小孩生病的好像特别多。经常看到周围谁谁耳朵鼻子周围又长疮、流黄水了;谁谁的腮又肿了,疼的厉害,被家长给糊上一大片黑乎乎或是绿乎乎、脏乎乎的东西,管不管用也不知道;谁家新生的孩子没活,谁家的孩子病死了……或许是那时的孩子多,不稀罕,亦或是已经司空见惯了,每每听到这样的消息,说的人、听的人也没见有多大的伤感。

从大人的言语间,我知道每个村子都有一条“死孩子沟”,传说未满月的孩子死了是不能进祖坟、不能埋的,夭折后就只能找一僻静处扔掉……所以,我很少主动到田野里去,我怕“眼见为实”。

五六岁时,我也得了腮腺炎,一夜之间半边腮连着耳根就肿起来了,我死活不愿望脸上糊那脏乎乎的东西,去了卫生所。卫生所里三四个医务人员,据说一个是专门负责接生的,一个包药的,一个大夫,最擅长的“就是安乃近一包”。我被开了青霉素注射,每天一针。那个疼啊,刻到了记忆里,以致于以后的很多年,我都是晕针的。

1980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随着包产到户,不久后我有了越来越多新衣服,有了各种口味的糖果,有了自己的故事书。更重要的是村集体卫生室也解散了,新冒出了好几个个人的诊所,药多了,24小时在线,好像打针也没那么疼了。就连学校里接种的预防针都好像温和了。身上长虱子的同学没有了,上厕所被大便里的虫子吓哭的事情也没有了,“死孩子沟”也已经被慢慢淡忘了。跳着皮筋,逮着蚂蚱,唱着我爱北京天安门,好像一晃,我就长大了。

1992年,高中毕业,或许是为了锻炼我对生病、打针的恐惧,命运安排我考上了医科大学。“好好学习,做个好医生”的心愿支撑我,从害怕进实验室,到晚上独自对着满屋子的标本复习;从第一次见骨穿时的晕厥,到手术台上的跃跃欲试,医学院给了我成为一名“天使”的理想。

作为乡镇医院的第一批大学生,报到的那天早上,我对即将到来的新环境充满了憧憬与愿望。报到的当天,我却有些懵了。

几排破旧的平房,看不出颜色的办公桌椅,诊室、办公室、值班室是一体的,取暖的煤是放在床底下的!顶棚脱落的病房,住院患者的被褥是需要自带的!经常停电,晚上值班,常常需要点着蜡烛进行清创缝合,院子东边小树林里猫头鹰瘆人的叫声叫的心发慌……

冬天早上第一件事是生炉子,因为煤是定量的,不舍得让它整晚的燃烧。还记得有一次,有个昏迷患者,头顶的一块顶棚突然塌了,多年的积尘就那么没征兆的落下来,全部落在了患者脸上、张开的嘴里,虽然家属没说什么,我心里却一直挥不去那刻患者可怜的影子。

“干净的环境,不用生炉子的值班”成了我初入医院那几年最大的心愿。

2000年,随着镇政府的搬迁完成,在上级政策的优惠下,我们医院终于盖起了自己的新医院,从几十年的旧房子中搬了出来。房子宽绰了很多,灯管亮了几倍,雪白的墙面,崭新的办公桌,统一的病床,洁白的被褥。按了锅炉,有了暖气,幸福生活仿佛一下子就来了。

2000年的临池中心卫生院

不知道是全球温室效应的关系,还是新院缺少了那片小树林的缘故,夏天好像热了许多。晚上值班,办公室的风扇转的让人头疼。后半夜,坐在病房区前边的院子里,一墙之隔,院外就是庄稼地,没有风,蚊子却肆虐,一晚上下来,腿上能有几十个红包。

那时候,空调刚刚进入生活,“要是能安上空调该是多么幸福啊,为了这个心愿,我多值几个班都愿意。”

2003年开始,随着新农合的开展,住院患者逐步多了起来。上级的扶持也逐步多了起来,医院的业务又开始逐步焕发生机。

特别是2011年以来,国家对基层医院的扶持越来越大,公共卫生的投入越来越多。从红十字会捐助的设备来了,省里标配的仪器来了,轮流培训的学习机会来了,为乡镇医院选派的本科生也来了,开展新技术新业务而新购的设备也陆续进来了……医院好像一下变小了。

当初设计的时候,谁也没想到短短十几年的时间,会超越以前几十年的积淀。杂物间腾出来了,宿舍腾出来了,仓库整合了,还是不够……

“什么时候医院能再扩建啊?”新的心愿又浮上心头。限于土地政策的收紧,对这个心愿,短期内真没报太大希望。

2013年,这个愿望终于梦想成真了。在政策的最大范围内,医院又增添了一排新房,增加了宽敞明亮的输液大厅,新扩的办公室、值班室,开放护士站,抢救室、重症观察室一下子都有了,原来的病房也进行了重新装修,新建了卫生间。最令人兴奋的是所有的病房、办公室都按了空调,患者再也不用热的睡不好了,我也再也不用到院子里喂蚊子了。

如今的临池中心卫生院

进院25年,我见证了医院硬件半个多世纪的变化,也经历了医院业务从胜到衰,又从衰到盛的变迁。

1999年,我们开始走出去开办社区门诊,是为了挣饭吃。2007年,医院上划管理,我们没了后顾之忧,所有社区门诊撤回是为了发展业务,加强村卫生室、公共卫生服务管理。而今我们又开始迈出医院,到村里去,到社区去,做的是免费的健康宣传,义诊、志愿服务。药品零差价,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每年免费的妇女两癌、老年人、慢病查体,……医院的发展变化不仅实现了我的心愿,更实现了广大群众的健康心愿。

如今,医院新一轮的装修改造正在进行,新进的彩超正在安装,化验室全自动分析仪的机械臂正在不停起落,放射科的片子已经能媲美三级医院,国医堂、中医药适宜技术正在大力开展,关于报销政策的好消息时不时的传来……或许是我老了,跟不上时代发展了,亦或是政策太利好,这几年,有些小小心愿,还没来得及说呢,就实现了。

听着走廊里装修工人不时发出的叮当声,我给自己重新许了新愿望:感谢党的领导,祝愿祖国繁荣富强,祝愿人民生活幸福安康!

责任编辑:宋静涵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