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媒平台

滨州市人民医院呼吸及重症医学科主任欧阳修河:坚守!43个日日夜夜

发布时间:2020-03-08 14:11:47   22244 作者:欧阳修河 来源:健康滨州

编者按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无数医务工作者积极响应党的号召,舍小家顾大家,昼夜奋战在疫情防控第一线。3月7日上午,滨州市第15例新冠肺炎治愈患者出院,至此,滨州市现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全部治愈出院。 深夜,作为市委新冠肺炎疫情处置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专家专班副组长,滨州市人民医院呼吸及重症医学科主任欧阳修河提笔写下了43天以来奋战一线的战“疫”宏文。

从2020年的1月25日至3月7日,整整43天,总算是取得了一个阶段性的结果,其实也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胜利,在这期间的每日每夜中,都有一些让我不能忘下的事情和从心底泛起来的感受。

对于一个工作了37年,曾经亲历过2003年非典、2008年汶川大地震、2009年甲型流感,亲历过不可计数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临床医生,在任何情况下、任何时候都从来没有动摇过对中国共产党的信仰和对我们政府治理国家能力的坚信。

2019年底,随着各种媒体对于武汉发生“肺炎”报道的不断增多,我就感觉到了有一种可能传染性较强的疾病将要流行,在尽一切可能想方设法得到资料,想对这种疾病有一定认识但是还没有充分的时候,钟南山教授的武汉、北京之行使我们大家对这个疾病的认识突然有了一种明朗的观点和担忧的感觉,要知道,这么多年以来,所有呼吸界的同事对钟教授都是非常敬仰的,对钟教授的话也是深信不疑。对于这一种疾病能不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控制,我们有很多的期待。

2020年1月21日,滨州市卫生健康委举办了新冠肺炎的培训,这时,呼吸道传染病在整个社会中引起了所有大家的关注,武汉的新冠肺炎从起初的每天十几例发病,到每日的几十例,再到1月25日武汉的每日新增确诊病例到了323例,新增死亡13例,累计确诊病例到了1052例,重症129例,死亡总数52例。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呼吸道传染病,传染之强,死亡率之高,之前从没见过,发病人数和死亡率还是远远超过了大家起初的想象。我们滨州的呼吸同仁在讨论、商议……

当大家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时候,滨州出现了发热、咳嗽、双肺片状密度增高影的病人,并经过了咽拭子的检测,新冠肺炎核酸阳性,并经过了省疾控中心的复检:阳性。新冠肺炎在滨州出现,所有的人原本紧张的神经更紧张了……

这一天是2020年1月25日,在不同的县区又出现了1例的确诊病人。从这一天,开始了不一样的临床救治,从这一天开始,接到通知,到市卫生健康委专家专班值班,开始了四十三天的第一天。

欧阳修河正在与同事商讨患者病情

春节就在这匆忙中匆匆到来,又过去,任何祝福的短信没有来得及发送,也没有接收,天天在手机、邮箱里接到的已经是患者病情的介绍、胸部CT的图像,电话里多是各个医院的同事传来的关于病情商讨的焦急的声音,要知道,在个季节,也是感冒、季节性流感的高发季节,仅凭临床症状、血常规、胸部CT很难对一个做出一望即知的判断,因此,关于可能病例的讨论往往是反复多次,甚至是从早到晚,生怕遗漏下一点线索,漏掉一个病人,一旦遗漏造成疾病的传播,后果难以想象,所以,我和我的同事们忘了时间的概念。

1月26日17点33分,已经是连续了3个多小时的会议和讨论,此时,滨州市中心医院孔令贵教授的一个胸部CT图像传到了我的手机上,简短的几句交流,我们马上意识到,一个重症病人将要出现,如果判断正确,她可能是滨州市新冠肺炎第4例确诊病例,鉴于所了解的重症患者死亡率之高,担忧马上袭来。立即向市卫生健康委商秀丽主任做了汇报,商主任马上指示,“无论最终咽拭子核酸结果如何,既然可能是重症,你马上过去看一下。”当即,市卫生健康委医政药政科科长杨玉龙带队,我们一行4人一起到了滨州市中心医院,与医院的孟院长、孔主任沟通了病情,并与管床的主管医生了解患者现状并提出治疗意见。

当晚19点58分。原本想可以回家早点休息,又惦记到还有另外一个患者的病情,杨科长提出去邹平。就这样,我们一行四人又赶到了邹平市人民医院,同样,院长、医务科、呼吸的同事一直都在,感受的是所有医务人员对患者病情诊断的自信和对预后的担心与痊愈的期待。这例患者的病情讨论完成的时候,已经是23点15分,20分钟后我们到了邹平市中医院,见到了正在负责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病房整理的张启发主任,一个年轻的、负责任的、有能力的“老”大夫,简单的交谈、沟通相关问题,并查看了病房的布局之后,已经是1月27日的零时40分,终于踏上了返回滨州的路程。

1月27日,正月初三,星期一,按计划,是我的门诊。基于几十年的工作的安排,周一的门诊一般是不敢耽搁,因为有很多患者都知道这一天是我的门诊,我也不愿意让在这一天来找我的病人失望,回来的路上,简单的与杨科长做了一下沟通,门诊照上,急事电话联系。早上7点半,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市人民医院呼吸科门诊,在不断地接待一位又一位患者的同时,电话也不断地打来(往常门诊时电话是静音,今天不敢,生怕误事,放在了响铃提醒),在不断与患者解释的同时,时间到了上午10点,挂号的病人已经是43例,同时也接到了昨天晚上会诊病人核酸检测阳性的通知,而这一位病人病情变化如何,又提到了嗓子眼。

中午12点半,门诊的病人看完,通过电话沟通了解到市中心医院新冠肺炎患者张某某病情不稳,吸氧状态下的SPO2 一直都在90%之下波动,按照诊治方案的分类,达到了重症的诊断要点。下午2点,滨州市新冠肺炎防治工作会议召开,全市各个相关职能部门的领导都在,我再一次看到了领导的重视,整个社会的关注,感受到了众志成城,感受到了政府为救治患者的不遗余力和控制疾病传播的决心。

下午,经过沟通、申请,山东省新冠肺炎防治专家组组长、齐鲁医院呼吸科主任董亮教授决定要到现场为滨州市的重症患者会诊。17点50分,在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市委新冠肺炎疫情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专班组长孙景华带领下,我们再一次到了滨州市中心医院,19点10分,山东省的两位大专家董亮教授和王春亭教授同时到达。经过对临床特点和胸部CT分析及治疗后患者反应,认为患者诊断新冠肺炎(重症)明确,对治疗提出了建议。22点会诊结束,我们和两位教授在中心医院的食堂吃了一餐春节饭:水饺、面条。

回来的路上,我们讨论起患者的治疗,如何能够按照教授的意见,把纠正患者目前的缺氧状态作为重要的措施之一。在此之前,患者做过无创呼吸机的治疗,但是,患者耐受性差,人机对抗明显,在无创通气治疗时,不但血氧饱和度不能改善,反而会下降明显,并伴有心率加快、血压升高,患者恐惧明显。难道只有气管插管无创通气?但是,有创:肺部感染的机会会不会增加?患者神志还算清醒,能不能接受?如果缺氧不能纠正,心能能、肝能能、肾功能损伤肯定会出现。在交流过程中我感受到了孙主任和我一样甚至是比我还强烈的焦急。他说:“只要有办法,不论花多少钱、有多难,咱一起想办法。领导有指示,救治患者不遗余力”。当我说到有一种设备纠正缺氧会有效、患者耐受性较好的时候,他一句话,哪里有?当了解到目前滨州市现有的这类设备都在使用中时,立即指示,想尽一切办法,在最短的时间购买到高流量加温湿化治疗仪。

就这样,次日早上8点,这台机器就到了滨州市中心医院患者张某某的床前,规范而短暂的培训调试之后,应用到了患者的治疗过程中。患者的缺氧得到纠正,饮食、体温、呼吸困难、胸部CT表现等等在不断地好转,虽说之后的几天病情有点反复,但患者在市中心医院的同事精心的治疗照护下,在不断的心理安抚和细致的生活关照下,生命体征在日趋好转,并在住院的第9天,经核酸检测两次阴性之后出院。

欧阳修河查看医院传来的患者病情

1月29日,滨州市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达到了12例,之后会不会再出现?如何能够控制住疾病的蔓延?避免大规模的传播,是摆在了全市人民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也许在当时不会有人有太多的感触,因为大家绷得太紧了,谁都没有时间去想、去观察。直到现在,回想起来,才突然意识到,在1月29日之前的几天里,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熬过来的,几乎是天天一样的早上8点前到办公的地方,也许是在办公室、也许是在医院、也许是在车上,几乎又是毫无例外的每天晚上12点之后再离开。因为,大家要等到每天送来的咽拭子标本检测的结果出来。

所有的人,无论是领导、专家,各个相关的专班,都在关注着每一天检测的结果,无论是谁,见面的第一句话肯定会是,我们市有没有新发病人,这成了大家几乎是唯一的话题,没有一个人离开自己的岗位。各个行业、各个部门、各个社区、各个村镇全都在一夜之间处于一个高度的戒备状态。疾病防控成了当时的主题。

大家期盼疫情快些过去。因为担心,此时的湖北累计近5千,日增达到1032例,担心伴随着每一个人。在之后十几天的的日子里武汉每日从一千到二千以上的增量,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由于病人的存在,由于发热病人的不断增加,由于湖北返滨人员需要排查,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大量的工作。

其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防护用品的匮乏,市卫生健康委的主任、医院的院长、设备科的主任都在焦急的寻找着任何一个可能得到防护口罩、防护服的地方,就连市里的领导也加入到了寻找的队伍。因为他们知道,医生护士需要、其他一线的工作人员需要,因为他们担心一线的工作人员出现感染。医务人员零感染是我们市政府提出的目标。在整个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责任,也感受到了被关照的温暖。领导的勇于担当、对病人的关注和关照,我感受到了幸福。

在之后的1周内,滨州没有新发病人,我们在紧张的同时,轻轻的舒了一口气。然而湖北的疫情仍然在牵动着每一个人的神经,几乎是每日2000的增量,保卫武汉就是保卫湖北,就是保卫中国,就是保卫自己。山东在不断的派人,滨州的同事也在不断的去往武汉,面对疫情,所有的医务人员,表现出了极大的勇气和奉献精神,没有一个医务人员在这次抗疫的战斗中退缩。

2月13日上午10点,和我在一起工作了多年的同事一行20人,在滨州市卫生健康委的办公大楼前集合,前去湖北支援。市委副书记、市长宇向东鞠躬送行,满眼含泪,语重心长,千叮咛万嘱咐,做好工作,安全回来。

我无限感慨,压力倍增,滨州疫情燃起,我当有责任、有义务既要照看好患者,力争使每个病人痊愈康复,也要为即将可能出现的病人诊断负责,不出遗漏,又要为疾病传播的控制出谋划策,还要为广大群众宣传疾病防治知识。看着像自己兄弟、姐妹、孩子一样的同事,我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有担心、有心痛、有感慨,有敬仰。很想与同事一道赴湖北抗击疫情,在需要的时候,我冲在前边,最起码能帮上一把,或照顾一下,甚至提醒一句也许是必要的,总感觉我经历过,我知道,在之后的时间里,什么在等着他们。我控制不住我的泪,起初还在眼框内,后来,就干脆流了下来。被滨州的“白岩松”、我朋友、老师、兄弟李健生拍下,引起了多朋友的关注。其实,我不想这样,一个男人,流泪,很难为情。不过,也感谢他,记录下了我善良的泪眼。

欧阳修河在与出征队员含泪话别

如今,3月7日,43天之后,武汉的新冠肺炎发病人数降到了每日不足百例,滨州市最后一例,也就是第15例新冠肺炎治愈患者出院,标志着滨州市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获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虽然说全国的疫情不结束,我们不能放松警惕,但是,从总的情况来看,我们远征的同事,应当快回来了,那么,距离我们胜利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四十三天,只是一瞬。对我来说是“幸福满满”。

我说我感到幸福,是因为虽说疫情在前,人人可能受染,但万众一心,勇往直前;是因为虽然我们吃苦受累,舍身涉险,但领导运筹帷幄,勇于担当,在很多情况下都替一线的人员想到了前边,医护人员受到领导的关爱;是因为医务人员的奉献精神再一次受到了社会的关注和赞扬;是因为我看到了我那年轻的同事勇于奉献的情怀和坚韧不拔的精神。

我说我感到幸福,也是替我们的患者幸福,因为他们得到了整个社会的爱护,不但是生病住院的费用国家承担,就说住院期间的治疗和生活的、心理的护理,都得到来自于院长、医生和护士真心的照护。

任何一种传染病,都会有一定规律的传播,但滨州市绝大多数确诊病例是输入来源。家庭间特别是密切接触者之间的传染也只是个例。所以这几天我常说,疾病的传播改变了规律。毫无疑问,出现这样结果最重要的原因得益于政府管理的力度,和全市人民的理解与支持。这种强有力和恰当的管理措施改变了疾病传播的规律。

这几天,我也在为我们的同事自豪,滨州的15例患者痊愈出院,是一线的同事辛勤付出的结果,我们的同事没有辜负领导的嘱托,在治愈患者的同时,没有出现一例医务人员的感染,实现了领导当初指定的目标。

四十三天,每一天都历历在目,又一时失去了任何苦累的记忆。但有一个感触是:担当,领导的担当、所有行业一线的担当、医护人员的担当。

责任编辑:宋静涵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