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共产党最讲认真二字

2017-08-27   614 作者:侯玉杰

毛主席曾说:“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历史上,中国共产党是最讲认真二字的,无论土地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还是解放战争时期,也无论是对于自己,还是对于敌人的统计数据,有时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孟良崮战役场景,本文图片来源网络)


经典的故事是孟良崮战役时,粟裕掰着手指一算,各个部队报上来的消灭敌人的数据比敌人的总数少了七千人。他马上命令部队再次搜山,终于在一条山谷里发现了漏网的几千名敌军。于是,我们才理直气壮地说,全歼了敌人的整编七十四师。


(粟裕(前左二)在前线)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积极打击日军、汉奸,以及一切反动力量。所谓知己知彼,他们对于敌人的掌握,甚至精确到个位数。在此抄录一封电报,供历史爱好者鉴赏。

这是1941年4月,山东纵队关于第四期整训工作总结向军委、集总的报告,电文发“毛、朱、王、彭、左、罗、陆、军委转徐、张”,即毛泽东、朱德、王稼祥、彭德怀、左权、罗瑞卿、陆定一、徐向前、张经武。

其中,关于敌伪的据点与兵力,电报说:“1、路北清河区共日军1168名,伪军2933名,据点78个。2、胶东区共日军3960名,伪军6275名,但青岛经常流动不定海上飞机20架,据点59个。3、泰山区7县共日军2357名,伪军8782名,据点112个。4、沂蒙、临费边共日军2477名,伪军2577名,据点21个。5、鲁东南滨海区共日军1577名,伪军2777名,据点8个。以上共据点278个,日军11375名,伪军21797名。”

关于日军的指挥机关情况是:日伪的番号与战斗力与指挥区在山纵区为三十二师团,指挥中心在济南。余为独立旅团与第五旅团,在张店与青岛设旅团部,战斗力日益下降,在国内征调新兵及已经作战情绪更差,战斗力更弱,在平时住在据点内,对我军包围甚恐慌,但在扫荡时之集结兵力仍然疯狂。2万余伪军除3个剿共军外,均小股地方武装自卫警察,一二百不等。”


《八路军山东纵队史》


以上数据,是我从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八路军山东纵队史》第425页上抄来的,总数与分项之和略有差异,原文如此,特此说明。



侯玉杰

2017年8月27日,星期日

 

依旧是一个礼拜的阴晴飘忽,滴滴答答的雨,秋风秋雨秋草黄,秋闷秋湿秋老虎。又是晚上六点半了,好歹写完了稿子。在这变幻莫测的季节里,保持一颗沉静的心很重要。

扒着门缝看历史。查阅了一点史料,时不时就吃一惊。如在渤海区抗战史上著名的小清河伏击战,廖容标带领的部队有几人,几支枪,参战的老农有几位,拉出的土炮有几门,清清楚楚。中共山东省委书记黎玉同志特别说明,打死的日军指挥官叫山村,绝不是我们地方资料说的什么少将、旅团长。我们吹牛吹得有点大。

扒着门缝看历史。早年,曾有数字出官,官出数字的民间俗语。我认为,凡是信口开河,满口数字,胸中无数的官,一定是坑害老百姓的官。大约是2014年初,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是专门批评欺上瞒下,公开进行数字骗人的。当然,我用的是自己的笔名。原文附录在此,供爱好者批评。



附录

 

造假的新闻漏洞百出

 

肖侯

 

日前,笔者在朋友的办公室偶然发现了一张日期为2009年2月27日的中国某某报,细细读来,头版一条关于家电下乡的稿子让我糊涂了半天,经过仔细推敲,认真算来才知道,这是一篇造假的稿子。

错误之一,数据惊人。最先引起我怀疑的地方是一组数据。“该村共有1200人,342户,2009年1月份‘送家电下乡’活动开展以来,全村67户新买或更换了家用电器,消费金额700多万元,农民直接从中得到国家补贴91万元。”初次看到这组数据,我简直被吓蒙了。多么富裕的农村啊!平均每户人家仅一次性购买纯消费性的家用电器就花费10万多元!哪需要买多少、多么高档的家电呀!

我不相信有这么富裕、这么奢侈的农村!

错误之二,前后矛盾。发现问题后,我再返回来查前边的数据。文章说:“走访中笔者听表哥说,他年前买冰箱消费了1260元,凭发票和相关证件到镇政府财政所领到国家对老百姓买家用电器的补贴164元,实际花了1096元;同村的小樊常年在外打工,听说了这个消息也给家里的父母买了一台彩电980元,拿着发票到当地政府现场兑现了买家电补贴127元。”从作者列举的这两个例子中,我发现,这不是一个富裕村,打工的儿女孝敬父母,也只能买不足千元的便宜彩电。由此,即便按照作者说的67户人家新买或更换了家用电器,总消费额也只有7万元,离作者说的700万元,天上地下!

我不相信有这么多的家庭新买或更换家用电器!给你补贴,你买吗?

错误之三,概念模糊。为了查明作者是怎样得来这些数据的,我又查阅作者的原文,文章说:“笔者按审计的方法对该村作了一次初步调查。”审计的方法是什么方法?我不知道,也不懂。但是,我想不管什么方法,都应该是实事求是的方法,都应该是科学的方法,审计的方法至少不应该是弄虚作假的方法。

我不相信这种“审计的方法”!

错误之四,瞒天过海。我想知道作者写的是个什么样的村,这个村在哪里。可是,作者明显地不想让世人知道。作者说他“在乡下走亲访友时”,如何如何,又说他“听表哥说”,如何如何,作者因此感兴趣才对该村进行调查。可是,这个“该村”属于哪个省、哪个市、哪个县、哪个乡镇,叫什么名字,作者一概隐去了。

我不相信现实生活中存在这么一个“该村”!

由以上证据,我断定,这是一篇造假的稿子。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