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邹平孙皇后家族:孙皇后两开历史先河,孙氏一族显赫百余年

发布时间:2017-12-21 22:56:02   4343 作者:侯玉杰

古人云,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小人之泽,亦五世而斩。明朝中期,即大约在宣德、正统、景泰、天顺、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年间,约从1426年到1565年,百余年时间里,邹平县有一个在全国举足轻重的家族,这就是宣德皇帝的皇后孙皇后家族。只可惜,到明朝末期,这个家族已不复往日的显赫。


(电视剧《女医明妃传》版孙皇后像)


孙皇后家族是邹平县西部山区青阳店一带的古老居民,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从元朝开始。大致的辉煌谱系是:孙七翁→孙复初→孙士英→孙忠→孙继宗→孙→孙→孙杲。

 

第一,民国《邹平县志》的元朝孙七翁墓碑原文摘录

 

孙七翁墓在邹平城西三十里青阳店南凤凰山,墓碑由明朝永乐二年的状元曾棨撰文。孙皇后成为正宫娘娘后,皇帝照例追封其家族三代先人,其高祖孙七翁被追封为会昌伯。该碑文将孙氏家世叙述得脉络清晰。即孙七翁子孙复初,孙孙士英,曾孙孙忠,孙忠就是孙皇后的父亲。该碑文的撰写时间是宣德壬子夏四月,即宣德七年(1432年)。摘录墓碑主要内容如下。

山东济南之邹平孙氏,世家邑之醴泉乡,实为巨族。元之世,有曰七翁者,生而淳厚,言动弗妄。既长,益宽裕于声利,淡然不以介于意,惟孜孜行善,不为一毫非义。乡党或有无赖者,必淳淳勉令为善,“其饬之曰:“古人有言,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慎之哉。”由是,此辈往往率德改行,间小有过失,或涉于不义,必窃相告曰:“勿令七翁知之。”公性俭约,不事侈靡,尝训子弟曰:“衣食,人之所资以为生者。然农民之于耕耨,女妇之于蚕绩,非劳苦勤力,固不能致,其可不念之哉?”其后,公以寿考终,以曾孙贵,推恩追封会昌伯。配张氏,赠夫人。子男复初,孙男士英,俱追赠会昌伯。曾孙男忠,始由国学生擢县簿,以中宫父进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遂封推诚宣忠翊运武臣,特进荣禄大夫,柱国,会昌伯,并追封三代。

 

第二,民国《邹平县志》关于孙复初的记载

 

孙复初墓亦在邹平城西三十里青阳店南凤凰山,墓碑由时为翰林学士的王英撰文。该文介绍说,孙复初享年八十八岁,有两个儿子,即孙士英、孙士宜。该文说明,孙皇后的父亲孙忠“起家太学生,历县佐。”该碑文的撰写时间亦是宣德七年(1432年)。

 

第三,民国《邹平县志》关于孙士英的记载

 

孙士英墓亦在邹平城西三十里青阳店南凤凰山,墓碑由时为翰林学士的王直撰文。该文介绍说,孙士英的祖父孙七翁、父亲孙复初,都没有做官。孙家世代居住在邹平县醴泉乡。“公卒于永乐甲申八月十一日,年六十五。”由此推算,孙士英出生于元朝至元六年(1340年)。

“公四子,长即忠,次钝,次鲁,早卒,次智。女五。”孙士英有四个孙子,“继宗、绍宗皆昭勇将军、府军前卫指挥使,显宗、续宗皆怀远将军、府军前卫指挥同知。”(另外有一个孙子纯宗早卒)四个孙女,其中之一即孙皇后。该碑文的撰写时间亦是宣德七年(1432年)。

邹平文化名人张实居有诗赞扬说:“戚里宣皇宠会昌,淋漓奎藻动天光。冬青树老穹碑古,不改名山号凤凰。”

 

第四,《明史》卷三百,孙忠传原文

 

孙忠,字主敬,邹平人。初名愚,宣宗改曰忠。初,以永城主簿督夫营天寿山陵,有劳,迁鸿胪寺序班,选其女入皇太孙宫。宣宗即位,册贵妃,授忠中军都督佥事。三年,皇后胡氏废,贵妃为皇后,封忠会昌伯。尝谒告归里,御制诗赐之,命中官辅行。比还,帝后临幸慰劳。妻董夫人数召入宫,赐赍弗绝。


(明宣宗朱瞻基像)


正统中,皇后为皇太后。忠生日,太后使使赐其家。时王振专权,祭酒李时勉荷校国学门,忠附奏曰:“臣荷恩厚,愿赦李祭酒使为臣客。坐无祭酒,臣不欢。”太后立言之帝,时勉获释。忠家奴贷子钱于滨州民,规利数倍,有司望风奉行,民不堪,诉诸朝,言官交章劾之。命执家奴戍边,忠不问。景泰三年卒,年八十五,赠会昌侯,谥康靖。英宗复辟,加赠太傅、安国公,改谥恭宪。成化十五年再赠太师、左柱国。子五人:继宗、显宗、绍宗、续宗、纯宗。纯宗官锦衣卫指挥佥事,早卒。

孙忠的夫人董氏,《邹平县志》介绍说:“寿至九十五岁,子孙皆侯伯都督,一门荣盛,世称为福寿太夫人。”

 

第五,《明史》卷三百,孙继宗传原文

 

继宗,字光辅,章皇后兄也。宣德初,授府军前卫指挥使,改锦衣卫。景泰初,进都指挥佥事,寻袭父爵。天顺改元,以夺门功,进侯,加号奉天翊卫推诚宣力武臣,特进光禄大夫、柱国,身免二死,子免一死,世袭侯爵;诸弟官都指挥佥事者,俱改锦衣卫。复自言:“臣与弟显宗率子、婿、家奴四十三人预夺门功,乞加恩命。”由是显宗进都指挥同知,子琏授锦衣卫指挥使,婿指挥使武忠进都指挥佥事,苍头辈授官者十七人。五月,命督五军营戎务兼掌后军都督府事。

左右又有为绍宗求官者,帝召李贤谓曰:“孙氏一门,长封侯,次皆显秩,子孙二十余人悉得官,足矣。今又请以为慰太后心,不知初官其子弟时,请于太后,数请始允,且不怿者累日,曰:‘何功于国,滥授此秩,物盛必衰,一旦有罪,吾不能庇矣。’太后意固如此。”贤稽首颂太后盛德,因从容言祖宗以来,外戚不典军政。帝曰:“初内侍言京营军非皇舅无可属,太后实悔至今。”贤曰:“侯幸淳谨,但后此不得为故事耳。”帝曰:“然。”已,锦衣逯杲奏英国公张懋、太平侯张瑾及继宗、绍宗并侵官地,立私庄。命各首实,懋等具服,乃宥之,典庄者悉逮问,还其地于官。石亨之获罪也,继宗为显宗、武忠及子孙、家人、军伴辞职,帝止革家人、军伴之授职者七人,余不问。五年,曹钦平,进太保。寻以疾奏解兵柄,辞太保,不允。

宪宗嗣位,命继宗提督十二团营兼督五军营,知经筵事,监修《英宗实录》。朝有大议,必继宗为首。再核夺门功,惟继宗侯如故。乞休,优诏不许。三年八月,《实录》成,加太傅。十年,兵科给事中章镒疏言:“继宗久司兵柄,尸位固宠,亟宜罢退,以全终始。”于是继宗上疏恳辞,帝优诏许解营务,仍莅后府事,知经筵,预议大政。复辞,帝不许,免其奏事承旨。自景泰前,戚臣无典兵者,帝见石亨、张軏辈以营军夺门,故使外戚亲臣参之,非故事也。又五年卒,年八十五,赠郯国公,谥荣襄。再传至曾孙杲,详《世表》中。

 

第六,孙氏家族直系世袭封侯世系,摘录自《明史》卷一百八,外戚恩泽侯表

 

会昌伯孙忠,恭皇后父。宣德四年三月辛亥封,世袭。景泰三年九月卒。赠侯,谥康靖。天顺元年赠安国公,改谥恭宪。

会昌侯继宗,天顺元年正月辛卯进世侯,加太傅,掌后府。成化十五年十一月卒。赠郯国公,谥荣襄。

第三代琏,继宗子,早卒,以子铭封侯。

铭。成化十六年袭。弘治十四年三月,五军营管操。正德元年二月,奋武营管操。四年,总神机营,屡掌军府。十五年三月卒。

杲。正德十六年二月袭。嘉靖二年九月坐耀武营管操。十二年九月充五军营右操坐营。十六年十月卒。谥荣僖。以革外戚封除。

 

第七,《明史》卷一百十三,孝恭孙皇后传原文

 

宣宗孝恭皇后孙氏,邹平人。幼有美色。父忠,永城县主簿也。诚孝皇后母彭城伯夫人,故永城人,时时入禁中,言忠有贤女,遂得入宫。方十余岁,成祖命诚孝后育之。已而宣宗婚,诏选济宁胡氏为妃,而以孙氏为嫔。宣宗即位,封贵妃。故事:皇后金宝金册,贵妃以下,有册无宝。妃有宠,宣德元年五月,帝请于太后,制金宝赐焉。贵妃有宝自此始。

妃亦无子,阴取宫人子为己子,即英宗也,由是眷宠益重。胡后上表逊位,请早定国本。妃伪辞曰:“后病痊自有子,吾子敢先后子耶?”三年三月,胡后废,遂册为皇后。英宗立,尊为皇太后。


(孙皇后像)


英宗北狩,太后命郕王监国。景帝即位,尊为上圣皇太后。时英宗在迤北,数寄御寒衣裘。及还,幽南宫,太后数入省视。石亨等谋夺门,先密白太后。许之。英宗复辞,上徽号曰圣烈慈寿皇太后。明兴,宫闱徽号亦自此始。天顺六年九月崩,上尊谥曰孝恭懿宪慈仁庄烈齐天配圣章皇后,合葬景陵,祔太庙。而英宗生母,人卒无知之者。

 

第八,孙氏家族直系留居邹平县故乡的后人袭封爵位者世系,摘自民国《邹平县志》的武德将军孙储秀墓碑原文等

 

孙储秀墓亦在凤凰山,墓碑由时任定州知州、济南人王诏撰文。该文介绍说,孙储秀的祖父“祖讳玺者,以宣庙椒房之戚恩荫,为忠显校尉。”孙储秀的父亲叫孙云龙。孙储秀生于成化二十二年(1486年),卒于嘉靖十年(1531年)。孙储秀仅有一子孙世勋,世袭锦衣卫镇抚。

民国《邹平县志》按语说:皇后的父亲孙忠、皇后的兄弟孙继宗、孙续宗等都葬在北京的香山,所以,《邹平县志》不在收录。

孙皇后的直系亲属留居故乡的,也得到封赠。大致谱系是:孙奉祖→孙玺→孙云龙→孙储秀→孙世勋。孙玺作为皇后的侄儿被封锦衣卫镇抚,世袭。其世袭延续是:

 

1、孙玺,锦衣卫镇抚。皇后侄,世袭锦衣卫。

2、孙云龙,孙玺子。邑廪生。未袭爵位卒。

3、孙储秀,孙云龙子。袭锦衣卫镇抚。

4、孙世勋,孙储秀子。袭锦衣卫镇抚。

关于孙储秀,《邹平县志》评价极高。民国《邹平县志》辑录了明朝文学家边贡在《廷实文集》中的序,初步断定“孙生”即孙储秀。该序是为一卷诗作的,是“朝中诸大夫为孙生作也”。原文如下:

生故邹平人,年十六,入太学,能修其业,有声誉,藉藉缙绅间,故诸大夫皆纳交焉。太学五年,入译馆,为译馆生,又能修其业,有声藉藉。居六年,业成而将仕,乃一旦幡然曰:“吾在外久,吾亲孰为养者?不归,吾无以为子也。”即日上书皇帝阙下,上闵其情而允之,遂束装归。诸大夫相告曰:“吾属在朝,所纳交者亦众矣。然少年而能修其业,有声藉藉如孙生者几人也?即有能修其业,有声誉藉藉如孙生者,然将仕矣,而又能思其亲,遂一旦去者,几人也?恶可以弗有言?是诗之所以作也。”诗之作尽在弘治丁巳春。又十一年,为正德戊辰,生来京师,会余逆旅中,出其卷以相示。已而,愀然曰:“向也,吾得诸大夫之诗也,以为吾亲荣,吾未尝以去左右,今吾亲草木已拱,而卷中之人有去者,有死者,有仕于四方者,而已亦老矣,而在朝者几人也?”言既欷歔以泣。余感其意,为之辞以志之,然又恨诸大夫之不及,见其终身慕也。

民国《邹平县志》按语说:“孙生名字不可考,而约略其所出,大抵是会昌侯之裔。在京世职则为侯,在邹世职则为锦衣卫,镇抚千户,借外戚之势,故能与朝士大夫纳交,岂寻常太学生所敢望与?弘治、正德间,邹之世职显者,唯有孙储秀。以墓碑考之,孝行,好宾客,大似孙生。以无显证,不敢强合也。”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