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四大家有三个拜他为师,惟一传世墨迹李敖生前曾收藏

发布时间:2018-03-27 23:40:29   14814 作者:王红

洙泗之风吹绿的邹平文化大地,在北宋初年崛起了一位名重书坛的人物——周越,他是北宋黄庭坚、米芾、蔡襄等著名书法家的老师,在书法艺术上具有很深的功底和造诣。但周越的名声却被“胜于蓝”的弟子们所淹没,史书记载不多,鲜为人知。


(周越画像,来源网络)


黄庭坚曾言:“予学草书三十余年,初以周越为师。”米芾自述:“余年十岁写碑刻,学周越,苏子美札,自作一家。”章惇云:“君谟(蔡襄)少年时,乃师周越。”苏轼诗云:“草书非学聊自娱,落笔已唤周越奴。”由引可见,周越在北宋书坛的影响之大,影响之广,影响之深。

 

周越传世书法真迹现有七件:一件墨迹、六件刻石

 

周越,字子发,一字清臣,淄州邹平人,生卒年月不详。兄周起,宋真宗时为礼部侍郎枢密副史,《宋史》有传,邹平旧志记载其生平甚详,生于开宝三年(970年),卒于天圣六年(1028年)。周越生年在970年后。按泰安市博物馆收藏的《种放会真诗题后三十二则》残碑,内有周越庆历六年(1046年)四月二十七日题跋。由此可知,周越卒于1046年以后,享年70岁左右。根据《续资治通鉴长编》、朱长文《墨池编》、《宋史•周起传》等史书所记载,周越先任国子监博士(教官),景祐三年(1036年)升膳部员外郎知国子监书学(教授书法的官员)。宝元二年(1039年)前曾任三门发运判官,庆历三年(1043年)改任司勋员外郎知怀州,后改知台州,官至五品主客郎中而卒。

周越以书法名世。周越传世的书法真迹,据书家、鉴赏家认定,现在共有七件:一件墨迹,六件刻石。

第一件,墨迹,跋王著《草书千字文》,凡十二行,一百零二字,小楷书:王著初为隆平主簿。太宗皇帝时,著因进书,召转光禄寺丞侍书,锡以章绶,仍供职馆殿。太宗工书,草、行、飞白神踪冠世,天格自高,非臣下所可伦拟。而著书虽丰妍熟,终惭踈慢。及是御前,莫遑下笔。著本临学右军行法,尔后浸成院体。今之书诏,盖著之源流。臣越题。”该墨迹现为台北学者李敖先生(2018年3月18日,李敖先生在台北去世,享年83岁——编者注)所藏。李著有《中国艺术史一个断层的重建——周越墨迹研究》。周越墨迹在清朝由内府流入民间,后为李敖先生所购。


(跋《王著草书千字文》,来源网络)


第二件,拓本,跋王献之《洛神赋》,凡三行,三十六字,小楷书:献之洛神赋迹,遗头尾外得一十三行,都二百五十字,重加整背。祥符八年二月十日。周越记。”其书作锺繇体。

第三件,拓本,跋怀素《藏真律公帖》,凡五行,共三十二字。草、楷书:越观怀素之书,有飞动之势,若悬岩坠石,惊电遗光也,珍重。景祐三年五月十六日”其书笔势雄强飞动。


(跋怀素《藏真律公帖》)


第四件,拓本,跋种放《会真宫诗》,凡四行,二十八字,草、楷书:斯书冠世入妙,千古亡对,所谓尽善尽美耶!庆历六年四月廿七日。越题。

第五件,拓本,跋欧阳询《草书千字文》,凡三行,共二十五字,楷书:此欧阳询草迹也。所谓如旱蛟得水,毚兔走穴,信不虚耶。周越题。”此拓本现为日本书道博物馆所藏。

第六件,拓本,《面贺攀企帖》,凡七行,共六十四字,草书:面贺攀企攀企,寒候伏想,与贵眷康静。家室传语资政夫人,阁下久别,可胜思恋,将爱之余,因信次附此通问动静。兼伸上贺,不宣。越顿首留守资政台坐。十月廿五日。

第七件,拓本,《贺秘监赋》,凡二十二行,共一百四十四字,草书:贺秘监。览辩草想贺公赋。吴融:贺秘监东归会稽,而雾隐霞棲。派镜湖水作沼,凿石篑峰为梯。叹非雌雉,畏甚雄鸡。东皋子无乡不醉,漆园……雨风随至,鱼龙互掷。涛奔浪走,中秋逢犯斗之槎,月上云开,半夜见陨天之石。横鲁阳挥去之戈,树吕布射来之戟。狂兕无双,离鸿一隻。援毫既罢,阅目忘披疲。满堂生金玉之宝,盛世掩……庆历四年孟夏十二日尚书司勋员外郎南都书赠

七件拓本,为上海图书馆所藏宋拓孤本《郁孤台法帖》,由上海书店出版社影印出版,首次公布于众后新发现的。

 

周越著有《书苑》,对宋以前书法传统进行梳理总结

 

周越不仅是书家,而且是书道理论家,著有《书苑》一书,可惜原书已失,目前见到的《说乳》一卷,仅有十三则片断文字,难窥其原貌。不过,从前人大量著作的引文中仍能辑录丰富的资料,可以勾勒出周越原著《书苑》是一部内容极其丰富的论著,其中包括历代书家介绍及品评,各种书体的源流及作法,记叙笔法的奥秘,古代碑帖的论述等,当是广泛博采前人书法论著的综合型资料集,也是对宋以前书法传统所作的梳理和总结。


(李敖等著《周越墨迹研究》,来源网络)


另外,周越还将唐代宗时书家段季展湮灭的书迹介绍出来。大历间书修《禹庙碑》,由周越传京师,该碑运笔流畅,笔势劲拔,为时人所称道。宋代四家之一的米芾,就是借鉴其“八面出锋”、“转折瞻美”的笔法。

 

周越是由唐入宋的枢纽式代表书家

 

宋初书法基本上是承继唐五代书风,其兴盛期在宋神宗苏、黄、米、蔡誉世之后。这百年间,有一位承上启下起着嬗递作用的书家,这就是周越。

周越的字,真、行、草书均婉媚遒劲,落笔刚劲,字字不妄作,皆中规矩。尤其是草书,博学有法度,更为娴熟。黄庭坚称其字“下笔沉著,是古人法”。王安石云:“惠周公与其弟越,皆以能书为世所称,每书辄为人取去。”宋徽宗时编《宣和书谱》,把周越的真行书列入妙品,草书入能品。直至明代解缙尚云:“宋兴,李西台建中、周膻部越皆知名家。”

总而观之,周越书法,集古今人书学,博学有法度,于娴熟中能纵姿之态,优于书法工能,于妙品则嫌不足,后人多讥其“俗”,有匠气。

其实,从书法史的发展角度,周越的“精能之至”恰恰造成了苏、黄、米诸人“欲造疏淡”的反向基础。因周越能“集古今人书并所更体法”,才有其后米芾“集古字”的出现。因周越“博学有法度”,特别是对唐人书法的深刻师承,才使后来人对唐人书法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因周越的书法“如俊士半酣,容仪纵肆”,才启迪了后来者在“精能之至”与“欲造疏淡”之间,寻找到以意生法、法不妨意的一种新的突破口。

没有周越这样由唐入宋的枢纽式代表书家,便不会有苏、黄、米、蔡等真正书法大家。周越的艺术史价值正在于此。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