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1960年代父亲在惠民地区任职副书记:植棉种麦建油田

发布时间:2018-04-02 22:41:06   18479 作者:杨桐林

清明节快到了,也是父亲杨维屏诞辰101周年(1917—2010年),93岁那年他离我们而去了。他一生中有六年在惠民地委(今为滨州市)工作,任第一副书记,王成旺任地委书记。追忆父亲的依稀往事,缅怀他的光荣业绩,他慈祥的形象,一直伴着我,给我以鼓舞和力量。

1961年,任青岛市委副书记的父亲,任青岛市人事局副局长的母亲调入惠民地委。有人不理解,父亲说:“山东的北三区是我省的重灾区,组织上相信我擅长救灾。”

当时正值国家三年困难时期,情况虽有好转,但北镇地区农民吃不饱,穿不暖。在这样的计划经济时期,我们姐妹们也是穿补丁衣服,吃粮要粮票,穿衣要布票。

1962年1月11日至2月7日,党中央在北京召开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县委书记以上的七千多名干部参加,又称“七千人大会”,父亲也参加会议了。1月29日,毛主席在大会上宣布,大家在北京过春节,主题总结1959年—1961年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的经验教训,指明今后的路子怎么走。

父亲到北镇以后发现,这儿的土地白花花的,什么也不长,大多是盐碱地。他到山东省农业科学院找专家,改良土壤的成分,试种棉花,跟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一心扑在棉田里。

1963年,我弟弟在北镇专署幼儿园发高烧,因为正处在棉花生长的节骨眼上,父亲接到电话后,说实在回不了家,让幼儿园管吧。弟弟三岁以后才发现是聋哑孩子了,今年弟弟也快60岁了,年轻时参加了多次全省残疾人篮球比赛、跳高比赛,多次获奖。


(杨柳雪大队社员在采摘新棉,来源网络)


杨柳雪大队棉花试种成功后,父亲参加了全国农业会议。周恩来总理在开会期间,把父亲叫上主席台问了棉区的事,然后又叫杨柳雪大队负责人上主席台,问种植棉花的事。第二天,人民日报头版发表文章《棉区的一面红旗杨柳雪》。

后来,父亲马上又投入到北镇棉纺厂建设中,到青岛调拨技术人员,引进设备,把布织出来。


(北镇棉纺厂车间,来源网络)


2017年9月10日,我在滨州的初中同学刘玉民、李建国召集北镇中学初十二级三班的45位同学聚会。我一下火车,抽时间去看了滨州棉布批发市场,市场红红火火,销购两旺,想起父亲我流泪了。

1960年代初,中央决定给行政工作人员上调一级,工资也长一级。父亲应该从行政11级调为10级,在地委会议上,父亲说,不调级,还是保留11级,把机会让给处级同志吧,这样可以给五位同志上调一级工资。父亲表现出一个共产党员、一个领导干部的高风亮节,好事谦让,吃苦带头,表现了他博大的胸怀!

1964年4月5日,沾化县遭受了大海潮袭击,死伤不少群众。父亲马上赶到沾化,走访慰问群众,看到大片农田被海水淹了,研究生产自救措施,改良盐碱土地,帮助群众树立信心,战天斗地,大干一场。

1965年,全国展开以“四清”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惠民地委在桓台县两个点开展社教试点,时任副省长的穆林和父亲驻村蹲点,住农户家,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

当他了解到,桓台县乌河两岸的肥沃良田上,小麦依然稀植低产时,在小麦播种前,请来山东省农业科学院的多位小麦专家,进行实地考察和反复论证,确定了适当的小麦密植方案,并向全省推广。1966年夏天,社教运动后期,惠民地区加强农田水利改造,合理施肥,对小麦各个生长期进行精细管理,全县小麦大丰收,小麦亩产量居全省首位。

此前的1957—1958年,父亲任山东省农业科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曾调集一批技术人员,划出一批试验田做试验,专家们在试验田里种出了高产棉花。

1958年,毛主席、朱德到省农科院视察,妈妈当时任省农科院人事处处长。毛主席在省委书记舒同陪同下走进棉田,妈妈跑到毛主席身边,同毛主席握了手,毛主席也同摘棉花的其他许多女同志一一握了手。我当时上小学二年级,站在农属楼大门口看见一辆一辆小汽车驶过。

1960年代,东营发现了大油田,惠民地委派父亲去筹建胜利油田领导班子。他是第一任油田总指挥,又一次与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建办公大楼,进设备,修马路,从大庆油田、克拉玛依油田调技术人员培训工人,一年只有春节回家一次,年初一又慰问一线石油工人。


(胜利油田建设初期,工作和生活条件十分艰苦,石油工人住牛棚,来自网络)


(胜利油田华八井,来源网络)


父亲没有时间过问姐妹们的学习,我们姐妹生活自理能力特别强,有四个姐妹在北镇中学住校,大姐、三姐、我和大妹妹都会自己做衣服。1967年父亲调到了济南,在省大农办,分管全省农业,任副主任。

父亲在各种会议上的讲话都是列上几个提纲就讲起来,条理清楚、表达准确,富有哲理,字写得苍劲有力。他1935年师范毕业后又当了一年多老师,口才好。1937年2月,参加了八路军,分配到山东分局,任第一任机要秘书。分局秘书长是后来的国务院副总理谷牧。

1945年,党中央发来电报:日本投降了。父亲第一个看到电报内容,并马上交给了陈毅元帅。

1949年后,父亲曾任胶州地委书记、昌潍地委副书记、山东省农业科学院党委书记、青岛市委副书记、惠民地委副书记、胜利油田党委书记、山东省大农办副主任、省建委副主任、齐鲁石化总指挥,后任党史办副主任、省人大财经委主任、省政府咨询顾问,享受副省级生活待遇。


(原山东省委书记舒同照片,来源网络)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国家准备在香港搞书法展览,中国书协给了山东省60个名额,每人写一个“龙”字,父亲是其中一人。他曾跟省委书记舒同学习书法两年,写得一手好字。

2010年5月,父亲走了,山东省委老干部局送来挽联:

上联:一身正气戎马倥偬无悔

下联:两袖清风秋水文章生辉

 

又到清明时节,悼念我的父亲。

 

 

(本文作者杨桐林,系杨维屏女儿,原题《怀念父亲杨维屏》,稍有修改,原文2018年3月22日写于济南)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