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地方志中乡贤与豪强

发布时间:2018-04-15 12:26:50   3913 作者:侯玉杰

中国古代的统治是政不下县,国家机器最低到县一级。县官就是亲民官,直接管理教化百姓,俗称父母官。县官的职责事无巨细,断案、收税、教化,举凡地方所有行政事务都是县官的管理范围。

县级以下则依靠所谓的乡绅,他们不仅不领取国家薪水,还常常自掏腰包补贴亏空。因而,不少富裕人家尽力回避担任地方职务,诸如里长、乡长、甲长之类。然而那些长期为地方服务,并取得百姓认同的地方乡绅,常常被人们称作乡贤,给予极高评价。

其实,地方豪强干预政务,甚至是欺男霸女,包揽词讼,并不鲜见。嘉庆《长山县志》卷五,有长山县地方官与地方豪强博弈的记载,读来耐人寻味。原文如下:

张待问为淄长山县主簿县有卢伯达者,与曹侍中利用通姻,复凭世荫,大为邑患,县令惮其势,莫敢与较。张一日承令乏,适伯达以讼至庭,即数其累犯杖之。未几,伯达之侄士伦来为本路转运使,人皆为张危之,或劝令自免去。张曰:卢公贤者,肯衔隙以害公正之吏乎!了不婴意。一日,士伦巡案至邑,召张语之曰:君健吏也,吾叔赖君惩之,今变节为善士矣为发荐章而去。

扒着门缝看历史。本来是一个地方豪强,连县令都不敢惹的霸道人物,经过地方志聊聊几笔,就洗白了,竟然成了善士”,由此感叹话语权的重要。

扒着门缝看历史。查阅《宋史》,有枢密使曹利用恃权骄横”的记载。与长山县卢家有瓜葛的则是卷二百八十五的记载:曹利用婿卢士伦除福建运使,惮远不行,利用为请,乃改京东卢士伦本人,更称不得什么贤大夫”。《宋史》记载:“转运使卢士伦,曹利用婿也,怙势听狱不以直,讼者不已,付琰评决,琰直之。”再看《长山县志》,判若两人。地方志作者站在地方立场上,为家乡官员辩解甚至唱赞歌,此间真假我们在利用地方文献时,不可不引起重视。

扒着门缝看历史。地方豪强、家族势力武断乡曲,是一个历史话题。凡是开明时代,地方豪强势力就受到压制;凡是社会管理松弛时,地方豪强就趁机做大,干预政权,甚至是动摇政权。所以,打击地方豪强,是国家政权的一项基础性工作。

 

侯玉杰

2018年4月13日,星期五

 

晚上八点了。一天的小雨,淅淅沥沥。俗语说,春雨贵如油。春天的小雨润如酥,是金贵的。只是,大楼上进行维修,电钻的轰鸣声吵得心慌。好歹写起这篇文章,但愿能对读者有所启迪。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