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李之藻与蒲松龄的友情是经过大雨洗礼的

发布时间:2018-09-02 22:56:57   2191 作者:侯玉杰

李之藻,字澹庵,惠民县人,是清朝初年内阁大学士李之芳的叔弟。李之藻出生于明朝末年的崇祯十四年(1641年),他少年聪颖,文武兼备,17岁考取秀才,是一个天才少年,壮年游览大江南北,随李之芳参加了平定耿精忠的战斗,又担任过嘉善县知县,民间称他为“铁面青天”。虽然考核浙中第一”,但他性情高远,再任命他为青田知县时,却辞官继续游览大好河山。


(琅琊台遗址)


晚年,他游历名山大川,曾经在诸城卧象山中隐居,又在琅琊台筑屋居住,还在青州附近的乡村暂居拜访名士,谈文论酒,潇洒人生。其中,蒲松龄就是他的好友之一。


(蒲松龄画像,来源网络)


康熙五十年(1711年)夏天,大雨不止,道路湿滑,就在此时,71岁的李之藻骑驴来到淄川蒲家庄,拜访年长自己一岁的蒲松龄。蒲松龄喜出望外,写下《雨后李澹庵至》,记载两人相逢的惊喜和感动:朝雨暮雨云不开,浊流滚滚满庭阶。墙倾百尺声如雷,何以代之高粱秸。老屋漏剧椽生苔,中宵移床坐徘徊。野水入村泥满街,我将出游没青鞋。回旋斗室难为怀,新雨可喜逢君来。驴子刍豆客村醅,不嫌隘陋眠荒斋

李之藻向蒲松龄展示了自己在琅琊台的小照和自己的作品。蒲松龄欣赏了李之藻的小照,写下了《李澹庵小照》:琅琊山前碧万顷,结庐似不在人境。幕天席地何徜徉,大海澄波照双影。耐可东去寻瀛洲,遥天尽处泛孤艇。展卷一望心眼开,欣动胸怀意遐骋,直欲乘翰坠颠顶


(《聊斋文集》,来源网络)


蒲松龄欣赏了李之藻的文章,写了一篇情真意切的传记,记下了李之藻的生活状况和人生态度,读来颇有趣味。一个闲淡雅致、风流儒雅的高士形象跃然纸上。该文收入《聊斋文集》卷二,题目是“题李澹庵图卷后跋”。特别是最后的结尾,蒲松龄很感叹,自己如此年老无用,老眼昏花,谁还会记得我呢?李之藻前来拜会,这真是人生知己啊。全文如下:

李公澹庵,武定文襄公叔弟也。生而岐嶷,长尤磊落。童年抱卷,便怀濡翼之羞,午夜闻鸡,即有雄飞之志。驱风雷于指上,罗星斗于胸中。迨夫御寇鸰原,议兵虎帐。旌旗遍野,实先借箸之筹。韎韐从戎,首作破阵之舞。军中觱篥,挥策而作疾霆。马上琵琶,回风而成雅乐。既而解甲作牧,初释褐于鹤湖(即嘉善),与浙有缘,再烹鲜于芝岭(即青田),由峰城下咸颂神君,少微山傍,如得慈母,政教为浙中第一,循良则海内无双。以故,野哭连天,为廉州之欲去,欢声动地,因召父之将来,异地同仁,俱有桐乡之爱。我公汝夺,遂起杜国之争,不知公归兴方浓,宦情久薄,无青洪君愿,惟痼疾于烟霞,访赤松子游,更敝履乎轩冕,角巾北下,斋马东归。日以茶灶随身,仍携钓具。时或蹇驴踏雪,但问梅花。构小舍于琅琊,结隐伦于北海。与共晨夕,遂历春秋。张仲蔚满径蓬蒿,剥啄频至;李元忠随车觯酒,临眺还同纪,素行以长笺写小照于尺幅。偶归二皓,绝类商山顶见两翁,宛如橘叟。离家在云山外,见达士之襟怀;席地坐苍茫中,想逸人之风致。(蒲)松(龄),老复谁忆,拙少人怜,村鲜高朋,惟有清风入室。目如浊镜,犹与缃帙为缘。圭窦荜门,劳高轩之过从,青菘白酒,佐佳客之流连,偶窥䜩坐之图,遐思芳躅,得谓岁时之记,聊赘俚言。


(蒲松龄故居)


当年十月,蒲松龄到青州考取岁贡生,特意绕道拜访李之藻,可惜,李之藻因事返回惠民老家。蒲松龄在李之藻的屋前久久徘徊,抑制不住激动、思念的心情,写下了《自青州归,过访李澹庵,值其旋里,绕舍流连,率作俚歌》:伟人绝肖张益州,义气直上干斗牛少年胸中破万卷,耻持剿说邀青眸。曾骑怒马讨逆寇,腰插弓箭亲兜牟。武库森森列矛戟,一战奏捷纾君忧。功成羞与绛灌伍,远除召杜官南陬。再任压簿折腰苦,解组欲访赤松游。两国并如慈母恋,上书卧辙争君侯。斋马夙驾潜宵遁,回睨轩冕等蜉蝣。归来布袍蜡双屐,蹇驴东去寻瀛州。年来停云淄青界,佛阁高敞僧舍幽。新构小堂一丈六,暂归未暇丹垩修。迂道过门失初望,心逐河水西北流

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九月,蒲松龄夫人去世,74岁的蒲松龄饱含深情写下了妻子的生平。蒲松龄给李之藻写信说:“弟日益惫,又兼有悼亡之感,穷而无告矣。亟欲得老友一叙间阔,恨道里修阻,不能亲一至耳。”人在困境中想到的老朋友,是远方的李之藻,可见蒲松龄和李之藻交谊之深。

扒着门缝看历史。潇洒的人生是风流的人生,但并不完美,人生总是有缺憾的,若有点功德,才是不虚度的人生,而不虚度的人生大抵是苦出来的。蒲松龄虽生活艰难,却有不朽的人生。

扒着门缝看历史。李之藻游历大江南北,骑着毛驴走天下,说走就走,看好哪里就在那里建设房屋,长期居住,这是需要资本的,这绝不是穷人的生活。惠民李阁老家族的富裕程度给历史研究者提出了难以破解的谜题

 

 

2018年8月31日,星期五,晚上六点半。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