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1935年时博兴县教育支出占政府总开支的四成

发布时间:2018-09-26 22:54:25   3872 作者:侯玉杰

民国是万花筒,如同黑夜里的烟花,很灿烂,很奇葩。即便黑夜,也有星光闪烁的时候。民国时期的教师确实是体面的职业,这在新中国的《山东省志》等有明确记载。那么,在地方政府的开支中,教育开支占多少呢?

抄录民国《重修博兴县志》记载的民国二十四年,即1935年的博兴县政府地方财政预算表,如下:

第一,博兴县经常性收入99297元、临时性收入2707元,两项合计102004元。

第二,博兴县经常性支出89072元、临时性支出12932元,两项合计102004元。其中,经常性支出分13项,分别是公安局8664元、民团15570元、财务行政3082元、教育行政4352元、教育事业37672元、建设行政2876元、乡镇公所7836元、联庄会1920元、合作社和度量衡1360元、气候站360元、地方监察240元、农工1000元、电话水利等建设4140元。临时性支出12932元,分别是建设2288元、更换电杆1150元、预备费9494元。



文后特别说明有两项,第一项是:“本县教育经费总数为42024元,除第五科直接经管杂捐款产16799元外,第三科应拨田赋附加洋25225元。”第二项是:“民众学校补助费实支洋1200元,童子军指导员薪金,全年360元,应准由地方预备费内开支。”

由上述资料我们可知,1935年博兴县总开支是102004元,其中教育42024元。由特别说明我们可知,还有1560元的教育费用,是从预备费中支出的,由此,教育总支出是43584元,约占43%,比公安、民团、行政、乡镇公所等总和还多。

 

侯玉杰

2018年9月26日,星期三

 

扒着门缝看历史。历史就是奇葩。横看成岭侧成峰。历史语境中有秦始皇、孔老二,也有韩复榘。因为我们不在一定的历史时空中,因此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讲点辩证法吧。

1928年北伐,国民革命军占领山东后,何思源就一直担任山东教育厅长,抗战期间也在鲁北,即今天的以滨州为核心的地区,以教育厅长身份任鲁北行署主任,坚持敌后抗战,直到1943年离开山东。1945年,他再次返回山东时,就是山东省政府主席了。

何思源对韩复榘关于教育方面的回忆很多。韩复榘刚到山东时,带着自己的人马,而何思源既不是韩复榘的老部下,也不与韩复榘沾亲带故,遭到了韩复榘那些亲信的攻击。何思源感到自己孤掌难鸣,于是为了维护教育系统的经费,更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决定当面与韩复榘摊牌。谈话很激烈,何思源说:“这不是我个人的事,事关后代青年,主席要我干,就得这样,不叫我干,我就走路。”韩复榘表态绝不减少教育费,不仅不减少,以后每年还增加。说到激动处,韩复榘站起来说:“绝不欠你的教育费,你放心吧!”

韩复榘被枪毙后,许多人落井下石。有传说,有人找何思源,也想让他说点违心话,比如拖欠教育经费之类,如何如何。何思源公开说,韩复榘不抗日是一回事,但是,说韩复榘拖欠教育经费却是没有的事。

何思源在他的回忆录中,这样总结:“我和韩复榘同事的八年中,除原有学校大大增加班次外,还添设了一处医学专科学校,一处高中,八个乡村师范,几处初中和职业学校。此外,我还扩充了省立剧院,筹备国立山东大学。国立山东大学名为国立,其实,经费几乎完全由山东省支给。因此,教育费每年增加,到了一九三五年,为普及义务教育又大大地增加了一笔。山东省库从来没有欠过教育经费,韩复榘履行了他的诺言。”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