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名门望族】(29)无棣南关张家:以武传家二百余年,后世出了个北洋军阀将领

发布时间:2018-11-25 22:00:38   888 作者:侯玉杰

明朝永乐二年(1404年),张氏先人由直隶乐亭县迁居无棣县城南关居住。张家世代以农耕为主,至清朝初年开始,张家子孙以武生崭露头角,武秀才频出。到乾隆初年,张佐清以第一名的成绩成为武秀才,他德才兼备,在地方上有一定的号召力,张家开始崭露头角。

晚年,张佐清以开办武术私塾养家糊口。他发现家族侄儿张琴堂有武科天才,却无力支付学费,不仅免除了学费,而且全力提供器材,悉心教导。张琴堂没有辜负张佐清的期望,道光丙戌1826年),以第二甲第一名,即“传胪”的成绩考取武进士,官至山西参将。此后,张家一直以武科闻名,到民国期间,张树元军校毕业,官至山东省督军兼省长,使张家的社会声誉达到最盛。

相对来说,习文是富裕家的事业,而习武则是穷人家的事业。张家以武科起家,也相对证明其先人的贫穷。张家的知名人物、惟一的武进士张琴堂,其父亲张廷阶、祖父张运昌皆是武秀才,却一直贫穷。张家官职最高的人物张树元,虽然官至山东督军兼省长,也是贫穷人家出身,为了出人头地才不得不投奔他的姐夫王其凤,从军入伍。

民国期间,张家的另一个知名人物张以朴,也是相对贫困的人家出身。他曾任安徽警察厅厅长,抗日战争初期,曾任伪武定道道尹,1938年初,被国民党华北第一路游击司令刘景良的队伍生俘并镇压。关于张以朴,民国《无棣县志》有其母亲的传记,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他的行为轨迹。

全文如下:王氏,佩功女,张略远继妻。略远读书未就,去学贾病卒氏年三十守节,持勤俭理家事,抚前室子以桢,与己子以朴,恩勤教训,无畛域分。以桢持业,以朴废学恣意挥霍,乃大施扑责,以朴遂外出,时年十六,至十余年归,已痛改前非。由测绘学堂毕业,充营长,时人荣之,益啧啧称母氏贤。民国十三年请旌表

整理民国《无棣县志》的记载,张家代表人物如下。

 

张佐清

张佐清字靖侯。童年就傅,磊落异凡品,见古人请缨投笔故事,辄眉色飞舞,叹曰:男儿不当如耶?乃习武事,以冠入庠。五赴秋闱,数奇铩羽,谈者为之扼腕。父早卒,幼依嫡兄立。以未逮奉严亲,引为终身恨事。慈闱致孝敬,念兄抚育之恩,推让美田宅。家人或觖望,则引薛包分产事譬晓之。近郭门设武塾,族侄琴堂多膂力,召入学,家贫,给以弓马刀石,并进取所资。试辄冠其曹,成进士。讲武,家悉圭臬,奉之生平。喜结纳重然诺,济困扶危,推解立应。邻某以嫌隙婚,为之好合。数世朱陈之谊弥笃。邑有大工作,捐巨赀,为众倡。年七十一,预刻时日,具衣冠,卧榻上瞑目而卒。子萼林,武举

 

张萼桐

张萼桐字梧,佐清子。以孝义著,与弟萼峰、萼林并游武庠。联翩舞,膝下承欢。退则习击刺射飞以为乐。弟萼林武科,官常州;萼桐以父老佐理家政,训子侄,皆有法度。以事适潍县,早发旅邸,路旁有被一具,垒垒多金,急携至寓,揭白通衢,有客贸然来,述其遗失之由,验金数悉符,即还之。客欲分其半,却不受曰:吾有利心,早持之去,宁得半已耶?询其人,系江宁富贾,后往来若通家

 

张萼林

张萼林字荣轩。道光乙未武举,官常州卫协运千总。在任惩猾役,杜宿弊。以父忧,固请终制。逆匪犯顺河北骚然,江邑侯练乡团,兴筑城外墙,悉心规画,邑人安堵。在籍十余年,与人接肝胆相示,缓急时须,不待呼吁。后赴德州粮道署需差委以疾卒

 

张沛汉

张沛汉字倬甫,萼桐子,太学生。为人诚,重伦理笃恩义。家屡空而持狷介,绝不肯折节人。素嗜饮,典衣换酒,挥觞自得。有二子,长禄元,理农桑;次树元,投效行阵,历军秩专阃政,板舆奉迓,称觞献祝,颐养天和。每以勤慎奉公,保全勋名,申义方训。旋归里逍遥杖履,同乡邻故老,杯酒谈,谦光和气,不以富贵骄人,未几,日军胜德据青岛。树元提兵驻潍县,办理中立。沛汉寝疾,戒家人无使知,谓疆场事棘,勿徒令方寸乱也。卒年七十有六。大总统遣使致祭,备哀荣焉

 

张家旗帜人物张树元

 

关于张树元,新修《无棣县志》《滨州地区志》等地方文献是必须记载的一个重要人物。整理2004年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山东省志》“人物志”的张树元传,全文如下:

张树元(1879-1934),少卿无棣南关村人。幼年丧父,家势败落12岁到天津小站投奔姐夫、北洋军炮兵团长王其凤当兵后来王推举新建陆军德文学堂读书,后又留学日本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第三期炮兵科回国后,任北洋军第五镇炮兵标统1914年7月,擢升北洋陆军第五师师长山东省军务帮办1918年6月任山东督军11月,兼署山东省长

五四运动爆发后,张树元遵照北洋军政府的旨意派特务四处侦探学生动向同时广出布告,重申劝禁,加派军警巡逻,严查街道、旅馆及城门出入。5月7日学生们借山东各界在省议会召开国耻纪念大会之机集会申张正义张树元特下戒严令,各街加派军警,荷枪巡逻,禁止赴会,可是到会的仍有3万余人与会者决议电告北京政府“力争青岛,法办国贼,开释学生”张树元便通知教育会长及各校校长极力阻拦全体学生激于义愤决定于5月10 日在南关演武厅举行大会这天大雨如注,各校学生皆冒雨而出,胸前标有三角形白布旗子,上写“力争青岛”“誓诛国贼”“还我青岛”等字样,并派代表往见督军、省长。对学生的正义要求当局竟毫无答复5月23日,济南21所中等以上学校学生,在济南学界联合会的组织领导下,实行全体大罢课,并发表宣言,呼吁全省学校一律停课。6月19日和28 日山东各界先后派出两批代表到北京请愿张树元立即向北京政府发出紧急密电,密告山东民众代表行踪,同时要求各界“恳切开导,设法阻拦”北京政府于7月25日令山东督军实行戒严,任命济南镇守使马良为戒严司令25日济南实行戒严8月3日学生请愿团向张树元请愿,要求解除戒严令,禁止卖粮给日本人,释放被捕的爱国者张树元又与马良合谋镇压,逮捕学生16人8月5日杀害3名回爱国领袖,制造了“济南血案”。“济南血案”激起山东全国人民的公愤8月23日山东各界请愿团北京联合支持山东人民反斗争的北京天津各界请愿团,一起游行向北京政府请愿一致要求取消山东戒严令惩办马良和张树元12月15日山东省议会提案弹劾张树元揭露侵吞军饷300万元的丑闻北京政府不得不于12月26日下令撤掉张树元的督军职务,改任北京政府将军府谦威将军1924年,一度出任临时执政府军厅厅长,后来段祺瑞下野,张树元也去职长期住在天津英租界的私邸。1933年回乡奔兄丧,第二年病逝于原籍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