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着门缝看历史】(79)郑振铎在《中国俗文学史》中对他的作品“加精”推荐

发布时间:2018-12-02 19:22:58   1212 作者:侯玉杰

郑振铎先生的《中国俗文学史》堪称开山之作,是中国文学史的里程碑,后人好评如潮。该书原文收录了大量的原始作品,其中,滨州人刘效祖的作品占9个页码。



郑振铎先生给予了刘效祖极高评价,说他做了“破天荒的一种工作”。


(年轻时的郑振铎,来源网络)


郑振铎对刘效祖的俗曲推崇备至“效祖又有《锁南枝》一百首,可惜我们所能见到的,只有十六首,但这十六首,哪一首不是绝妙好辞呢!”在自己的著作中,郑振铎竟然全部引用了这传世的16首《锁南枝》。抄录原文收录的刘效祖作品如下:

 

桂枝儿


日初长柳绿绽黄金模样,雨才过桃杏花扑面清香卖花人一声声唤起怀春情况。蝴蝶儿争新绿,燕子儿语雕梁。打点出那小扇轻罗也,还要去流水桥边赏

新竹儿倚朱栏清风可爱,香几儿靠北窗雅称幽斋。千叶榴并蒂莲如相比赛。槐荫下清风静,垂杨外月影筛忽听的几个娇滴滴的声音也,笑着把茉莉花采

秋海棠喜庭阴偏生娇艳,桂花儿趁西风越弄香妍金沙叶银扭丝凌霜堪羡。开一尊新酿酒,打叠起绣花奁。听一会窗儿外芭蕉也,又把雨声儿显

仙花娇怯怯流香几案,绿萼梅清影瘦斜倚危栏剪冰纹霎时间把青松不见。烹茶也自好,对酒且开帘。围上那肉作的屏风也,偏觉的气候儿暖。

我叫你叫我声只是不应,不等说就叫我才是真情。背地里只你我,推甚么佯羞佯性。你口儿里不肯叫,想是心儿里不疼。你若有我的心儿也,如何开口难得紧。

我心里但见你就要你叫,你心里怕听见的向外人学。才待叫又不叫,只是低着头儿笑。一面低低叫,一面又把人瞧。叫的虽然艰难也,意思儿其实好。

俏冤家,但见我就要我叫,一会家不叫你,你就心焦。我疼你那在乎叫与不叫。叫是提在口,疼是心想着。我若有你的真心也,就不叫也是好。

俏冤家,非是我好教你叫,你叫声儿无福的也自难消。你心不顺,怎肯便把我来叫。叫的这声音儿俏,听的往心髓里浇。就是假意儿的勤劳也,比不叫到底好。


 

双叠翠


怕逢春,怕逢春,到得春来病转深。挨不过困人天,懒看这红成阵。行也难禁,坐也难禁,越说不想越在心。似这等枉添愁,可不辜负了春花信

夏不宜,夏不宜,绿阴恼煞乱莺啼。一般是解愠风,吹不散愁人意。暗数归期,频卜归期,荷香空自袭人衣。最可怜是明月时,怕自往纱橱去。

怕逢秋,怕逢秋,一入秋来动是愁。细雨儿阵阵飘,黄叶儿看看骤。打着心头,锁了眉头,鹊桥虽是不长留。他一年一度亲,强如我不成就

冬不宜,冬不宜,愁心只我与灯知。拨尽了一夜灰,盼不出三竿日。辗转寻思,颠倒寻思,衾寒枕冷夜深时。只得向梦儿中寻,梦儿中又恐留不住。

春相思,春相思,游蜂牵惹断肠丝。忽看见柳絮飞,按不下心间事。闷绕花枝,反恨花枝,秋千想着隔墙时。倒不如不逢春,还不到伤心处

夏相思,夏相思,闲庭不耐午荫迟。热心儿我自知,冷意儿他偏腻。强自支持,懒自支持,兰汤谁瘦腰肢。就是挨过这日长天,又愁着秋来至

秋相思,秋相思,西风凉月忒无知。紧自我怕凄凉,偏照着凄凉处。别是秋时,又到秋时,砧声蛩语意如丝。为甚的鸿雁来,不见个平安字?

冬相思,冬相思,梅花纸帐似冰池。直待要坐着挨,忽的又尽一日。醒是自知,梦是自知,我便如此你何知?我的愁我自担,又耽着你那里也愁如是!

 

锁南枝


团圆梦,梦见他,笑脸儿归来,连声问我,我在外几载经过,你在家盼望如何?说一会功名,叙一会闲阔。唤梅香把酒果忙排,与俺二人权作贺,万种相思一笔勾销。猛追魂三唱邻鸡,争睁眼一枕南柯

团圆梦,梦不差,眼见他归来,悄声儿诉咱,非是我失业抛家,非是我恋酒贪花,非是我负义忘恩,两头骑马。为只为书剑飘零,因此上负却临行话。吐胆倾心,全无虚假。欲开言再问个端的,猛抬身那得个冤家!

团圆梦,梦的奇,一见冤家情同往昔,喜孜孜素手相携,美甘甘热脸相偎,共结绸缪,芙蓉帐里。常言道:破镜重圆,果不然也有相逢日。玳瑁猫撒欢,他也来道喜。刚能够半霎和谐,猛惊回依旧别离

团圆梦,梦的真,一会家心惊。忽听的打门,唤梅香问是何人,我说道是我郎君。昨夜灯花,诚然有准。笑吟吟引入兰房,把离情话儿闲评论。妾命虽薄,君心忒狠。整鸳衾恰待欢娱,醒来时还是孤身

伤心事,诉与谁,一半儿思情一半儿追悔。想着你要和我分离,平白地起上个孤堆。用了场心竹篮儿打水。虽然是你的情绝,也是我缘法上不对。胡昧了灵心,分明是鬼。几时和你囔上一场,再不信你巧话儿相陪。

伤心事,有万端,也是我前生业罐子不满。实指望买笑追欢,倒惹得恨结愁攒。卧枕着床,犯了条款。你既然要和我分离,也须与个一刀两断。人说你情绝,真个行短。瑞香花头绪儿忒多,杖鼓腔两下里厮瞒。

伤心事,对谁说?仔细度量,都是我自惹。我为你使破喉舌,我为你费尽周折。谁想恩变为仇,刀刀见血。虽然与你不久相交,一夜夫妻如同百夜。有甚么亏心,下拼的抛舍。瞒着心只是你精细,吃杀亏认着我痴呆。

伤心事,对谁学?要见个明白惟天可表。你和我谁厚谁薄,谁情绝,谁性儿难调?谁把谁心全然负了?也是俺妇人家痴愚,好心偏不得好报。瞎虫蚁逃生,实撞着你线索。虽不和你见识一般,杀人可恕,情理难饶。

长吁气,恨满腔,往事都勾,话也不须细讲。巧机关你暗里包藏,痴心肠谁做个提防。舍死忘生,闯在你网。欲待和姊妹们声说,只恐怕告个折腰状。思之复思,想了又想,除非是命丧荒丘枉死城,再做个商量

长吁气,恨转增,鬓乱钗横无心去整。想只想你知热知,想只想你识重识轻。谁知道意变心更,有形无影。起初时那样言词,到如今心口不相应。问着说不知,说着推不省。人说你有些儿糊涂,我看你全是个牢成

冤家债,还他不彻,一节不了又添上一节。欲待要乱掩胡遮,怎禁他见鬼随斜。恨只恨冤家心肠似铁。经年家强自支吾,无人知我疼和热。闷海愁山谁行去诉说?风月中请问个知音,闪赚人算甚么豪杰。

冤家债,还他不及。旧恨才消,新愁又起。想当初只说你心实,谁承望下的是活棋,面情相交,不知其里。欲待要发狠蹬开,又怕食之无肉,弃之有味。这是卖了鲇鱼夸不的大嘴。甫能勾央及回头,过些时依旧王皮。

冤家债,还他不清。除了相思,无甚么可顶。想当初彻底澄清,到今日无眼难明。相交了一场,银瓶坠井。也是俺妇人家心慈,倒弄的人硬货不硬。再和你相逢,除非是梦境。或长或短说个真实,谁是谁非路见难平。

冤家债,还他不完。不是七长,就是八短。信别人巧话儿唆搬,倒把我假意儿撺瞒。糊涂虫冤家,全不知冷暖。虽然你不把我留情,只怕藕断时丝还不断,叫一声苍天,天如何不管!好共歹也是你着迷,长和短自有人旁观。

情书至,笑脸儿开,可见我冤家情肠儿不改。件件事与我安排,句句话说的明白。满纸春心犹带着墨色。他说我不久回还,你须权把心肠儿耐,少只在旬朝,多不上半载。唤梅香净了间隅,把冤家笔迹儿高抬。

情书至,用意儿读。亲手封缄再拜上奴。路迢迢音信全疏,意悬悬想念如初。为只为功名,归期未卜。只要你柳色常青,切莫把我名儿污。天样花笺,写不尽肺腑。唤梅香你与我参详,敢怕是谎话儿支吾?

 

 

扒着门缝看历史。唐诗宋词元曲,各朝各代都有自己的骄傲。明朝的代表则是俗曲,这方面的先锋人物就是滨州的刘效祖。刘效祖的诗歌、散文、俗曲都在历史上有重要地位,特别是他主修的《四镇三关志》记载北京军事资料最详细准确的志书,是明朝方志中的精品佳作。先人的成就,让我这个从事地方志工作的汗颜。



扒着门缝看历史。滨州的历史如此辉煌,让人不得不留恋。滨州的历史,哪里瘠薄!偶尔扒开历史的一条门缝,就会透过一道中国历史银河中明亮的光。历史上如刘效祖,现实中如黎汝清,我们为什么总是忘记自己身边的人?我辈当努力,并愿与同行者共勉。

扒着门缝看历史。我最赞成惠民县李之芳家族后人辑录武定府诗歌时所遵循的第一原则,即“德为根本,艺为枝叶”。从事写作,与从事其他工作是一致的,都是谋生的手段,所谓做人、做事。我认为,我们应当坚持我手写我心,首先做个有品德的人,然后尽力做事。

 

2018年11月29日,星期四

 

一边抄录先人的作品,一边学习。历史的浩瀚和深厚,让人畏惧,这是一辈子研究不尽的学问。在先人面前,不敢妄发议论,就辑录刘效祖的原文,借以表达自己的心境。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