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着门缝看历史】(83)地方志隐恶扬善不可全信两例

发布时间:2019-02-15 11:46:28   3592 作者:侯玉杰

查阅地方志,明显的感觉是处处人杰地灵,地方名流阜盛,个个正气凛然,文思泉涌,而贰臣、恶霸、土匪、杀人犯等恶人几乎不见,其实不是没有,而是被写作者忽略甚至是掩盖了。


(民国《重修博兴县志》。来源网络)


民国《重修博兴县志》转载了二十四史中的《晋书》任恺传。两相对比,县志反不如《晋书》详细。细读之下,原来,地方志不仅修整了许多的文字,而且大段删除了对传主不利的文字。抄录县志故意删除的《晋书》中的一段文字如下。

恺既失职,乃纵酒耽乐,极滋味以自奉养。初,何劭以公子奢侈,每食必尽四方珍馔,恺乃逾之,一食万钱,犹云无可下箸处。

扒着门缝看历史。细读《晋书》任恺传,发现任恺有两处后世隐晦的缺点。一是搞朋党。《重修博兴县志》和《晋书》说:“庾纯、张华、温颙、向秀、和峤之徒,皆与恺善”,“于是,朋党纷然。”二是太奢侈。《重修博兴县志》删除的《晋书》的这段文字,一食万钱,犹云无可下箸处”,这是何等奢华!


(任昉画像。来源网络)


扒着门缝看历史。民国《重修博兴县志》也转载了二十四史中《南史》和《梁书》的任昉传,地方志同样删除了传主的两处缺点。一是任昉走太监梅虫儿的路子博得了官职。当任昉向尚书令王亮表示感谢时,王亮鄙视地说:卿宜谢梅,那忽谢我。”由此,任昉红着脸,惭愧不已。第二,任昉以文章见长,沈约以诗歌见长,当时有任笔沈诗”之称,而任昉不服沈约,也写诗,“欲以倾沈”,“转为穿凿,于是有才尽之谈矣”。

扒着门缝看历史。为尊者讳,为长者讳,为亲者讳,地方志则为家乡风流人物讳,似乎是定例。查阅地方志,为家乡人物美容的地方比比皆是,不可不慎。

 

侯玉杰

2019年2月14日,星期四,晚上六点

 

写起文章来往窗外一看,正是雪花纷飞的时候。突然想起孟庭苇的《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大楼周边灯光闪烁,真的是“烟火的天空下起了雪”,我“打开回忆的结”,却没有像孟庭苇那样“只听见悲伤的音乐”。我没有“忧郁的发丝”,更没有情人节,不,有的,我的书籍,我的文字,我的笔墨纸张都是。是的,“林教头风雪山神庙”,我往窗外再望,“那雪正下得紧”。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