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名门望族】(36)邹平西张家辉煌延续二百余年,有人“走进”《聊斋》有人写出《鸽经》

发布时间:2019-03-31 11:58:24   2493 作者:侯玉杰

明清改朝换代之际,邹平最具盛名的家族是城里张家,俗称西张家,另外的张家是元代长白先生张临家族,居住在邹平城东,两个张家东西相对,另外,还有城北的张家,即张毓泰家族。

西张家代表人物张延登曾任明朝的南京都察院左都御史、工部尚书等职,死后,赠太子太保,谥号“忠定”,钦赐祭葬,其声名显赫,民间甚至有谚语曰:只知南京有都堂,不知北京有皇上。邹平城里曾有一座高大的石牌坊,是为张一元、张延登父子所建,镌刻着“父子褒封”四个大字,乃大书法家董其昌的手笔,由此可见张家地位之一斑。


(《聊斋志异》中有关于张延登的故事《库官》,来源网络)


明朝末年,张家积极组织地方武装保卫家乡,与清兵进行浴血奋战,守卫邹平城。清朝初年,张家又积极抗战,屡次损失惨重,再加遭遇意外,张家后人纷纷迁出城内,散居各地,其辉煌延续二百余年,至今,其后人瓜瓞绵绵。

 

张家辉煌概况

 

明朝初年,张家先祖张明秀河北枣强迁移至邹平城里落户。经过三代人的积累,到张家第四代张兴时,张兴有四个儿子,其中第二子张桂,以贡生任清河县训导,四子张松亦以贡生任祁县知县,曾创修《邹平县志》,并有《瀛南子》,可惜不传,时间是在明朝嘉靖初年,张家由此登上邹平当地的大族行列。

综合统计,张家有进士4人。明朝、清朝各2人。明朝的2人分别是张一元、张延登清朝的2人分别是张万绥、张尔奎,均是顺治年间的进士。张万绥考取顺治三年(1646年)进士,授官知县,未及上任而病逝,其子张恪居,考取康熙二年(1663年)举人。

张家第一位代表人物张松,贡生出身,曾任祁县知县,辉煌时间在明朝嘉靖早年。整理民国《邹平县志》人物考记载:“张松,西张氏也。始祖名明秀,四传至兴,兴生四子,松其季子,博学好古,读书十行俱下,有重名。以贡出仕,官祁县知县,有治行。”

张家第二位代表人物张一元,进士出身,曾任河南巡抚,辉煌时间在明朝万历年间。整理民国《邹平县志》人物考记载:“张一元,出于西张氏。兴生仲子桂,以贡官清河县训导。生佩弦,佩弦生一元。一元,字鸣春,号仁轩,嘉靖甲子举人,隆庆辛未进士。历擢光禄卿、佥都御史、巡抚河南。卒年六十六。弟一亨。”张一元墓在邹平城南印台山东南,由时任左春坊左谕德、状元赵秉忠撰写墓碑,县志收录了全文。张一元弟弟张一亨,曾经捐粮千石,得到皇帝褒奖,被乡人称为善人“张次公”。

张家第三位代表人物张延登,进士出身,曾任工部尚书,辉煌时间在明朝天启、崇祯年间。整理民国《邹平县志》人物考记载:“张延登,字济美,号华东,万历辛卯举人,壬辰进士。官至工部尚书,以左右都御史两掌南院。”张延登有《黄门纪事十卷》和《诗文集二十卷》等著作传世。张延登生父张一亨,出生不久母亲去世,由伯母抚育长大,过继为伯父张一元。

明末清初,张家的代表人物众多,均是张延登的子侄和孙子,如张万程、张万选、张万钟、张万绥,张实居、张同居,张尔奎等等,其中张同居官至知府。康熙之后,张家极少有特别出类拔萃的人物。到乾隆三十年(1765年),张延登的后裔有拔贡生张遵琬,以文学名流被世人称道,有《蛾术斋诗集》传世。

 

张家知名人物张一亨碑文

 

民国《邹平县志》记载,张一亨墓在城西五里的马家庄南,由时任太常寺卿,官至吏部尚书的赵南星撰写碑文,是关于张一亨最全面权威的资料。同时,该文也较为详细地叙述了张家的基本情况。整理原文如下

张公讳一亨,字仲春,别号义轩,邹平人也。齐鲁英俊之域,然语近时人物,则咸推张中丞及公。中丞讳一元公,中丞之弟也。中丞忠清刚直,不阿权贵,憸人乘而圮之。其于河南,有大功于土,而蚤拂衣,天下皆知其贤。

公父讳佩弦,乡党称孝子,以中丞贵,封吏部郎中。母孙太安人。公生而凤慧,与中丞同学,骎骎日上矣,而封公避继母刘之难于渠丘四载。中丞为诸生,田荒室罄,公乃舍业业农,与仆赁杂作,竭四支之敏,悉以其才智,用之生殖,家道遂渐温,以奉两大人,佐伯氏,学有余用之恤匮结客,张次公之名隐隐起矣。及中丞登第,位日高,公益挹损劳苦如向时。中丞尝欲公入资为官,公不肯,曰:“弟以父兄之教,为善人足矣。且孰不知其介弟者,何必假官为。”封公父性严急,豪于酒,醉后易怒,多所谯谴,家人皆避匿,公独以力当之,往往被朴责,或长跪至夜分乃罢,人皆为公苦之,公恒有愉色。其事两大人甚有爱誉,众称张氏世孝云。中丞同气之情甚笃。公尊奉之,靡有不至。

中丞娶刘恭人,数举子不育。公娶李安人,才有子,给谏君耳,见兄之噢吚也,请以为兄嗣。中丞谓:“弟惟一子,奈何继我?”公曰:“兄之子与弟等耳,且弟犹有待也。”竟以给谏君为中丞子。中丞自河南归,杜门不通宾客,惟公朝夕游处,所谓乐其志万方,一肴一核之美,必共赏之。花开月明,必选胜地,酾酒芳藇,毕景谈笑,或自鼓琴,极欢而后罢。尝为兄御游灵岩,登日观峰,望海而还。访孟中丞于东阿。孟公讳一脉,海内直臣,与张中丞同年齐名者也。

中丞晚好养生,家言,公于城北为园,荫以嘉树,缋以杂花,起岿台,招延方士其上,尽礼礼之,倾资奉之,以是方士麕至,中丞殊喜。

刘恭人之殁,先中丞十年,给谏君俱行三年之丧,公竟未再举子。给谏君与中丞仁轩公,深以公嗣为忧。给谏君之补吏垣也,公正在京邸,戒之曰:“汝戆,何忧不尽言,但须持大体,勿事搏击市名。”给谏君谨奉教。其为谏官,惟保持善类,为朝廷惜人才,戒偏党。

自中丞殁后,公忽忽不自得。城北之园,无复履綦,又八年亦殁。

先是,公见兄之无嗣,嗣给谏君,给谏君又无兄弟也,虑兄之不乐,惟恐伤之,尝曰:“吾事家大人如烈君。”然有过间,一语自明。伯兄极友爱,顾绝不取。公病时,给谏君闻之心动,于是伏阙上书言:“臣本独子,律不得继,臣父以兄先臣某无子,命之继嗣。臣两守制,幸报伯父母恩,成父之志,臣仍宜归臣父。”得旨改正。于是,给谏君奉大行祚圣皇太后遗诏下郡国。抵家,见公栉沐如常时,然邅回不欲行。公曰:“吾闻圣母诏释楚,诸王孙之系在凤阳者,此古今极冤。诸王孙久堕阴关,望白日何得徐徐乎?”给谏君不得已往别,后竟不起。

初,公闻给谏君改正之疏,潸然失声曰:“孺子何为者?将不令吾见兄地下乎?” 齐鲁间闻之,皆曰:“给谏君良苦,假令中丞在者,必不忍为此疏,张次公亦不听也。”

公角犀丰盈,左眉毫长二寸许,望之知其伟人。中丞及给谏君贵后,颇斥田园,用陶朱之术,致累千金,意在濡困,(缺一字)曰:“裸而能衣人乎?”出责取息,不能偿则折其券。有一人而折至再者。贫民苦石田之逋税,鬻之无所售,则以溷公,公倍雠之。曾不能偿种,以是资用恒至不给,更假贷于人,寻复聚之,聚复施之。给谏君为令时,曾未寄一钱,其入觐不能无所费,皆减公之槖。

公少时,弈棋、六博、握槊、投壶、蹴鞠之戏,皆一见而精,尤精于音乐。晚年惟好鸣琴,著《琴经》二卷,多所自得。观书通大义,每诵《归去来辞》及“赤壁二赋”,喟曰:“今安得有渊明、子瞻其人者哉!”

公尝因年饥,输粟千石,当事者为请于朝,得赐爵一级。及给谏君自上蔡令为祀祭司主事,受封如其官,里中皆以为行德之报。及卒,无大小智愚,皆恸悼之。

公生于嘉靖二十五年二月十八日,卒于万历四十二年五月十二日,享年六十有九。子一延登,即给谏君。给谏君有五子二孙,万程、万选皆褎然诸生中,非独工文,盖彬彬有其质行焉,余皆少而孝谨。

余昔为选部副郎,以妄言忤执政,时中丞为考功,力明余之无罪,坐事贬官。及余林下被螫,给谏君又为之露章暴白,余感知己之谊,莫能为报也!给谏君以公之碑见属,余何敢让焉。虽言之不文,然独行如公,给谏君显扬之,自可与天壤无极矣。

其词曰:东为春方,仁义之都。有君子国,在于海隅。矧惟齐鲁,古圣贤区。吁嗟张公,至性迥殊。爱亲忘劳,永慕弗渝。恭于中丞,喜戚与俱。血孕可让,宁身之孤。仁心所喻,缓急群趋。藾及穷鸟,泽被朽株。孝哉给谏,中情孔逋。只服德音,慎为国图。直而不磏,惟阳之扶。中丞休㣥,给谏乃訏。功业方兴,惟公之羭。孝友忠贞,阴德宏敷。子孙诜诜,龙种凤雏。昭垂来祀,天道不诬。

天启二年岁次壬戌五月。

 

张家代表人物张延登碑文

 

民国《邹平县志》记载,张延登墓在城西五里的马家庄南,由时任左春坊左中允、状元刘理顺撰写碑文。整理原文如下

呜乎,此邹平华东张公之墓。忆甲戌岁,上亲案南宫所举士,读余卷进呈者实藉公,既荷特拔,公复为余叙于卷首,余固公门下士也。嗣君与冢孙先后诣都门属余表,余即黭(讠前),此谊可容辞邪?

公讳延登,字济美,华东,其别号。徙邹平者,始自枣强,闻之东蒙。太史公周廷公曰:“张氏之先,元季多隐君子,入明而宗益繁。” 王父跌峰公讳佩弦,封吏部郎,赠副都御史。元配孙太安人,有三丈夫子。长仁轩公,讳一元,娶于刘,隆庆辛未进士,历官河南巡抚。次义轩公,讳一亨,即公父也,元配李太淑人,生公仅廿一日,中褥风,疾革,啮指属刘恭人曰:“以是藐婴辱丘嫂,愿儿畜之。”刘泣应。于是公乳于刘,为伯父中丞公子。

公幼而端慧,十七游庠序,三冠童子军。十九既廪,屡受知于名先达。辛卯举于乡,壬辰成进士,筮仕内黄,茹蘖戴星,靡利不兴,靡害不除,额外积谷至六千余石,邻封藉以赈饥。三年,政大成,以丁刘太恭人艰归邑,人思之,辟地肖像为祠,或构讼不相下,则相率诣祠祈签卜筊,视所得为平反,各心折以去。衿儒诵法其中,不减在任执经时。进士樊谦六题额曰:“杏云以为杏坛之云礽也。”先是中丞公予告过黄善公治状,笑语刘太恭人曰:“家世受国恩,丝毫未报,小子今幸能服官,从膝下进卮酒,可累官烛官鱃乎?”出余俸二十金,命恭人转赐公曰:“其以是偿而子。”公再拜受谢,谓大人:“尝自教儿矣,敢不益黾勉以绍清白!”丙申,归营葬事,服阕,补河南上蔡。蔡之缙绅章缝叟童咸欣迎观,叹曰:“是其携我公祖治谱来与。”盖中丞镇抚中州岁饥人相食,中丞疏请帑藏漕糈凡四十万金,全活者计数十万,豫人爱戴,故蔡人幸再见公也。公下车,即申详停征荒地银,念逋赋侵渔难稽,乃于征解起存数目,彻底核算,积年舞文者无所容奸。给牛只,备籽种,立粥厂,建共济庄,或取办家资至作养,诸生其贫者助恤有加。境寥廓多盗,闻警必率壮兵禽剿,又遍饬保甲,弥于未萌,遂成不闭不拾之风。邻疆有重囚七十余案,公奉批覆勘察,可矜疑者释之归,久仍愿来就系,问之,则泣诉福堂差胜家中饿也。天雨坏城垣数十丈,修河坐泒,河夫三千人,皆设法筑输,不扰民间一夫一钱。蔡人德公,深争醵金构祠尸祝,公力劝不能止,则改祀先贤漆雕氏。

癸卯同考,号得士,举卓异第一。考满,(贝也)封本生父如其官,本生母李赠孺人,母刘安人始加赠恭人。公前后为令十年,乃行取,冢宰嵩毓李公撰《去思碑》云:“虚家以实国,瘠邹以肥蔡。”盖实录也。乙巳,权授礼部主事,遇神宗上圣母徽号,本生父母再(贝也)封。丙午,授兵科给事中。明年,丁中丞公艰,服阙,补吏科给事中,奏《补言官选阁臣疏》《澄清四议饬吏治疏》《恶阁谎奏乱国法疏》《感时触事恭陈无党之论疏》。福王就国,又奏《分封宜速括地太严疏》。正气直声,朝野震之。

癸丑,分校礼闱,得士十八人。国家承平日久,武备渐弛,公奉敕巡视京营,条上八议:一核兵额,一定验期,一教骑兵,一教军实,一严占役,一清犒赏,一练捕营,一恤班军。编《巡视事宜》一卷,曰敕书、曰会典、曰营制、曰数目、曰巡察、曰仪节、曰日期、曰规则、曰循环、曰会同、曰马政、曰班军、曰赏罚、曰奏缴、曰军政、曰大阅、曰杂事、曰纪要。其奏《会议太轻烦言无用疏》云:“辽左之患,在镇抚迁易不常,委任失人,功罪不明,赏罚不决。当责成抚按将吏令便宜行事,毋频令廷臣射覆。开任事者委卸,而并责谋国大臣调停之舛。”盖尤字字龟鉴云。

先是,中丞公以公孑然一身,不可承继,晚年更立季弟一贞子廷英为嗣,命公归本所生。公泣辞不忍,终丧后,乃奏《遵例陈情疏》,诏许之。甲寅,公颁大行祚圣皇太后慈诏,于山东南直,便道里省祠部公,祠部公勉公勤王事,公行而讣,遽闻,奔回,搏颊自责,一恸几绝,扶病襄事,启李太淑人富相山旧圹合窆焉。

乙卯,二东大旱,死亡枕藉,则捐赢余以济穷乏,收养老幼,掩埋胔骼,延高僧追度饿魂,夜间群鬼走谢,乃作偈曰:“郎公刻苦大修行,夜起披袈坐未明。多少骷髅相对语,都来窗外听钟声。”起复,仍补吏科。值张江陵之论未定,公首疏伸其冤。

戊午,副晋江季翀林公典试浙江,最号得士,尤赏夏允彝仲宾于西塾,今果以文名世,擢高魁,举廉吏。己未,分校武闱,所获皆兜鍪贤者。陈眉公题“门多将相文中子,身系安危郭令公”之联以美之。己未,管计吏奏《陈肤见以裨实政疏》,得旨并察接年事例,汇刊成书,存诸部科。公遵祠部公戒,勿发人阴私,遇国家大事,辄义形于色,故皂囊之上无虚日。在部有《铨司委任当久疏》《枚卜奉行宜公疏》《辽兵氛炽疏》《辽报愈亟疏》《辽阳濒危疏》及《辽左议单》,皆侃侃然激风雷而昭日月也。考满,改赠祠部公给事中。妻王赠孺人,卢封孺人。亡何,因枚卜事有争,公上《台臣保举非法疏》,不从,遂投劾归。公家居犹追驳会议辽事云:非尽罢四方募兵之使,不足以息山泽思乱之人心,非早罢登津各抚之建置并力于广宁一路,不足以省天下无益之加派。里居不忘国恤,盖若是也。

邹滕莲妖起,与邑大夫日理城守,且上书抚军,诛首恶,散协从,勿调客兵自扰。辛酉,即家起太仆少卿。逾年,转大理左少卿。熹宗御极,覃恩给诰命。甲子,转太仆卿。乙丑,丁焦太淑人艰。丁卯,服除,会推巡抚两浙值造。戊辰大计册奖廉惩贪,时法不少渝。首毁逆珰生祠,清织监李实钱粮,革行户行狱,请免鼓铸息钱,蠲水患之家逋赋。今上御极,覃恩锡封三代,荫子一人。戊辰六月,闽寇周三老自东瓯犯石浦,杭城羽檄狎飞,公戎服登舟,触暑誓师,贼围昌国卫,转攻爵溪城,未下,闻公至,退保台州大陈山。公会三区士众,深入剿之,授方略于参戎成大用,火其巨舰,生缚其魁滚江龙,余党入粤,耀兵而还。沿海父老言:“自嘉靖壬子后,久无此奇捷矣!”旋奏修筑海塘,申严海禁。上嘉公勋,晋衔少司马。长安忌者纷布蜚语,公遂具疏乞骸骨,辞新衔,辞新衔,浩然解组,口不言功,但著《晏海编》,存将吏战功之绩。辛未,事白,起升右都御史,掌南院。时有武生纠众凌辱台臣,公谓:“御史之法不行,法更无可行者。武生之众不问,众无可问者。”卒以法绳之。云南道御史李曰辅奏疏中有语“群珰不堪四出”,意指分遣监军也,上怒,调外职。公力为申救,语甚激。辽将之变,山左汹汹,公寄家书,令诸子出盖藏为饷兵守城费,又纠同乡诸缙绅亟陈勘定要著,勿以招抚自阶之。历掌院二年,晋工部尚书,改左都御史。召对,谕以都察院风纪重任,御史巡方贤否,考核宜严。公退,衍绎圣谕,列简明条款七事,分发直省下谕,所司皆得俞旨。甲戌,管大计疏请饬禁,约以肃觐典,核钱谷以儆官邪。九月,乡人某遣力私至京,为逻者所缉,事连公。公连疏请罢请勘,皆不许。以疾固请,乃准回籍。

戊寅冬,济南被兵,分攻邹平,势甚危,公率子弟苍头力御,城赖以完。事平,公作《东园小骚》《孝勇传》《四烈传》《三物说》《修城记》各一帙,纪变也。己卯,乡人某事讯明,果不蔑,公再起。公掌南院,则奏补台员,定差规,屡结大狱,嫌怨不辞。南京大饥,倡捐院帑,积贮千余金,差官赴江楚买米赈贫,设慈幼局,全活弃儿无算。

辛巳五月,署刑部。值大赦诏至,限季夏通完。时酷暑,案牍如山,公昼夜参阅,不假吏书,每出人罪,则冁然喜曰:“圣明浩荡,殊恩旷世,难逢沉狱,望此一线生机,不啻再造,吾敢以一时苟安误人性命,令一家哭邪!”拮据报竣,心血耗枯,怔忡之疾作矣。少息,遵旨单车北上,便道过里,居数日,即趋行,亲友饯送于途者,犹与酬酢如平时。既夕,怔忡复大作,翌日晨起栉沐,危坐叹曰:“吾不克入春明再沥肝胆矣!”至亭午,端然而瞑。公天性敦厚,以故发于忠孝者挚而笃。生平慕海忠介公瑞,至形诸留台之题联。

兹考公之扬历,自邑令历谏垣、卿寺、开府、尚书、三总南北宪,约己抚民,摅诚补衮,清风亮节,亦事事符合,而剿寇固圉,尚有忠介所未遭者。玺事褒谕,一曰端凝介执,再曰清标硕望,举朝嗟叹,以为圣天子知人之明,行且易名示褒,知忠介公不能专也。公嘉靖四十五年正月十四日生,崇祯十四年十一月初九日薨。谨敷陈其梗概,以报嗣与冢孙,而勒诸墓门之石。

崇祯十六年岁次癸未嘉平。

 

张延登子孙概况

 

张延登去世于崇祯十四年(1641年),享年76岁。他有5子9孙,5个儿子分别是万程、万选、万钟、万谷、万斛,9个孙子分别是同居、广居、世居、艺居、尔奎、九居、实居、尔靖、协居,均是当地名流,子孙众多,正是张家最辉煌的时候。整理并翻译民国《邹平县志》列传的张家主要人物如下。

第一,张万钟


(张万钟《鸽经》,来源网络)


张万钟,字扣之,贡生。崇祯十一年(1638年),清兵掳掠山东,攻陷了省城济南及长山、淄川、桓台、章丘等十几座县城后,分兵攻打邹平。张万钟随家居的父亲指挥乡人全力拒敌,清军不得不撤兵。崇祯十五年(1642年)冬,张万钟料定清兵必定还来攻城,向担任辽东副将的同乡邱磊将军求援。邱遂派遣守备张某率兵28人协助守城。十二月初,清兵果然再度来犯,邹平军民拼死坚守,清兵败退而归。第二天,清兵卷土重来,这次增派骑甲兵三千,步兵五六百人,架云梯进攻。清兵采取种种措施进攻,在张万钟等人的指挥下,邹平军民顽强抵抗,击退清兵一轮又一轮进攻。此次战役,邹平军民死亡36人,辽兵死亡5人,伤者96人,所有的抚恤费用由张万钟一人承担。

崇祯皇帝吊死煤山后,清朝建立,张万钟举家南迁南京,担任镇江府推官,他曾独身携带两个家人到乱兵的兵营劝稳,其子张实居对父亲的壮举佩服至极,曾有诗云:“先君一语全京口,共道胜于十万师。”当年夏天,张万钟突然病逝,后返葬邹平。

张万钟最突出的事迹,一是抗清,守卫邹平城,二是撰写了《鸽经》,有一定的学术地位。

第二,张同居

张同居,张延登之长孙,其父张万程英年早逝,其母亲是青城县名门于氏家族闺秀。张同居以张延登长孙受荫,入太学。崇祯六年(1633年)参加北京乡试,本已入闱,因为策论文章中有当时权贵忌讳的语言而落第,即以太学生出仕,崇祯八年(1635年)晋升南京户部主事,负责管理凤阳仓。凤阳旧无城郭,张同居认为不适合作为国库重地,呈请改迁临淮。次年,晋升员外郎。崇祯十一年(1638年)晋升郎中。张同居在任共节余银米二万多。崇祯十二年,官员考核,张同居被推升为云南澄江府知府。崇祯十四年(1641年),回籍安葬祖父,正值社会动荡,遂携家避住南京,守孝期满,补广东廉州府知府。清朝顺治七年(1650年),去世于廉州任上。

第三,张万选

张万选,字举之,张延登次子。善书法,以贡生身份担任太平府推官,升任刑部员外郎。以母亲年老,呈请辞官归里奉养。张万选晚年因幼弟张万斛陷于诉讼纷争,他倾囊营救,弟弟出狱,他却家破人亡。

第四,张尔奎

张尔奎,字锡公,张万选之季子。幼年从父宦游金陵,17岁始北归。考取顺治八年(1651年)举人,顺治十八年(1661年)进士,任广宁县知县。临行前,母亲谢夫人教诲他为官要宽政爱民。他因此作诗明志:“慈母送西郭,临岐语意明。常思家苦税,休讳拙催征。”广宁县的公差来迎接他,他立即打发回去,自己一叶扁舟赴任,因为所带行李极轻,就填充沙土。张尔奎赋诗云:“萧然行李实无多,沙土仍防摧使河。箧有诗书三百册,千金一字重如何!”张尔奎上任以后谨遵母亲的教诲,颇有政声,却被俗吏所阻,抑郁而终。张尔奎工诗,有《柯古堂诗文集》四卷和《粤行日记》传世。

第五,张实居


(张实居诗选集《萧厅诗选》,来源网络)


张实居,字宾公,别号萧亭,张延登之孙,张万钟之子。张延登得宋版《昭明文选》一书,特构室珍藏,匾曰“萧然”。张实居的别号,或者取于此。因中年家道中落,遂卜居长白山大谷深处,于山麓泉侧,得五色芝,因筑“采芝山堂”。背黄鹄,面象山,流水绕户,青山在左,一瓢一卷吟啸其中,弹琴吟歌以自娱。他先后创作2000余首诗,有《萧亭诗选》传世。

 

  张氏家训

 

张氏家族的家训具体而详细,分为忠君、孝亲、夫妇、兄弟、朋友、慈爱六大部分。最著名的是张延登的“训家语”,刊刻在宗祠中,收录在民国《邹平县志》,原文如下。

凡人家子弟,宫室车马、衣服饮食、僮仆器用,事事要整齐,然后志骄意得,这是一副俗心肠。你看那老成君子,宫室不如人,车马不如人,衣服饮馔僮仆器用不如人,他却学问才识强似人,存心制行强似人,功业文章强似人。较量起那个要紧?

又精吃肉面,养出甚么好人?要些粗淡茶饭,方有滋味。单穿绸罗,长成甚么好人?要些布素衣服,方得雅致。

 

张家败落的原因

 

清朝康熙年间开始,张家正式败落,主要原因有两条。

第一是政权更迭。明朝末年,张家两次出面指挥抵抗清军攻打邹平城,可以用毁家纾难来形容。兵丁、百姓的吃喝、装备,以及殉难士民的抚恤,都是非常高昂的支出。清朝初年,张家追随南明政权,举家南迁,财务、人力的损失更难计算。

第二是遭遇横祸。张延登最小的儿子张万斛,字幼量,号定庵,出生于明朝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是拔贡生,他潇洒淡泊,在邹平城西建设了庄园,自署其门曰:“桃花源里人家”。清朝初年,本是张万斛家人的徐升龙投靠清朝,成了山东巡抚衙门的书吏,他回归邹平时,骑马经过张家牌坊而不下马,与张家仆人发生争执,被殴打致死,由此,张万斛牵连入狱10年,张氏家族变卖家产,虽将张万斛救出,却从此彻底败落,子孙不得不搬出县城,放弃儒业,改务农桑。这场官司,剧情复杂,传说颇多,但张家仆人打死人却是实情。张氏家谱感叹说:因为这件事,张家“城内府第宗祠,荡然无存。祖茔祭田除留大亩六亩以备享祀,其余皆典卖,以度患难。”

作者注:本文的写作,得到王忠修老师的全力帮助。主要参考书是《邹平名门望族》和《解读邹平丛稿》

 

2019年3月29日,星期五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