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无棣古城张映斗一门俩“帝师”女婿

发布时间:2019-04-21 17:08:24   1618 作者:张海鹰

自秦汉以来,无棣这座千年古城留下的文化遗迹近百处,这其中就有一处建于清代的“光禄第”,他的主人即为无棣“科举联第”第一家的海丰张氏第十二世张映斗。

“光禄第”,即为“光禄大夫”的府第。“光禄大夫”是我国古代的一种官职,在汉武帝时期就设此官名,到了清代为正一品官衔。在等级十分森严的封建社会,由于官职的品级不同,就连衣服的颜色都有严格规定,不许僭越,更何况所住的房子呢?



张映斗(1749-1823),字曦亭,号南一,清乾隆举人,德才兼备,历河南叶县、福建闽县、南屏知县,特用知州借补福建泉州府马家港通判,诰授“奉直大夫”。张映斗官至从五品的通判,他怎么会连越级建造一品大员级别的府第呢?原来,张映斗因其胞弟张映汉官诰封“光禄大夫”。其实,张映斗之所以理所当然住在“光禄第”里,原因有两个一个原因是他有一个“帝师”女婿杜受田,另一个原因他还有一个“帝师”孙女婿李鸿藻。杜受田与李鸿藻均为一品大员,且为嫡亲姑侄翁婿。

 

张映斗之女婿,咸丰帝师、太师大学士、文正公杜受田

 

张映斗有4个女儿,小女儿才貌双全,温婉贤惠,嫁给了滨州杜氏第十五世杜受田。

滨州杜氏始祖杜雄飞自明洪武二年(1369年)由河北枣强移民滨州城内北街,其后人在明清两代共有进士12人,举人18人,秀才327人,为官者约有188人,素有“一门之盛,甲于天下”的美誉,被誉为“滨州第一家族”。

杜受田(1787-1852),字锡之,号芝农其父杜堮,乾隆御赐举人,嘉庆进士,由翰林院编修累官礼部侍郎,重宴鹿鸣,加太子少保,卒赠太傅,谥文端。杜堮与其独子杜受田,孙杜翰、杜䎗,曾孙杜庭琛祖孙四代5人皆为进士,皆入翰林院,俗称其为“父子五翰林”。

嘉庆八年(1803年),17岁的杜受田高中滨州童试第一名秀才。第二年参加府试,又以第一名享受衙门廪膳补贴。嘉庆十年(1805年),杜受田由京城返回滨州与张映斗的小女儿张氏(诰封“一品夫人”)结婚。

杜受田24岁中举人,为照顾父母的身体,一直跟随在父母身边,直到道光三年(1823年),37岁时才参加会试,高中第一名进士、殿试二甲第一名,朝考第五名,选翰林院庶吉士,入翰林院任编修,后外放山西学政。



道光十五年(1835年),道光帝特旨召杜受田还京,入值上书房,教授四皇子奕詝读书。后,历任工部左侍郎、户部左侍郎、都察院左都御史、工部尚书、上书房总师傅。道光三十年(1850年)正月,奕詝登基,是为咸丰帝,赏加杜受田太子太傅衔兼署吏部尚书,调刑尚书,再任协办大学士、礼部尚书。咸丰二年(1852年),杜受田因督办山东、江南赈务,病逝于江苏淮安清江浦漕运总督府,终年66岁。咸丰帝闻讯后,当堂放声大哭:“忆昔在书斋,日承清诲,铭切五中,自前岁春凛承大宝,方冀赞襄帷幄,谠论常闻,讵料永无晤对之期,十七年情怀付与逝水,呜呼,卿之不幸实朕之不幸也”!

嘉庆十一年(1806年),张氏为杜受田生一子,取名杜翰。嘉庆十三年(1808年),张氏为杜受田再一子,取名杜䎗。嘉庆十九年(1814年),张氏为杜受田生下唯一的一个女儿(嫁给利津李星纬,育有一子一孙)。

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杜翰进士及第,入翰林院,后以工部左侍郎入值军机处,负责京城巡防事宜,颇得咸丰帝的倚重。咸丰十年(1860年)九月,时任礼部右侍郎、军机大臣的杜翰随咸丰帝逃往热河避暑山庄,赏戴花翎,年底出任会试总裁。翌年,咸丰帝病重,杜翰与载垣、端华、肃顺等8人同为“赞襄政务王大臣”总摄政,成为著名的“顾命八大臣”之一,阻止慈安、慈禧两宫皇太后“垂帘听政”,肃顺赞其曰:“君诚不愧杜文正之子也!”同年十一月,两宫皇太后与恭亲王发动“辛酉政变”,解除“顾命八大臣”职务,处死载垣、端华和肃顺,杜翰先是被革职发配新疆,未及成行便被赦免,从此闭门不出。道光十五年(1835年),杜翰胞弟杜䎗中进士,由翰林院编修历任户部右侍郎、礼部右侍郎、工部左侍郎,曾任江南乡试副考官、会试总裁。咸丰十年(1860年),以钦差身份任督办山东团练大臣,力主裁撤冗员,精兵简政,提高战斗力,节省开支,减轻农民负担,一直未能施展才能,被同治帝撤回。

杜翰、杜䎗哥俩于道光六年(1826年)同一年内结婚。当年正月,杜翰与其母的堂侄女张氏(张映斗四弟张映蛟的孙女,杜堮大哥杜坊的外孙女)结婚。或因近亲结婚的关系,杜翰与张氏一生没有生育子女。同年八月,杜䎗与乐陵“明清五大家族”之一的嘉庆翰林、兵部左侍郎史谱之女结婚,有四子(庭琛、庭珏、庭璆、庭璞)一女(嫁张映斗堂兄弟张映衡的曾孙张守岱),长子杜庭琛,赐举人,再赐进士,咸丰十年(1860年)殿试名列二甲,入翰林院,授编修,官阶为正一品萌生,他的夫人是其祖母的娘家人,即伯父杜翰夫人张氏的亲侄女、张映斗四弟张映蛟的曾孙女。杜庭琛兄弟四人均无子嗣,从旁支中过继了一子叫杜崧年,杜崧年生有一子,未及结婚即逝,从此杜受田一支绝。

杜受田过世时,咸丰帝亲率两班大臣前往祭奠,对其一生给予极高的评价:“秉躬端正,励节直清,经术渊醇,体用兼备”并加恩晋赠太师大学士,入祀贤良祠,即照大学士例赐恤,赐谥“文正”。

“太师大学士”和“文正”谥号是封建时代对臣子的最高评价,清嘉庆帝以来汉族大臣被追封“太师大学士”者仅杜受田一人而已。清朝近三百年谥“文正”者仅有8人,除杜受田外,还有一个就张映斗的孙女婿李鸿藻。

 

张映斗之孙女婿,同治帝师、太子太傅、文正公李鸿藻

 

张映斗有4个儿子,其三子张澡仅有一个女儿,嫁给了高阳李氏第十六世李鸿藻。

李鸿藻(1820-1897),字寄云,一字兰孙(荪),别号砚斋,直隶高阳(今河北保定)人,以“清流首领”名重京师,因其为同治帝的师傅,故有“高阳相国”之称

李鸿藻出生于名宦世家,累代仕进通显,其先世李平福于明永乐年间自山西洪洞迁直隶高阳。明、清两朝,高阳李氏有12人中进士,16人为举人,中极殿大学士李国普、保和殿大学士李蔚、浙闽总督李殿图过世后,分别谥号“文敏”“文勤”“文肃”,荣耀朝野。

道光十六年(1836年),17岁的李鸿藻即中秀才。道光十九年(1839年),还在国子监读书的20岁的李鸿藻和17岁的海丰张氏(诰封“一品夫人”)成亲,此张氏即张映斗三子张澡的独生女儿,也就是杜受田夫人张氏的亲侄女。如此一来,李鸿藻应称杜受田为姑父。


(李鸿藻像,来源网络)


张氏知书达礼,与李鸿藻恩爱有加。新婚不久,李鸿藻陪伴新娘“回门”。两人婚后一年余,年仅45岁的张澡病故,李鸿藻第二次陪伴夫人张氏回到无棣祭吊、送丧。

咸丰二年(1852年),李鸿藻中进士,初选翰林院庶吉士,再授翰林院编修,典山西乡试,督河南学政。

咸丰十一年(1861年),咸丰帝在热河行宫任命自己的老师杜受田的长子杜翰为“顾命八大臣”之一,辅弼大阿哥载淳(同治帝),并选中杜受田岳父张映斗的孙女婿李鸿藻为载淳的师傅,教授汉文。

同治帝从6岁登基到18岁亲政期间,李鸿藻一直是他的首任师傅,言慈兼备,深得慈禧太后的信任和敬重,累迁内阁学士、军机大臣、都察院左都御史、工部尚书,加太子少保衔。同治十三年(1874年),同治帝病重,李鸿藻代批汉文奏章。同年十二月,同治帝驾崩,李鸿藻上折自劾,“辅导无状,罢弘德殿行走”,慈禧太后知其忠,命专理丧。光绪年间,李鸿藻历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兵、户、礼、吏部尚书及军机大臣,官职日益显赫。

李鸿藻至孝,其嗣母姚氏去世,两宫太后赐祭,赏银,慈禧太后特下懿旨:“上典学,乐从公,公不可须臾离。”同意李鸿藻暂时开缺守孝,百日后即赴弘德殿教同治帝读书兼任军机大臣。李鸿藻不领情,坚持守孝三年。慈禧太后又下懿旨:“移孝作忠,勿以守礼固辞。”可是,李鸿藻还是不买慈禧太后的账,向吏部上了一道长长的奏折,抱定“守制三年”的决心。慈禧太后不准,命恭亲王亲自到李鸿藻家里传谕慰勉挽留,李鸿藻就是不领情,还装病并四次上疏哀求方得如愿以偿。后来,李鸿藻的本生母姚氏去世时,慈禧太后爽快地同意李鸿藻回籍守孝三载。李鸿藻爱国,强烈反对钦差大臣崇厚擅订的《里瓦几亚条约》,保住了上万平方公里的祖国领土。中法战争、中日战争期间,李鸿藻支持光绪帝主战,反对慈禧太后的妥协退让,当李鸿章代表清政府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时,“不觉涕泗横集”。李鸿藻爱民,得知同治帝圣谕修葺圆明园以利慈禧太后休养时,冒着被革职的危险竭尽全力阻止并多次直接劝阻同治皇帝“不应虚糜帑糈为此不急之务”,终于迫使同治帝收回成命。光绪年间,直隶先发生旱灾又遭水灾,体恤黎民疾苦的李鸿藻先捐俸五百两赈灾,后捐俸一千两设粥场,救人无数。

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78岁的李鸿藻病重,光绪帝赏药饵,命御医诊视,终不愈,痛切哀悼,颁发上谕:“守正不阿,忠清亮直。”赐祭葬,加恩予谥“文正”,晋赠太子太傅,照大学士例赐恤,入祀贤良祠。

李鸿藻原配张氏先李鸿藻28年即同治八年(1869年)过世,李鸿藻与张氏生养有一子李兆瀛,早卒。李鸿藻与侧室杨氏生养两子,李焜瀛(字符曾),我国最早的民族工商业开拓者之一;李煜瀛(字石曾),“国民党四大元老”之一,我国勤工俭学运动的最早倡导者。李鸿藻有四个孙子,长孙、著名学者、历史学家李宗侗过继给李兆瀛。

张氏与李鸿藻侧室杨氏情同姐妹,对杨氏所出的李焜瀛、李煜瀛哥俩如同己出,李焜瀛、李煜瀛对张氏亦如生母对待,幼时多次陪张氏回无棣探亲。李焜瀛任邮传部左侍郎时,曾陪张氏专程从北京到无棣为外祖母、张氏母亲姚氏庆祝七十寿诞。后来,姚氏以七十八岁病故时,李焜瀛和李煜瀛伴随张氏再次回到无棣,哭拜、祭奠、守灵。再后来,张氏亲哥哥张衍谟病故,李煜瀛从北京赶到无棣奔丧。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