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军区教导旅:我军战史上惟一一支从祖国版图最东头打到最西头的部队

发布时间:2020-01-07 23:31:16   4555 作者:马宝祥

在革命战争年代,渤海区人民为祖国解放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解放战争中,先后有17.2万人参加解放军,解放军第一、第二、第三、第四野战军中都有渤海区的子弟兵部队,这在山东各大战区中是绝无仅有的。

其中,1947年2月组建的渤海军区教导旅,挺进大西北,后编为一野二纵六师,部队万里征战,直入新疆,是我军惟一一支从祖国版图的最东头打到最西头的部队。

 

王震的359旅严重减员进入山东招兵建军,1947年2月渤海军区教导旅在阳信县老官王庄宣告成立

 

1946年9月,国共两党两军处在生死大决战的严峻时刻,经过南下北返“二次长征”的王震359旅严重减员,当时指战员尚不到2000人。

1946年11月,在时任党中央书记处五大书记之一的任弼时的关心下,经请示中央同意,王震从三五九旅抽调团、营、连、排各级干部和晋绥军区38名干部共321人,组成“三五九旅赴山东招兵教导队”干部大队,由七一九团团长张仲瀚等带领,于1946年初冬时节进入革命政权巩固、群众基础好的山东渤海解放区招兵建军。

征兵工作在渤海区宁津、惠民、临邑、陵县等县同时展开,具体工作由渤海区主持,三五九旅干部到各县配合工作。当时,渤海区正值土改运动如火如荼开展中,翻身农民“打老蒋,保家乡”的热情高涨,很快在鲁北大地形成了“母送子、妻送郎,参军保家乡”的热潮。征兵工作进展顺利,仅1个多月时间,参军农民即达5800多人。

1947年2月25日,根据中央军委命令,山东渤海军区教导旅在阳信县老官王庄(亦称老鸹王庄)宣告成立,张仲瀚任旅长,曾涤任政委,下辖三个团。


(战士们在训练投弹)


3月下旬,陈毅指示华东军区将孟良崮战役胜利后缴获大量武器弹药装备及部分国民党技术兵配给教导旅,全旅统一配发华东军区的黄色军装,武器装备、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5月,因敌机袭扰频繁,部队移驻庆云县常家一带。华东军区协调在当地各中学招募300余名学生,从华东军政大学胶东分校选调了100名学员到教导旅。10月,华东军区又将惠民独立团1191名官兵、鲁中和华东解放军官总队的孟良崮战役解放战士593人拨归教导旅,壮大了骨干力量,提高了党员干部素质。至此,全旅兵员总额达到8337人。

 

飞越太行,强渡黄河,先后参加运安战役、宣瓦战役、荔北战役等十次大的战役,一路解放了运城、安邑、宜川等16座城市

 

10月25日,渤海教导旅圆满完成训练任务,由三五九旅副旅长张仲翰带领,开始以“长途野外大练兵”名义踏上西进征途。

1947年11月,渤海军区教导旅在河北省武安县由华东军区移交给西北野战军。交接会上,陈毅亲自作动员讲话,他说:“山东自古多好汉,而今好汉就更多,你们便是山东的好汉。今天我把你们交给王胡子(王震将军),由他率领你们到西北去,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


(永丰战役中,部队用火炮轰开城墙)


部队移交后,改番号为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独立第6旅。近万名渤海子弟兵为了民族解放事业,毅然告别故土,他们在王震将军指挥下,踏上西行的漫漫征途。飞越太行,强渡黄河,先后参加运安战役、宣瓦战役、荔北战役、冬季攻势等十次大的战役,较大战斗42次,一路解放了运城、安邑、宜川等16座城市,歼敌2.8万人,使国民党骄横不可一世的罗烈、孙铁英等一个个成为败军之将、阶下之囚。


(通过突破口攻入永丰镇)


在著名的西府陇东战役中,胡宗南的部队企图攻占荔镇,对西北野战军总部进行合围。当时我独6旅18团正位于荔镇,旅长张仲瀚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坚守阵地。独6旅以两个团抗击敌人一个军加一个旅,18团团长陈国林、三营营长李文全等老红军老八路及连排骨干英勇牺牲,有的连队最后战至18个人,但部队硬是没有后退一步。彭德怀通过荔镇撤退时,跳下马对张仲瀚说:“你们阻击得好,要给18团每位同志记一大功!”

 

在西北籍官兵占大多数的西北野战军,独6旅的山东兵常常让各级首长刮目相看,王震的警卫员大部分是从独6旅挑的

 

1948年冬季战役中,独6旅在陕西永丰镇与国民党王牌部队76军相遇,经过殊死战斗,最终全歼守敌。“打永丰的时候,我们突破城墙攻进去,里面全是死人,很多时候要在人身上踩着走。部队就这样往里冲,冲进去又被打回来,就这样来来回回三进三出,突破口下面的沟里被人填平了!”(老战士孙金沂回忆)

在这场格外惨烈的战斗中,6旅俘虏敌人2000多人,也付出了阵亡500多人的沉重代价。现在陕西省蒲城县永丰镇有一座烈士陵园,埋葬的全是永丰之战牺牲的烈士,墓碑上凡是刻着“籍贯山东”的,都是独6旅的人。

当时,在西北籍官兵占大多数的西北野战军,独6旅的山东兵常常让各级首长刮目相看,王震的警卫员大部分是从独6旅挑的。

在教导旅整个西征道路上,近5000名山东兵战殁沙场,如今在农二师档案中能够找到姓名的,仅有951人。

1999年,原教导旅战士、新疆建设兵团司令员刘双全到永丰镇凭吊烈士陵园。他写道:“一进陵园,我仿佛又听到嘹亮的冲锋号声,看到在炮火硝烟中倒下的一个个战友。中国革命的胜利是无数烈士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我们是幸存者,只有我们把国家建设得更美好更强大,才能告慰先烈,才能对得起长眠于此的战友们。”

 

坚决贯彻党中央毛主席“屯垦戍边、劳武结合”的战略决策,肩负起建设新疆、保卫新疆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1949年9月,部队经过万里征战,抵达新疆焉耆、库尔勒、轮台、尉犁等地,胜利完成了解放新疆中南部的任务。


(向南疆徒步行军)


1950年,全师指战员坚决贯彻党中央毛主席“屯垦戍边、劳武结合”的战略决策,肩负起建设新疆、保卫新疆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部队依次转隶改名为西野二纵队独六旅、一野一兵团二军步兵六师和新疆建设兵团农二师,一直到今天的新疆建设兵团第二师,如今,仍承担着屯垦戍边的神圣职责。

经过两代人的艰苦奋斗、开拓建设,这支曾经驰骋战场的部队,在亘古荒原开渠造地,引来了清凌凌的水,收获了金灿灿的粮,谱写出了艰苦奋斗、自强不息、屯垦戍边的壮丽篇章。70年过去了,想当年打着“打败老蒋就回家”口号出征的这些渤海子弟兵,不但没有回老家,反而把家安在了新疆。



曾经,渤海教导旅并不为人们熟知;曾经,他们的光荣事迹少有记载。但他们仍是共和国革命斗争事业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仍是渤海区人民保家卫国光荣历史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更是传承“不屈不挠、艰苦奋斗,顾全大局、无私奉献”老渤海精神的重要力量。70年过去了,作为仍工作生活在老渤海这片红色土地上的人们,有责任向世人记述这段历史,有责任挖掘和弘扬他们的革命斗争精神。

我们应该永远记住这支我军战史上惟一一支从祖国版图的最东头打到最西头的传奇部队,他们征战西北、屯垦戍边的丰功伟绩,必将永远铭刻在共和国的史册上。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

张大爷 2020-01-28

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