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吴垣吃过一次天底下最有面子的豪华饭局

发布时间:2020-03-12 23:00:12   552 作者:张海鹰

能在皇宫紫禁城里吃顿饭,那可是天底下最有面子的豪华饭局。清朝时,无棣县有一位乡贤就有幸应乾隆帝之邀赴千叟宴,此人便是“海丰吴氏”十四世吴垣。据《清史稿·吴绍诗(子垣 坛)列传》载:“垣,五十年,入觐,与千叟宴。”

 

我国历史上仅举办过四次千叟宴均在清朝

 

千叟宴是我国历史上在宫中举办的规模最大、与宴者最多的盛大御宴。清朝第四位皇帝康熙首创千叟宴,因其在第一次举行千人宴席上赋《千叟宴》诗一首,故得宴名。


(乾隆五十年千叟宴,资料图)


千叟宴始于清康熙,盛于乾隆时期,是康熙、乾隆等为笼络臣民而举行的大型酒宴,也是为了践行孝德,包含了尊老敬老、褒奖乡贤,以孝治天下的内涵,对现代社会也有深远的影响。

清朝宗室大臣、史学家爱新觉罗·昭梿在其《啸亭续录》中记录了康熙、乾隆时期千叟宴的盛况:“康熙癸巳,仁皇帝六旬,开千叟宴于乾清宫,预宴者凡一千九百余人;乾隆乙巳,纯皇帝以五十年开千叟宴于乾清宫,预宴者凡三千九百余人,各赐鸠杖。丙辰春,圣寿跻登九旬,适逢内禅礼成,开千叟宴于皇极殿,六十以上预宴者凡五千九百余人,百岁老民至以十数计,皆赐酒联句。”

千叟宴在我国历史上共举办过4次,均在清代,分别举办于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乾隆五十年(1785年)和嘉庆元年(1796年)。其中,乾隆五十年(1785年)那次千叟宴较为著名。

乾隆五十年(1785年)正月初六日,74岁的乾隆恰好执政50年,四海承平,天下富足,又喜添五世元孙,可以说是双喜临门。乾隆帝为表示其皇恩浩荡,效法其祖父康熙,在乾清宫举行了千叟宴。

这次千叟宴是清朝有史以来举办的第三次,离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农历正月康熙帝在紫禁城乾清宫前举办的第二次千叟宴相隔六十余年,宴会场面之大,实为空前。自宗室王、贝勒以下,内外文武大臣、致仕大臣、受封文武官阶,以及士农工商、外藩、蒙古王公、台吉、回部、西藏代表、西南土官及朝鲜贺正陪臣之年过60者3000余人,共聚一堂。千叟宴这场浩大饭局,被当时的文人称作:“恩隆礼洽,为万古未有之举。”乾隆帝按康熙帝《千叟宴》诗原韵再赋《千叟宴》诗,诗云:“抽秘无须更骋妍,惟将实事纪耆筵。追思侍陛髫垂日,讶至当轩手赐年。君酢臣酬九重会,天恩国庆万春延。祖孙两举千叟宴,史策饶他莫并肩。”

在这六十年一遇的豪宴上,觥筹交错,熙熙攘攘,殿廊下、丹墀内、甬道左右、丹墀外共布800席之多,宴桌分为王公、一二品大臣及外国使节等一等席和三至九品官员及无官品的兵民人等二等席。一等席摆银、锡火锅各一个,膳品有火锅两个、猪肉片一盘、羊肉片一盘、鹿尾烧鹿肉一盘、煺羊肉乌叉一盘、荤菜四碗、蒸食寿意一盘、炉食寿意一盘、螺蛳盒小菜二盘、乌木箸两只,另备肉丝汤饭;二等席摆铜制火锅两个,膳品有猪肉片一盘、煺羊肉片一盘、烧狍肉一盘、蒸食寿意一盘、炉食寿意一盘、螺师盒小菜二盘、乌木箸两只,同备肉丝汤饭。

嘉庆元年(1796年)正月初三,86岁的乾隆作为太上皇在宁寿宫皇极殿举办了第二次千叟宴,也是清朝有史以来举办的第四次千叟宴,最后一次千叟宴。这次千叟宴结束后,意味着乾隆时代的结束,中国历史上的“康乾盛世”也在千叟宴的一片喧闹中画上了一个句号,千叟宴也成为了“绝唱”。

 

乾隆帝评价吴垣“非建牙开府不足以展公才”

 

乾隆五十年(1785年)乾隆帝主持的那次千叟宴有一个明文规定,参加千叟宴者,年龄必须在60岁以上,除皇帝特别恩准参加者外,京官要三品以上,外吏则只有封疆大臣才有资格参加。当时,67岁的吴垣时任广西巡抚以正二品封疆大吏身份,在紫禁城出席了那次天下最豪华、最有面子的饭局。

吴垣(1719-1786),字薇次,号树堂,举人,无棣东南关人,“海丰吴氏”十四世,诰授荣禄大夫、仕至吏部右侍郎加尚书衔吴绍诗长子,仕至广西巡抚、湖北巡抚,官至正二品,诰授资政大夫,祭葬。

吴垣自幼勤奋好学,年少时跟随父亲吴绍诗宦游各地,习吏治,佐政事,其传记之文严谨有法,骈体之文则笔若惊龙。乾隆元年(1736年),吴绍诗编纂《大清律例》时,年仅17岁的吴垣因才益练达、精通刑名之学担任了《大清律例名例》的编校,为《大清律例》付梓精详考证。

乾隆七年(1742年),吴垣恩科顺天乡试中举,捐郎中,以同知拣发四川,历任四川宁远府通判、成都石矸同知、简州知州,所至皆著政声。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逾五十的吴垣才调入京师,选兵部,特调刑部任四川司郎中,秋审时被提调律例馆,凡繁重案件的覆议准驳都由他亲手裁定。乾隆帝对其“人稳,熟悉刑名”颔首赞赏。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吴绍诗擢升刑部侍郎,吴垣时任刑科给事中。按清律,父子不能同部为官,乾隆帝特谕:“垣本特调,命毋回避。”一年后,吴绍诗调任吏部侍郎,吴绍诗次子吴坛(进士,诰授光禄大夫,仕至江苏巡抚兼兵部侍郎、督察院右副都御史加二级)继父任刑部侍郎,吴垣才为了回避胞弟调入吏部任文选司郎中,但他仍在其父手下做事,这在清代是很少见的现象,可见皇帝对这个法律世家的恩宠。“绍诗父子明习法律,为高宗所器。绍诗两为侍郎,垣、坛在后在郎署,特命毋相避。及绍诗移贰吏部,以坛继其后。父子相代,尤异数。”(《清史稿·吴绍诗(子垣 坛)列传》)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至四十八年(1783年),吴垣多次升迁,由工科给事中转吏科掌印给事中,旋擢鸿胪寺卿,晋通政司副使,又晋光禄寺卿转太常寺卿,擢吏部右侍郎兼署工部左侍郎。乾隆帝素知吴垣的才望,欲委其重任,故屡易其职。每次升迁时,乾隆帝都要召见他,并让吴垣以策答对,而稽查民政诸务为重。吴垣清正廉洁、言行如一,皆合帝意,各署评价亦属上佳,多次京察一等,深得乾隆帝器重,寄以厚望,并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扬吴垣:“非建牙开府,不足展公才。”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正月,乾隆帝赐吴垣御制和阗玉屏及墨刻二卷。是月,吴垣奉上谕补授广西巡抚。

广西与交趾(今越南)毗邻,地处边界,民风朴实,但交通闭塞,文教落后,吴垣上任甫始,安抚当地土司示以静镇,教习民众改变落后习惯,“吏帖民熙,若赤子之依于怀也。”(稽璜·《诰授资政大夫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湖北巡抚赐祭葬树堂吴公暨元配杨夫人合葬墓志铭》)公务之余,吴垣在署衙指导大小官吏学习文化、研习刑律,重刊曾祖父吴自肃(进士,仕至山西河东道布政使司参议加一级,诰封朝议大夫,晋赠荣禄大夫、刑部尚书)《作文家法》,发给士子学习。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秋,吴垣奉命赴北京出席千叟盛宴。

 

吴垣参加千叟宴后奉上谕调补湖北巡抚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十一月,吴垣束装启行进京出席为庆祝乾隆帝登基五十年大庆而举办的千叟宴。土民闻讯,相随数十里不忍别,尽冀早日复返广西。

一个月后,吴垣风尘仆仆于广西赶至京师,朝见皇上。乾隆帝召见吴垣时和颜悦色地说:“汝父当日清正,汝与汝弟均能办事。”又垂询广西地方事务,蒙谕可谓“政简刑清”,屡赐克食及荷包果品。岁暮,赐御书福字及狍鹿、野鸡等物,圣恩优渥,真如家人父子。

乾隆五十年(1785年)正月初六日,千叟宴如期举行。吴垣在乾清宫和亲王以下官员三千多人欢聚一堂,杯盏频起,觥筹交错,欢声震天。席间,乾隆帝将吴垣召至御前,亲赐御酒,并恩赐御制诗刻杖、如意、朝珠、朝衣、丰貂、文绮、福笺、绢笺、笔砚、硃锭等物共二十八种,备极宠荣。

吴垣参加完千叟宴后的正月初七日,奉上谕调补湖北巡抚。正月初九日,吴垣进宫谢恩,蒙召见,乾隆帝令吴垣速赴新任,并恩准其请假回故里无棣省墓。

吴垣这次出席千叟宴,不仅仅是吃过山珍海味,喝过琼浆玉液,还得到乾隆帝的宠爱和重用,以吴垣克襄王事诰授其为资政大夫,锡之诰命《原任兵部侍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广西等处地方提督军务续调湖北巡抚吴垣本身妻室》:“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奉玺书于中禁,位重旬宣;领节镇于外台,职司抚辑。任专锁钥,绩奏澄清。尔原任兵部侍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广西等处地方提督军务、续调湖北巡抚吴垣,才本优长,躬能表率。六条秉宪,人瞻列戟。清霜百郡,承流地遍随车;膏雨特颁,庆典诞播徽章。兹以覃恩,特授尔阶资政大夫,锡之诰命。於戏!厘纪振纲,资奠安于伟略;諴民饬吏,慰宵旰之深衷。罔替成劳,用终永誉。制曰:持纲秉宪,良臣奏节钺之勋;履顺思庄,淑女著珩璜之范。芳型无忝,茂奖宜加。尔原任兵部侍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广西等处地方提督军务、续调湖北巡抚吴垣之妻杨氏,名家作配,内则是娴。励妇节于缟綦,每觉霜威辉映;谨家闲于阃阈,益彰铃阁清严。兹以覃恩,赠尔为夫人。於戏!贲锡宠章,播休声于闺闼;诞敷嘉泽,扬令问于巾袿。式受荣施,永昭壶德。”

乾隆帝在诰授吴垣为资政大夫时,还为吴垣祖父母颁发了诰命《原任兵部侍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广西等处地方提督军务续调湖北巡抚吴垣之祖父母》,诰命赠吴垣祖父吴象默(廪生)为资政大夫、广西巡抚;赠吴垣祖母孙氏、继祖母杨氏为“夫人”。

乾隆五十年(1785年)二月十五日,吴垣由无棣省墓后抵达湖北任所。

湖北是七省孔道,北接河南,东连安徽,东南和南邻江西、湖南,西靠重庆市,西北与陕西为邻,控江(长江)引湖(洞庭湖),地位非常重要。

吴垣到湖北上任后,还像在广西任巡抚时那样,走村进户,深入田间地头,实地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和百姓的生计等情况。当时在湖北,许多百姓与水争地,在长江河道泥沙淤积处建房筑屋,开荒种田。这样一来,长江从上游夹带来的大量泥沙很容易淤塞河道,阻碍水流,堤坝极有可能溃堤。吴垣通过实地调研后,责令府县官吏说服和疏导河堤两岸的百姓,不要在长江泥沙淤积处开荒种田,并妥善地安排他们另择他业,有效地避免了溃堤水灾的发生。“调抚湖北,夙知江汉隄工关民利害,奏言以水挟沙,势易停淤,民于积淤处,占业积久必溃,人咸服其先见。”(民国版《无棣县志·人物志·名臣·吴垣》)

 

吴垣在湖北巡抚任上仅一年即因公殉职

 

乾隆五十年(1785年)汛期,湖北果然没有发生水灾。可是,秋天却遭受了百年不遇的大旱。江夏(今武昌)等州县哀鸿遍野,啼饥号寒。

灾情发生后,吴垣在上奏朝廷缓征赋税主动将常平仓的粮食卖给灾民的同时,招募商贾赴江西、四川等地购买了18万石小米,初步稳定了湖北粮价。

当时,江苏、安徽也遭受旱灾,吴垣再上奏朝廷,应化除湖北、江苏、安徽三省界域,以免影响赈灾救灾。乾隆帝批准了吴垣的意见后,使外调粮米均衡输送到各灾区。由于重灾区财用浩繁,府库库银不够,吴垣再向朝廷奏言,争得乾隆帝的同意,调拨临省银300万两以资赈恤。随即,吴垣又率先垂范,率署僚捐款捐物救济灾民,并劝说本地富户、望族出钱设棚煮粥,赈济灾民。与此同时,吴垣亲历亲为,风餐露宿,走遍了境内所有州县灾区第一线,抚慰百姓,细查灾情,通宵达旦,毫无倦怠。20多天后,殚精竭力的吴垣才从灾区返回官署,一病不起。病重期间,吴垣仍然念念不忘灾区百姓灾后恢复生产、重建家园的事,并叮嘱下属:“为任一方,要对得起朝廷发放的俸禄,凡事要以社稷为重,以人为本。”反复强调:“作为一个父母官,就要爱民如子……”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二月十七日,吴垣因劳累过度,殉职于任所上,享寿六十有八。临终前,吴垣令独子吴之承具笔纸,口授遗折,念念不忘公务。吴之承在《皇清诰授资政大夫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湖北巡抚恩赐祭葬显考树堂府君行述》泣血稽颡谨述:“在牀褥间,尚兢兢以赈粜公务及奏报雨水,厪念不置寻命。”吴垣因公殉职后,他的下属和广大知识分子、普通百姓们痛哀于里街市郊,哭声遍及四野,“维时,制府偕僚属哭于寝门,皆失声,而土庶衔哀道路,饮泣者不绝”

乾隆帝闻讯封疆重寄的吴垣去世后,非常沉痛,对吴垣“一生立身行政”的操守给予了高度评价,恩谕祭如制,“上赐恤,犹奖其实心治灾赈也。”(《清史稿·吴绍诗(子垣 坛)列传》)并上谕:“湖北巡抚吴垣,自简任封疆以来,操守谨饬,办事奋勉,上年查办灾赈事宜,实心经理。兹闻溘逝,深为轸恻。所有应得恤典,著该部察例具奏。钦此。”

赐进士出身、光禄大夫、经筵日讲起居注官、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兼吏部尚书、翰林院掌院学士加三级稽璜为吴垣撰《诰授资政大夫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湖北巡抚赐祭葬树堂吴公暨元配杨夫人合葬墓志铭》,给予其极高的评价,铭曰:“延陵令子,世推二难。仲氏岳岳,伯也温温。德气克家,学溯本原。铨衡禁宪,久职益勤。建节楚粤,浓泽泽民。恭定遗绪,式继以振。备典饰终,永焕褒纶。妥魄千载,视兹贞珉。”

清乾隆进士、官至翰林院编修、上书房行走周厚辕曾为吴垣作《湖抚吴公像赞》:“有渟者渊,有汇其川。达人腹备,万象澄观。孝动天鉴,诚推物先。不窘于世,能济其权。职罔弗受,泽罔弗宣。回翔中外,卅有五年。其言如何,赜折漩涡。其行如何,履重鸣珂。其神如何,朗莹秋波。其像如何,目净云罗。朋宾满座,玉屑霏多。人起其惮,实饮其和。吁嗟玉树,是荫琪柯。”

吴垣临终前,告戒子孙:“洁已奉公,克承先志,读书励行,无坠家风。”吴垣膝下有一子四孙,全部出仕,政绩俱佳。子吴之承,举人,仕至江苏海门直隶同知,浩授奉政大夫,貤赠中宪大夫;长孙吴侍曾(进士,仕至吏部文选司主事加二级,浩授奉政大夫,晋赠中宪大夫)、次孙吴怡曾(举人,仕至河南光州、直隶州知州,浩授奉政大夫)、三孙吴扶曾(拔贡,仕至广西百色厅同知,浩授奉政大夫)、四孙吴熙曾(进士,仕至翰林院编修加三级,诰授奉直大夫)。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