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清朝时一起命案管窥博兴油业发展历程

发布时间:2020-06-01 20:30:34   2966 作者:张基地

   今年即将出版的《博兴通史》记载:榨油是博兴历史悠久的传统手工业,榨油作坊散布于广大农村。博兴产芝麻、花生、黑黄豆,以及棉花种、蓖麻子甚多,均可榨油……博兴除白酒、布棉外销外,食用油亦是在外生产和外销大宗商品。南到安徽宿州、山东莒县,北到北京、天津,都有博兴人开的商铺。嘉庆年间,博兴人高衡、高希成在千里之外的安徽宿州各开店卖油。”其中,博兴人安徽宿州开店卖油资料,即源自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档案,原文3000字,仅征用了以上几十字。今将原文录入,以窥全貌。


(传统榨油工艺,来源网络)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相关博兴资料,题名冠“博兴县”的档案有174件,其中刑科题本58。有关博兴的刑科题本档案具文时间自乾隆四年六月初九日光绪十三年四月二十七日;刑事案件发生地多在山东博兴。嘉庆二十年,博兴县民高衡在安徽宿州因索欠起衅殴毙郭秀一案,是唯一一件发生在外省的命案。从该奏折可知,这是博兴人较早在外地开店卖油为生的官方记载,亦可知在外经营之不易,更可知如何应对不良赊欠避免酿成大祸之难。

今原文录入奏折,不加评说,读者自有明鉴。

两江总督百龄为审明山东博兴县民高衡在安徽宿州因索欠起衅殴毙郭秀一案依律拟绞监候事奏折》:



题为据投查报事。窃查接管巷内,据安徽按察使司按察使敦良详称,案据署宿州知州刘用锡详称:嘉庆二十年三月二十三日,据地保王共忠报,据郭淳投称:二十一日上午,伊堂弟郭秀醉后,因开张油店之山东人高希成不允戴奉翔将竹篓抵欠,谩骂“山东没有好人”!时有高希成之同乡高衡听闻,斥其出言伤众;伊弟不服,争骂,被高衡殴伤身死等语;往查属实,犯已逃逸,报验缉究等情。随带刑仵前诣尸所,如法相验,据仵作郑枚呺报,已死。郭秀问年三十六岁,验得仰面不致命左腿砖伤一处,尖圆三寸,青红色,合面;致命左耳根相连项颈拳伤,查处围圆二寸六分,红肿;余。故实系受伤身死。报毕,亲验无异。查取砖块比对,伤痕相符,填格取结,尸饬棺敛。讯据地保王洪志供,与报呈同。

据尸兄郭淳供:“郭秀是小的堂弟,嘉庆二十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堂弟酒醉由开张油店的山东人高希成店前经过,见戴奉翔携拿竹篓向高希成抵算欠钱,不允;堂弟就令戴奉翔仍将原篓拿回,连欠钱也莫还清,并谩骂‘山东没有好人’!那时,有高希成的同乡高衡在旁听闻,斥责堂弟不应伤众,堂弟不服,混骂,并拾砖向高衡扑打,致被高衡夺砖掷伤左腿,又用拳殴伤左耳连项颈,到半夜身死。小的就投保报验的,求缉究伸冤。

据案证戴奉翔供:“嘉庆二十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小的因赊欠山东人高希成油钱二百四十文无还,欲将竹篓作抵,高希成不允;时有邻人郭秀酒醉走来,叫小的仍将竹篓拿回,连欠钱也莫清还;高希成斥他多管,郭秀谩骂‘山东人没有好人’!那时高希成的同乡高衡在旁听闻,斥责郭秀不应伤众,郭秀不服,混骂,并拾地上砖块向打,被高衡夺砖回掷,致伤左腿,郭秀复向扑殴,又被高衡用拳殴伤左耳根接连项颈,倒地,小的们连忙劝散。不料郭秀到半夜因伤身死。此外,并无另有起衅别情,是实。

据高希成供:“小的山东博兴县人,来至宿州卖油生理。戴奉翔陆续赊欠小的油钱二百四十文,屡讨没还。嘉庆二十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戴奉翔拿竹篓来店,抵还欠钱,小的不允。适有郭秀酒醉走来,叫戴奉翔仍将原篓拿回,连欠钱也莫清还。小的斥他多管,郭秀骂说‘山东没有好人’!适有小的同乡高衡在旁听闻,斥责郭秀不应伤众。郭秀混骂,并拾地上砖块向打,被高衡用拳打伤左耳根连项颈,倒地,小的连忙喝散。不料郭秀到半夜因伤身死。小的救阻不及是实。 各等供,据此正在详报间,旋于五月二十一日差获高衡到案,讯据供认,起衅争殴、致伤郭秀身死各情,悉与尸亲案证人等各供相符。除将高衡收禁,余俱保释,凶器砖块贮库,再行研审确情,按拟招解外,合先通报等情,详奉批饬审解。兹据凤阳府知府倪思淳转据署宿州知州刘用锡招称,该犯高衡于七月十一日在监染患伤寒病症,至八月初十日病痊,均经详报在案。遵提犯证,复加研讯,除各供均与初讯无异不叙外,问据高衡供:“年三十五岁,山东博兴县人,父亲高溪青已于嘉庆四年身故,母亲张氏,现年五十岁,并无兄弟妻子。小的来至宿州卖油生理,与已死郭秀素识无嫌。嘉庆二十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小的路过同乡人高希成店前,见戴奉翔手拿竹篓向高希成抵欠,高希成不允。适郭秀酒醉走来,叫戴奉翔仍将原篓拿回,连欠钱也莫清还。高希成斥他多管闲事,郭秀谩骂‘山东没有好人’!小的斥他不应伤众。郭秀不服,混骂,并拾地上砖块,向小的殴打,小的夺砖回掷,伤他左腿;郭秀又扑拢欲殴,小的将身侧闪,顺用右嚇打,不期适伤他左耳根连项颈,倒地。小的当时逃跑。不料郭秀到半夜身死。小的委係失手致伤,并非有心欲杀,逃后也没行凶为匪,及知情容留的人,求开恩”等供。

据此,该署宿州知州刘用锡审,看得山东博兴县人高衡在宿州殴伤郭秀身死一案:缘高衡籍隶山东博兴县来至宿州卖油生理,与郭秀素识无嫌,嘉庆二十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有戴奉翔因赊欠籍隶山东向在宿州开张油店之高希成钱二百四十文无还,欲将竹篓作抵,高希成不允,适郭秀饮入醉乡走至,令戴奉翔将原篓携回,欠钱亦勿清还。高希成斥其多管,郭秀谩骂“山东没有好人”!维时高衡在旁听闻,斥责郭秀不应伤众,郭秀不服,混骂,并拾地上砖块向打,高衡夺砖回掷,致伤郭秀左腿;郭秀复扑拢向殴,高衡将身侧闪,顺用右嚇打,不期适伤郭秀左耳根连项颈,倒地。当经戴奉翔等喝散。讵秀至夜因伤殒命。报验、获犯讯详,奉批饬审,据报犯病详奉饬医治痊;遵提犯证,复加研鞠,据供前情不讳,究非有心欲杀,逃后亦无行凶为匪,及知情容留之人。严诘不移,案无遁饰。高衡合依“斗殴杀人者,不问手足、他物、金刃,并绞监候”律,应拟绞监候,秋后处决;戴奉翔、高希成救阻不及,均毋庸议,无干省释;尸棺饬埋;凶器砖块解验,案结销毁等情。

解府,署府马尚禹未及审转卸事,该府倪思淳回任审,照州拟转解到司。该安徽按察使敦良提犯亲讯,供与州府审供相同,不复冗叙。

理合解候审题等情,招解到前暂署抚臣章煦提审明确,因进京卸事,未及具题移交到臣,经臣复核无异。该臣看得山东博兴县民人高衡在宿州殴伤郭秀身死一案:缘高衡籍隶山东博兴县,来至宿州卖油生理,与郭秀素识无嫌。嘉庆二十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有戴奉翔因赊欠籍隶山东向在宿州开张油店之高希成钱二百四十文无还,欲将竹篓作抵,高希成不允,适郭秀饮入醉乡走至,令戴奉翔将原篓携回,欠钱亦勿清还。高希成斥其多管,郭秀谩骂“山东没有好人”!维时高衡在旁听闻,斥责郭秀不应伤众,郭秀不服,混骂,并拾地上砖块向殴,高衡夺砖回掷,致伤郭秀左腿;郭秀复扑拢欲殴,高衡将身侧闪,顺用右嚇打,不期适伤郭秀左耳根连项颈,倒地。当经戴奉翔等喝散。讵秀至夜因伤殒命。报验、获犯讯详,批饬审解。兹据该州审拟,由府司招解到前署抚臣章煦提犯讯供,前情不讳,未及具题,移交到臣复核。是案屡审无异,自无异义,高衡合依“斗殴杀人者,不问手足、他物、金刃,并绞监候”律,应拟绞监候,秋后处决;戴奉翔、高希成救阻不及,均无庸议。理合恭疏具题,伏乞上睿鉴,敕下法司核复施行。

再,此案应以嘉庆二十年五月二十一日获犯起限,连犯病一个月至九月二十一日州审限满。该州于二十一年正月二十四日解府,除封印一个月,程限五日,计迟延两个月零二十八日;又自正月二十四日解府起,府审分限扣至二月二十四日届满;前署府马尚禹未及审转,于三月二十八日卸事,计迟延一个月零四日;该府倪思淳是日回任接审,应扣半,展至四月十三日满;据于五月十六日解司,除解省程限十四日计,迟延十九日。所有承审迟延一月以上:职名係前署宿州知州刘用锡,审转迟延一月以上;职名係前署凤阳府知府马尚禹,接审迟延不及一月;职名係凤阳府知府倪思淳,相应开报附参,听候部议。又自五月十六日解司起,司院分限两个月,扣至二十一年闰六月十六日,统限届满。再臣于闰六月初二日在庐州途次接印,例得扣展,合并陈明。为此具本,谨题请旨。

太子少保、兵部尚书、署两江总督、世袭三等男兼署安徽巡抚印务、革职留任臣百龄谨“题为据投查报事”:该臣看得山东博兴县民人高衡在宿州殴伤郭秀身死一案。缘高衡籍隶山东博兴县,来至宿州卖油生理,与郭秀素识无嫌。嘉庆二十年三月二十一日,戴奉翔因赊欠籍隶山东向在宿州开张油店之高希成钱二百四十文,将竹篓作抵不允,适郭秀饮醉走至,其多管,郭秀谩骂“山东没有好人”!高衡斥责不应伤众,郭秀不服,混骂,拾砖向打,高衡夺砖掷,适伤郭秀左腿;郭秀扑殴,高衡侧闪用右拳嚇打,适伤其左耳根连项颈,倒地,至夜殒命。报验、讯供不讳,高衡依“斗杀律”,拟绞监候。谨题请旨。


(嘉庆皇帝于嘉庆二十一年闰六月二十八日御批“三法司核拟具奏”)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