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棣籍烈士从希顺:为掩护友攻城与敌人的碉堡“同归于尽”

发布时间:2020-06-19 23:20:05   5406 作者:从恩广 吴宝章

今年5月28日,笔者翻看手机,《今日头条》弹窗出现一则醒目信息,标题是:“山东滨州市无棣籍烈士从希顺静待亲人去四平市烈士陵园祭扫”。详细阅读后,笔者立即搬出《从氏家谱》,在第十六世找到了烈士大名。当笔者了解到车王镇五营侯家村从云泉是烈士唯一健在的儿子时,便通过别人要来了联系电话,电话接通后笔者说明原委,从云泉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了。他说:“没错,从希顺就是我的父亲。父亲参军时我还没出生,我只知道父亲是烈士,不知道下落。父亲的最后信息是在当年与父亲一同参军的从玉德那里得到的。70多年了,没想到还会有人为父亲寻找亲人。这下好了,可以告慰父亲的英灵了”。

从云泉已是75岁的老人了,笔者与情绪激动的老人时断时续交流了一个多小时。6月6日,笔者又专程到从云泉家进行了慰问和采访。一上午的交谈中,烈士后代挂在嘴上的话全是感谢党的好政策和军人事务部门,初步定住拟找个合适时机去四平祭拜父亲。笔者联系到吉林省四平市烈士陵园管理处,经过核实和梳理,烈士从希顺的光辉形象和英雄事迹逐渐清晰起来。

1917年2月,从希顺出生于一个贫苦家庭,父亲从玉亭人穷却铁骨铮铮,在那个穷人受尽压迫和欺凌的社会,他愤世嫉俗,好打不平。当时,山东省独立保安第六旅胡作非为,特别是对百姓横征暴敛,搞得民不聊生。他深恶痛绝,敢于直面硬怼。他的烈性得罪了他们,后者把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给他扣上了“通共匪”的罪名将其枪杀,并残忍地割下头颅挂在城门示众。接着又把他妻子带走,目的是让她交出儿子从希顺,妄图斩草除根。从玉亭的妻子性格刚烈,被关押了40余天,面对酷刑始终没屈服,回到家便让儿子逃走,免得再遭毒手。

民族仇、杀父恨,使得从希顺决心投奔共产党,要报仇雪恨。1945年3月,他告别怀孕三个月的妻子,与本村进步青年从玉德一道去了惠民县城,找到了渤海军区部队参了军,谁知这一走再也没有回来。

1945年9月,中共中央决定从关内解放区抽调10万大军挺进东北。这样,刚在渤海军区部队入伍才半年的新战士从希顺,跟随刚组建的由杨国夫师长和龙书金副师长率领的山东野战军第七师挺进了东北。后编入由山东野战军第七师与原新四军第三师第七旅及冀东军区部分部队组建的东北野战军第六纵队,纵队司令员是洪学智、副司令是杨国夫。从希顺在十七师师长龙书金领导下的三团三营九连当了一名战士。



入伍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946年3月,四平战役打响了,也就是解放战争时期著名的“四战四平”,毛泽东曾经评价为“马德里战争”。一战是四平解放战;二战为四平保卫战;三战是四平攻坚战;四战为四平夺取战也称四平收复战。历时两年,四次战斗,我军以总计伤亡4万余人的代价共歼灭国民党军6万8千余人,最终掌握了战略要地四平。四次战役从希顺都参加了,战斗中由于作战英勇,他很快被批准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第三次战斗下来被提拔为副班长。在第三战四平攻坚战中,他所在的第十七师以英勇顽强和熟练的爆破技术一战成名,被授予全军“攻坚老虎”的光荣称号。

1948年3月,第四战四平收复战打响。从4日起,人民解放军攻城部队集中兵力,扫清了四平守军的外围支撑点。13日凌晨,人民解放军经过重新组合和准备,对国民党守城残部发起猛攻。谁知一处高地敌人的暗堡吐出火舌,挡住了我军进攻。从希顺所在爆破班接受了任务,必须尽快炸掉它,班长和其他两个战士都为之牺牲,仍没拿下。

在这紧要关头,副班长从希顺向连长请缨作战。连长批准了他的请求。这时,同在一个连的从玉德过来,为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帮他系了系身上的炸药包,目送他冲向碉堡。只见从希顺腾挪闪躲,很快接近碉堡,紧接着就是火光冲天,从希顺与敌人的碉堡都被炸飞了。从玉德目睹了这一切,号啕大哭。“我们说好胜利后一块回家的!我要为你报仇!”经过激战,我军取得了四平收复战的胜利。

解放战争胜利后,与烈士一同入伍的从玉德退伍回到家乡。他首先来到从希顺的家里,对着烈士不满5岁的儿子从云泉流着泪说:“孩子,你的父亲是为革命牺牲的。”他还嘱咐烈士家人说,别指望能找到烈士的遗骸了,因为他亲眼看到从希顺与敌人的碉堡一起炸飞了。

从此,从云泉再也没有父亲的任何信息,直到退役军人事务部门与今日头条平台联合开展为烈士寻亲活动,才知道烈士英名已镌刻在四平市烈士陵园墓碑上。

功镌四平,名著东北。从希顺烈士是为民族独立和解放事业牺牲的无数先烈中的一员,祖国不会忘记为之牺牲的每一位烈士。他们的英名和壮举与山河同在,他们的英雄形象和浩然正气与日月同辉。

烈士牺牲后,第二年妻子改了嫁。烈士母亲为了保住革命后代,没让把孩子带走。这样,从云泉便和奶奶相依为命。党和政府为了培养好革命后代,几次组织从云泉到外地学校免费读书,懂事的孩子舍不得丢下缠足的奶奶,决意要替父行孝,直到奶奶92岁高龄去世,始终没离开过奶奶。他只在本村小学念了三年,便扛起了家庭的重担。

现在,烈士有四个孙子,大孙子退伍后在本村当了一名医生;二孙子搞个体经营,事业有成;老三在济南创办了律师事务所;老四陪在父母身边照顾起居。全家生活幸福,这也是对烈士英灵的告慰!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