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记忆】王博昌烈士何时何地牺牲这篇文章说清楚了

发布时间:2020-07-06 21:02:27   5982 作者:张基地

王博昌烈士是中共博兴历史上的著名人物,他1906年出生于博兴县博昌街道王楼村,1930年毕业于北平朝阳大学,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博兴“八·四”暴动时任中共博兴后备县委书记,1934年11月在潍县不幸被捕,押送济南,他在狱中备受酷刑,坚贞不屈。



七七事变后,国共合作,王博昌于1937年10月获释出狱。1938年6月任中共博兴县委书记,率领博兴抗日志愿军进驻博城,攻打湾头,与日伪军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8月,他率军南下临淄,编入八路军鲁东抗日游击队第八支队,任十三大队政委。1938年下半年在临淄与大股日军鏖战中壮烈牺牲。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诸多文献对王博昌的牺牲时间、地名,多有误记,牺牲情况也多语焉不详,今据新发现资料,特校正如下,以免继续误传。


 

牺牲时间

 

王博昌女儿王玉英在《忆爸爸王博昌烈士》记载:1938)9月,部队奉命调往鲁南,爸爸随大队人马向胶济铁路挺进。为了顺利通过戒备森严的铁路线,决定以连队为单位依次前进。一天,爸爸随一个连队来到临淄县六天雾村,看到村内没有什么情况,便急速向南进发。不料,出村二里多路就与从张店开来的大股敌人遭遇。爸爸和隋连长带领部队奋勇冲杀,但终因寡不敌众,被敌包围。爸爸和隋连长研究,决定突围,由爸爸带领五名战士留下负责掩护。结果,大部分战士突围转移了,然而,爸爸和五名战士却在激战中壮烈牺牲了。”(《博兴文史资料》第三辑,1985年9月出版,第10页)

王博昌儿子王东升和郭洪升在《忆陈竹村同志的革命事迹》中记载:“三八年十月,王博昌同志在六天雾战斗中光荣牺牲。”(《博兴文史资料》第三辑,1985年9月出版,第17页)

《中共博兴党史大事记》在1938年9月“王博昌牺牲”条目中记载:“18日,八支队由邹、长转移,在临淄六天雾与大股日伪军遭遇,八支队十三支队政委王博昌率部与敌激战,壮烈牺牲。”(《中共博兴党史大事记》,山东省出版总社惠民分社1988年出版,第57页)

《博兴县志·人物·王博昌》记载:“9月18日,在临淄六天雾与大股日军遭遇,鏖战中,他为掩护部队安全撤离,壮烈牺牲,时年32岁。”(《博兴县志》,齐鲁书社1993年出版,第621页)

《中国共产党博兴历史》记载:“9月18日,在向鲁南转移途中,八支队在临淄六天雾村与大股日军遭遇。王博昌率部与敌激战,为掩护部队突围,壮烈牺牲。”(《中国共产党博兴历史》第一卷,人民日报出版社2006年出版,第79页)

《临淄区志·军事·战事》“六天雾村遭遇战”条目中记载:“1938年10月,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八支队第六十八中队,由队长刘善卿、教导员王博昌带领、奉命南下去鲁中地区。路经临淄六天雾村,被日军第七师团玲木联队包围。激战一天,除17人突围外,其余全部壮烈牺牲。”(《临淄区志》,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9年出版,第346页)

综上原文摘录的文字看,王博昌牺牲时间,有:1938年9月的“一天”、“十月”、“10月”、“9月18日”,四种说法。较准确的时间是“9月18日”,齐鲁书社1993年出版的《博兴县志》及中华书局1996年出版的《滨州地区志》都采用王博昌牺牲的时间为“9月18日”。其实,此时间也是错误的,应为农历“九月十八日”!经笔者查核《公农回傣彝藏佛历和儒略日对照表》(王焕春等编,科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251页),1938年农历闰二月,该年有两个二月,农历九月十八日,正是公历的11月9日!


(2019年10月23日,博昌街道召开王博昌革命文化研究座谈会)


(2020年5月15日,博兴县政协主席耿雨河,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张传礼率“王博昌烈士红色革命文化课题组”赴淄博市临淄区调研)


其后,有的文献资料对王博昌牺牲时间做了修正。如《博兴党史人物传·王博昌》记载:“王博昌决定率部队开往临淄。部队在临淄苇子河与八路军八支队会合,然后西下邹平、长山。8月下旬,在邹平焦桥村被编为八支队司令部直属特务二大队。王博昌调任十三大队政委。9月,八支队奉命调往鲁南,王博昌率领大队人马向胶济铁路挺进。1938年11月9日,王博昌带一个连队到达临淄六天雾村时,看到村内没有什么情况,便向南急速进发。不料,出村2公里就与从张店开来的大股日军遭遇。王博昌带领部队奋勇冲杀,但终因寡不敌众,被敌包围。王博昌当即决定自己带领5名战士负责掩护,其他人员突围转移。结果大部分战士安全转移,王博昌和5名战士在激战中壮烈牺牲。”(中共博兴县委组织部、中共博兴县委党史研究室编著《博兴党史人物传》第一卷,中共党史出版社2015年出版,第53页)

 

牺牲地名

 

以上文献记载王博昌牺牲时的地名为“临淄六天雾村”,亦错。笔者2010年参与编撰《博兴文化通览》(中国文史出版社2012年出版)时,因涉及王博昌内容,曾查阅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8年出版的《临淄区志》,《临淄区志》第二卷第三章境域区划所附明嘉靖、清康熙及1937年、1952年的临淄县地图,都标为“六天务”!该卷第五章村庄中亦写作“六天务”,在“村名由来及沿革”中介绍:六天务“传讹村名,原名六天聚,因村北古有坛台,系官员集会之地。六天一聚,后改为六天务(一名六天坞)。”此当为“六天务”无疑!因而,《博兴文化通览》有关王博昌牺牲的村名,则直书为“六天务”。其他文献缘何错为“六天雾”?这主要是《临淄区志》“六天务”“六天雾”混用,《临淄区志·军事·战事》中即错为“六天雾村遭遇战”,而造成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博昌牺牲情况越来越明晰。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编、山东人民出版社2015年8月出版了5卷本《山东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丛书》。其中,《山东抗战战事史料汇编》第44页有“六天务村遭遇战”:“1938年11月9日,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八支队第六十八中队,由队长刘善卿、教导员王博昌带领、奉命南下去鲁中地区。路经临淄六天务村,被日军第七师团玲木联队包围。激战一天,除17人突围外,其余140多名指战员全部壮烈牺牲。”其下虽然标注资料来源于“《临淄区志》,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9年第1版,第346页”,但与上文所引“六天雾村遭遇战”看,应是根据考证做了修订。一是将“六天雾”改为“六天务”;二是将“10月”改为“11月9日”;三是将“除17人突围外,其余全部壮烈牺牲”改为“除17人突围外,其余140多名指战员全部壮烈牺牲”。对王博昌牺牲的时间、地名及惨烈情况,做了较准确的记述。

 

牺牲详情

 

有关王博昌牺牲的最详尽、准确的记述,应是临淄毕绪贤撰写的《六天务血战》(淄博市地方史志办公室编:《淄博抗战记忆》,黄河出版社2015年8月出版,第77~78页)。

 

六天务血战

 

    1938年6月,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已发展成为6000余人的抗日武装。是月,根据中共苏鲁豫皖边区省委决定,廖容标、姚仲明率五军2个团的兵力,编入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四支队,廖容标任四支队司令员;五军其余部队整编为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马耀南任司令员,转战在小清河以南、胶济铁路以北广大地区。

    日寇为扑灭抗日烈火,频繁“扫荡”铁山附近的村庄。为了打击敌人,打开局面,省委决定调寿光县八路军山东抗日游击第八支队西进,配合八路军山东抗日游击第三支队,粉碎敌人的“扫荡”,支援三支队开辟和建立抗日根据地。1938年7月,八支队司令员马保三在寿光县接到省委调令后,当即派八支队十一大队队长高文兰带领两个中队,到临淄城北西古城与三支队十团会合,支援十团攻打临淄县城,于8月6日攻下临淄城,全歼国民党顽固派陈瑞符部500余人,临淄县城第一次获得解放。战后,高文兰带队到临淄县北部的苇子河村驻防。

    1938年春,中共博兴县委组建“博兴县抗日人民志愿军”,在王博昌、陈竹村的领导下,战斗在博兴地区。1938年9月,国民党别动总队司令周胜芳联合高苑县地方武装朱仲山,经常围剿博兴县抗日人民志愿军。为粉碎国民党顽固派阴谋,县委书记王博昌、志愿军大队长陈竹村决定将部队开往临淄。志愿军在临淄苇子河与八路军第八支队会合,后改编为八支队十三大队六十八中队,王博昌调任十三大队政委。六十八中队与八支队十一大队队长高文兰率领的两个中队共计160余人,共同在临淄县西部地区开展对敌斗争。

    11月8日,部队驻扎在六天务和郭家桥村。次日凌晨,八支队联络员骑马到六天务村南高地上摆动红色军旗,向驻在六天务村南三华里的南坞村八路军第三支队联络,准备一同西进邹平(因军情紧急,三支队已撤走),结果被从张店前来偷袭的日军七师团铃木联队抓住后打死。日军换上我军军装,化装成三支队联络员到南坞村西北一砖窑顶上摆动我军军旗,驻六天务村的八支队见信号以为是三支队联络他们,八支队十一大队队长高文兰就带队顺六天务村西水沟(又叫西哑巴沟,向南无出口)向南坞急发,十三大队政委王博昌带队顺六天务村南哑巴沟向南坞村急进,当走出哑巴沟后,突然遭到隐蔽在六天务村南、村东高地上的日军用机枪猛烈扫射,我军多人当即倒下,因敌人火力太强,被迫退回沟内。政委王博昌下令部队后撤,但从哑巴沟的入口处又传来了枪声,原来敌人进入六天务村后顺沟向我军背后袭来。前有伏兵,后退无路,形势万分危急。王博昌大喊“同志们,冲啊!”他猛地跃上沟崖,带头向敌人冲击,战士们也纷纷跃出壕沟,向敌人猛烈射击。但在敌人密集的火力下,王博昌和多数战士倒在了血泊之中。另一条哑巴沟的八支队十一大队的战士们,在大队长高文兰的率领下,与敌人浴血奋战,也大部分壮烈牺牲。

    在这次血战中,只有17人突出了重围,其余142名指战员全部壮烈牺牲。

当晚,当地党组织和群众帮助收敛了烈士的遗体,由指战员们认清烈士,地方党组织找来青砖,在青砖上用毛笔写上烈士的姓名籍贯,随烈士安葬,八支队领导又画了烈士安葬墓志图。

    解放后,众多的烈士迁回了故乡,剩10余名烈士安葬在南坞村西北路东旁并立碑纪念。2011年秋,中共临淄区委根据上级指示,将10余名烈士的遗骨迁往了临淄区烈士陵园。烈士墓志铭记载了六天务血战以及烈士们的壮举。




1989年,中共博兴县委、博兴县人民政府在王楼村修建了王博昌烈士墓,以激励博兴人民发扬革命传统,继承先烈遗志,为国家民主、富强,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