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着门缝看历史】(116)写的啥,吴峋的《治河疏》竟能把老乡游百川的治河方案Pass掉

发布时间:2020-07-26 23:13:13   5220 作者:侯玉杰

无棣吴家是滨州名门望族,以吴式芬为代表的众多人物群星闪耀,其中,吴式芬的孙子吴峋在黄河治理方面对滨州贡献巨大。

吴峋字庾生,咸丰十一年(1861年)考取举人,同治四年(1865年)中进士,分发礼部担任主事,适逢双亲去世,回家守孝,期满,回礼部继续担任主事。光绪五年(1879年)担任山西乡试副主考,升员外、郎中,再任御史,执掌湖广道。吴峋性格耿直,遇事敢言。也正是因为正直,痛彻时弊,先被降为国子监学正,再被解职,不满五十岁就回乡养老。

在家乡闲居期间,他关心地方事务,凡无棣重大公益事业,如修城垣、修书院、增加教师薪水等,他都积极参与因为经费短缺,他亲赴烟台向海关道署请求在无棣沿海筹办商务,得以批准。光绪十八年(1892年),吴峋病逝,享年五十六岁,乡人缅怀其恩德,谥曰:“贞惠”。

黄河夺大清河入海后,在堵口与不堵口的问题上,朝廷大臣们分成两派,相持不下,莫衷一是。光绪九年(1883年),滨州人游百川提出了分减黄流的主张。他主张从黄河北岸开口子,引黄河水到徒骇河、马颊河,遭到众多大臣的反对,其中,尤以吴峋为代表。吴峋的上皇帝《治河疏》,说理、动情,情理交融,情感动人,文辞优美,最终说服了朝廷,否决了游百川的建议。吴峋的《治河疏》至今读来仍回味无穷。



民国《无棣县志》有吴峋的《治河疏》原文,全文如下

奉上谕,据游百川、陈士杰奏称,拟亟筑缕堤,藉资保障,开徒骇、马颊河以分水势。著户部、工部速议具奏等因。钦此。

臣窃以为,方今河患,宜杜治河之流弊,仿治河之成规。必帑不虚縻,河无旁溢,庶为经久至计。谨案:《汉书·沟洫志》长安张戎言:水性就下,行疾则自刮除成空而稍深。河水重浊,号为一石水而六斗泥。今民引河溉田,故使河流迟淤而稍浅,雨多水暴至则溢决,是束水攻沙之法,昉自西汉。钦惟国朝治河方略,叠蒙我圣祖仁皇帝亲临阅视,指授河臣累修大工,生民利赖。恭查乾隆二十三年,江南河道总督白钟山奏报,徐城黄河刷深尺寸,河底通畅情形。钦奉上谕,益当坚守束水刷沙之策,不可为保堤放水之庸计,以顾目前而贻远忧也。又乾隆三十九年,钦奉上谕,倘引河一开,黄水经流势顺,或遇夏秋盛涨湍急,遄流吸动大溜,难于遏抑,滨湖民田庐舍,恐不能无冲突之虞。是其利小而患大,不可不慎之于始等因,钦此。圣训煌煌,允为万世法守。今河入牡砺嘴,已二十九年,并无支流分泄,尚复淤垫日高,若再开引河,水势散漫,更难望其汕刷。

黄河水性,中洪大溜,从未分流,此处遄行,他处立成壅阻。而拟开之引河,上接黄河,下抵海口,均有二三百里。即使竭力疏瀹,谅难宽深,水过沙停,徒事劳费。又虑经流势顺,设或人力难施,以致夺溜。则将来挽复牡砺故道,非数百万孥金不能蒇事。马颊小有漫溢,则庆云、盐山诸县恐被其累。如水势大至,则天津为众水所归,形如釜底。大溜北趋,近畿受害,而河海两运,亦恐窒碍,于大局深有关系。

臣考河流,自周定王五年,宿胥口决,以至西汉末,皆由天津入海。东汉以至宋初,皆由利津入海。宋景祐以后,导河入淮,以至国朝,皆由江苏之安东入海。咸丰五年,铜瓦厢决口,又由利津入海。今利津海口,又非畅驶矣。夫北流而填淤,改为南行,则南行而壅滞,势将北徙,今即不能导之使南,而可导之使北哉!

臣愚以为,北岸之徒骇、马颊二河,但可勿开,总宜停辍,如必需开挑,既与庆云等县接壤,亦应由直隶地方官详细查看,方为有备无患。可否?请旨饬下直隶总督派员前往徒骇、马颊上下游遍行履勘。如开挑后津南数县及天津海口确无妨碍,奏明,始可动工。夫北岸果建遥堤,尚多保障。今所恃者,一线缕堤,现在,海丰境内,漫水四溢,独马颊干涸。今乃开工引水北行,渐近京师,甚为非计。且所谓不致有夺溜之虞者,恃闸坝而已。以黄水之澎湃喷激,冲涯触堤,岂闸板所能抵御,窃为畿辅危之。臣所谓杜治河之流弊者,此也。

今日之河,必以大开海口为第一要义。恭查,嘉庆十五年,钦奉上谕,黄水下游日臻淤垫,甚至海口阻塞,尾闾不通,经朕力持定见,将海口挑挖深通,堵塞马港旁趋之路,现在河水滔滔东注,更无壅遏之虞等因,钦此。诚以尾闾宣泻不通,上游溃决立见。今牡砺嘴旧河口出路倍窄,河底更浅,自当设法变通。陈士杰既查出利津之南北岭决口,距海不过四五十里,由此开入,较为捷便,且场灶本已漫淹,村庄无多。伏愿皇太后、皇上力持定见,饬下该侍郎即就南北岭决口,导使入海,实为正办。

臣考,历来河工,多于冬令集事,今既查得海口消落之时,水行归槽,便与岸平,疏浚自易得力。应于伏秋各汛,加意防护,仍俟冬令兴工,又海口宜筑长堤。从前云梯关外淤沙,曾著成效,如虑上游盛涨难容,再将缕堤加高培厚,河身逢湾取直,逼溜愈紧,日刷日深,不致涨漫。明臣潘季驯即坚守此法。道光年间,举人包世臣所议,对头斜霸,亦应试办。凡此详见治河诸书,足资考镜。惟费款较多,然与其逐年开挑引河,何如将海口河身长堤对坝,分项分年带修,于河防实有裨益。宋臣文彦博省力役,以足财用之对,御批责其不权轻重,是可鉴也。至混江龙铁篦子,向用于合龙归槽之后,随溜新沙,可资鼓荡,若治年久河淤,则宋人铁爪木把,御批所弗许。臣所谓仿治河之成规者,此也。

昧寡识,谨就见闻所及,据实沥陈,可否饬下户部、工部一并议奏之,处出自圣裁。臣不胜惶惧,屏营之至,谨奏。

 

侯玉杰

2020年7月25日,星期六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