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着门缝看历史】(125)杀虎刘村叫了几百年,到底是谁杀的虎

发布时间:2020-10-31 15:48:27   31492 作者:侯玉杰


  1270年,这是元朝忽必烈当皇帝的第十一个年头,年号是至元七年。深秋季节,轮到滨州渤海县秦台乡刘家村的刘平服徭役,地点在枣阳县,期限是一个月。这是蒙古大军与宋朝军队在襄阳对峙的最前线。

  滨州与枣阳相距两千里,路途茫茫。刘平看看家中低矮的土屋,望望漫坡里白花花的盐碱,再看看妻子儿女。妻子胡氏刚刚二十六岁,已经是满脸沧桑,大儿子才七岁,小儿子正满地跑的时候,刘平长叹一声,真的是莲花结子心中苦。

  朝廷催夫的命令一遍又一遍,无可奈何,刘平与妻子商量,与其骨肉分离,心挂两处,不如举家到前线,反正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刘平和妻子藏好粮食,让本家叔父照看,收拾好衣服被褥,绑好小推车,把门一锁,推着一家人的家当就上路了。

  在路莫名其苦其状,刘平推车,妻子抱子,小儿偕行,风餐露宿,也似逃荒,更似乞丐。经过半个月的跋涉,这天傍晚,行至中州沙河县沙河边的一片荒地。看看天色已晚,夫妻两人就地打地铺,把两个小儿夹在中间,天作屋顶地作床,看着满天的星星安然入睡。

  夜半时分,有老虎悄无声息地靠近刘平,咬起他的左臂就往旷野里拖。刘平惊醒,边与老虎搏斗边大呼救命。妻子胡氏爬起来,紧追几步,一把死死地抓住老虎的右后腿,拼命拍打,只是力气不足,无奈老虎何,急中生智,大喊:“儿子,拿刀来!”“拿刀来!”“拿刀!”聪明的儿子从小推车上抽出菜刀,跑上来递给母亲。胡氏接过菜刀,不管三七二十一,朝着老虎就是一顿猛砍猛刺,不知不觉中,把老虎砍得血肉模糊,连肠子都流了出来,倒毙而亡。胡氏虎口救夫,刘平尚有气息。胡氏对刘平说:“暂且忍耐一下,我们必须快点离开这里,若其它老虎再来,我们一家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于是,胡氏整顿好小推车,推上刘平涉水过河,继续向西。黎明时分,胡氏找到当地驻军赵长官报告了情况。赵长官听到胡氏的勇敢事迹,非常感动,急忙施救并报告上级。可惜,刘平伤势过重,三日而亡。上级部门得到报告,迅速上报朝廷,由朝廷嘉奖和给予抚恤,并且免除了渤海县秦台乡刘平所在社的杂役。

  大德三年(1299年),滨州知州王显祖为胡氏立碑建亭。后来,刘平的村子就叫杀虎刘村。

  后来,明朝万历《滨州志》和清朝康熙、咸丰《滨州志》以及新中国的《滨州市志》都对杀虎女英雄胡氏的事迹作了较为详细的记载。地方志中还收录了大书法家赵孟頫、大学士李东阳、太傅杜堮以及众多滨州地方长官赞扬胡氏的诗歌。

  扒着门缝看历史。上述文字是我根据史料翻译的。除却服徭役一个月的时间是我作出的判断外,其他,皆有所本。那个年代,农民交粮食,得自己送到政府指定的粮仓,往往路途遥远,账面上交百斤,实际的付出超出几倍是常有的事。服徭役的时间和地点,更难以捉摸。

  扒着门缝看历史。鲁迅先生曾经透过书纸,看到了背后的“字”。胡烈妇杀虎,表面是英雄壮举,背后是无奈,是政府对百姓无情盘剥的控诉。农民不仅要交人口税,还得交地亩税,杂七杂八的杂税杂捐和徭役负担根本无法计算。比如,刘平此次服徭役,政府就把他安排到千里迢迢的枣阳前线。刘平家不是富裕户,否则也不至于带上妻儿一同前往。他的财产无非就是一推车家当,他为此而付出的财力物力人力,更难以统计。纸面的数字,永远赶不上实际的付出。分析来分析出,不觉一声长叹。


侯玉杰

2020年10月30日,星期五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