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着门缝看历史】(127)从《诗经》中窥探古代滨州一带民风民俗民歌

发布时间:2020-11-14 16:12:30   15406 作者:侯玉杰

《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记录了西周至春秋时代的先人生活的各个方面,被后人尊崇为“经”,其地位是金字塔的塔尖,是不可撼动的。

传统意义上,《诗经》分为《风》《雅》《颂》三部分,其中《风》指的是周王朝时各诸侯国的民歌,称作《国风》,而《齐》便是齐国的民歌,因为今日的滨州彼时属于齐国,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包括滨州等地在内的齐国民歌,共有11首,抄录如下:

 

1、鸡鸣

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匪鸡则鸣,苍蝇之声。

东方明矣,朝既昌矣。匪东方则明,月出之光。

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会且归矣,无庶予子憎。

原文注释鸡鸣,思贤妃也。哀公荒淫怠慢,故陈贤妃贞女夙夜警戒,相成之道焉。



2、还

子之还兮,遭我乎峱之间兮。并驱从两肩兮,揖我谓我儇兮。

子之茂兮,遭我乎峱之道兮。并驱从两牡兮,揖我谓我好兮。

子之昌兮,遭我乎峱之阳兮。并驱从两狼兮,揖我谓我臧兮。

原文注释:还,刺荒也。哀公好田猎,从禽兽而无厌。国人化之,遂成风俗。习于田猎,谓之贤,闲于驰逐谓之好焉。

 

3、著

俟我于著乎而,充耳以素乎而,尚之以琼华乎而。

俟我于庭乎而,充耳以青乎而,尚之以琼莹乎而。

俟我于堂乎而,充耳以黄乎而,尚之以琼英乎而。

原文注释:著,刺时也。时不亲迎也。

 

4、东方之日

东方之日兮,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

东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闼兮。在我闼兮,履我发兮。

原文注释:东方之日,刺衰也。君臣失道,男女淫奔,不能以礼化也。


 

5、东方未明

东方未明,颠倒衣裳。颠之倒之,自公召之。

东方未晞,颠倒裳衣。倒之颠之,自公令之。

折柳樊圃,狂夫瞿瞿。不能辰夜,不夙则莫。

原文注释:东方未明,刺无节也。朝廷兴居无节,号令不时。挈壶氏不能掌其职焉。

 

6、南山

南山崔崔,雄狐绥绥。鲁道有荡,齐子由归。既曰归止,曷又怀止。

葛屦五两,冠緌双止。鲁道有荡,齐子庸止。既曰庸止,曷又从止。

艺麻如之何,衡从其亩。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既曰告止,曷又鞠止。

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既曰得止,曷又极止。

原文注释:南山,刺襄公也。鸟兽之行,淫乎其妹。大夫遇是恶,作诗而去之。

 

7、甫田

无田甫田,维莠骄骄。无思远人,劳心忉忉。

无田甫田,维莠桀桀。无思远人,劳心怛怛。

婉兮娈兮,总角丱兮。未几见兮,突而弁兮。

原文注释:甫田,大夫刺襄公也。无礼义而求大功,不修德而求诸侯,志大心劳,所以求者,非其道也。

 

8、卢令

卢令令,其人美且仁。

卢重环,其人美且鬈。

卢重鋂,其人美且偲。

原文注释:卢令,刺荒也。襄公好田猎,毕弋而不修民事,百姓苦之,故陈古以风焉。

 

9、敝笱

敝笱在梁,其余鲂鳏。齐子归止,其从如云。

敝笱在梁,其鱼鲂鱮。齐子归止,其从如雨。

敝笱在梁,其鱼唯唯。齐子归止,其从如水。

原文注释:敝笱,刺文姜也。齐人恶鲁桓公微弱,不能防闲文姜,使至淫乱,为二国患焉。

 

10、载驱

载驱薄薄,簟茀朱鞹。鲁道有荡,齐子发夕。

四骊济济,垂辔沵沵。鲁道有荡,齐子岂弟。

汶水汤汤,行人彭彭。鲁道有荡,齐子翱翔。

汶水滔滔,行人儦儦。鲁道有荡,齐子游敖。

原文注释:载驱,齐人刺襄公也。无礼义故,盛其车服,疾驱于通道大都,与文姜淫,播其恶于万民焉。

 

11、猗嗟

猗嗟昌兮,颀而长兮。抑若扬兮,美目扬兮。巧趋跄兮,射则臧兮。

猗嗟名兮,美目清兮。仪既成兮,终日射侯。不出正兮,展我甥兮。

猗嗟娈兮,清扬婉兮。舞则选兮,射则贯兮。四矢反兮,以御乱兮。

原文注释:猗嗟,刺鲁庄公也,齐人伤鲁庄公有威仪技艺,然而不能以礼防闲其母,失子之道,人以为齐侯之子焉。

 

扒着门缝看历史。时过境迁,黑白往往颠倒。由于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早年错误的东西,后来则成了正确的了。同样,早年正确的事情,后来往往成了错误的了。

时过境迁,今人的注解把齐风的讽刺诗歌当成风花雪月,当成讴歌,我们当仔细地读原文注释。原来,齐风的这十一首诗歌本来全是讽刺诗,竟然演化成了赞美诗。由此,我很感叹,一个人一件事,不放在特定的历史背景、时间、地点、场合去评价,是非常可怕的事情。三人成虎,众口铄金,不可不慎也。

扒着门缝看历史。由于历史的发展,古文的字、音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诗经中的文字,今人很难理解了,所以,今人才有很多种解释。我虽然不赞成许多人的解释,但是,自己水平太低,也提不出更好的解释,所以就抄录原文。特殊说明的是,如第二首,两狼的狼,原文的狼是双人边加良,电脑里没有这个字,既然是野兽的名字,我也就随俗,写作“狼”。再如第六首,“取”,今人当作“娶”,也不修改,只保留原文。等等。



扒着门缝看历史。这篇文章的初衷是昨天下午随滨州市生态环境局的同志到杜受田故居,又一次听讲解,因为我是始作俑者,感觉多数事情是大谬,离开本来面目越来越远了,辗转反侧,至晚上十点半开始翻箱倒柜,找出珍藏的《十三经古注》,抄录齐风原文,以期有所启发。

 

侯玉杰

2020年11月14日,星期六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