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党史·滨州英杰】红色交通员王壮基:伤口藏密信 血洒黄河畔

发布时间:2021-03-25 08:45:14   29521 作者:通讯员 赵利华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在抗日战争时期,我们党在山东北部有两个战略区:一个是冀鲁边区,一个是清河区。但这两个战略区被日伪军和国民党鲁北保安司令刘景良部占据的惠民、阳信、青城等县所分割,严重阻碍着两大解放区之间的联系和战略支援。

1940年10月,中共山东分局和八路军一一五师指示:两个战略区要打通联系,连接成一片,发展壮大力量。为了和清河区建立联系,冀鲁边区的周贯五、杨忠、李启华等领导同志给清河区的杨国夫司令员写了一封信,送信的任务交给二分区商河县的地下党负责人王壮基。

王壮基的公开身份是教书先生。因长期在黄河沿岸活动,他对这一带的地形、敌情都比较熟悉,便欣然接受了任务。

王壮基打扮成商人模样上路了,到了惠民县境内的一个渡口上,看见鬼子兵正在搜查上下船的人。他早已把密信藏在棉袄的棉絮里,没被敌人发现。过了黄河后,他直奔东南,在小清河附近找到了清河区部队。杨国夫司令员热情地接待了他,向他了解了冀鲁边区的情况,并留他住了十多天。王壮基回边区时,杨国夫司令员派人一直把他送过小清河。

王壮基带着杨国夫司令员的复信,回到了冀鲁边区。周贯五政委等人非常高兴。杨国夫的信中说,清河区也接到了山东分局的指示,准备向北发展,正在部署。两区要加强联系,密切配合,共同完成这一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周贯五决定再派王壮基渡河,把密电码给清河区送去,以便两区沟通联系。周贯五亲自把密电码交给王壮基,并郑重地嘱咐他:这是一项绝对机密的任务,要千方百计把密电码送到清河区,亲手交给杨国夫司令员。遇到危急情况时要先把密电码销毁。王壮基接过密电码,神情严肃地点了点头:“请首长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万一我出了事,也绝不让机密电码落到敌人手里。”

过了半个月,冀鲁边区收到了清河区的电报,并立即回电,双方联系打通了,但王壮基却没有回到边区。边区首长指示,要千方百计找到王壮基的下落,并派部队到黄河岸边去接。

但不幸的消息传来:王壮基已壮烈牺牲。

1940年12月中旬的一天,王壮基带着杨国夫司令员的密信,返回边区。在黄河岸边渡口上,他巧妙地应付过日伪军的盘查,从容登上渡船,向黄河对岸驶去。对岸滩头上,两个守卡的伪军把王壮基内外衣口袋全都翻遍了,当搜到藏信的衣襟时,王壮基的心跳到喉咙上。那个汉奸摸出棉袄里的硬块,王壮基后脊梁刷地涌上一股凉气。王壮基平静地说,那是自己做生意的本钱,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块金灿灿的怀表递给伪军,想让他们给个方便。可是这两个伪军非要弄个究竟,王壮基把心一横:先下手为强。他朝着拿匕首的那家伙鼻梁上猛击一拳。那家伙踉跄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接着,王壮基又飞起一脚,踢翻了另一个伪军。趁这机会,王壮基顺着大堤拔腿飞跑。

岗楼上的敌人也出动了,机枪、步枪一齐向王壮基扫射。左边是陡立的大堤,东面是漂着冰块的河水,王壮基只能在一马平川的河滩上奔跑。突然,他的右腿像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一阵麻木,自己瞬间栽倒在地上,鲜血顺着裤管汩汩往外流,染红了地上的一大片白雪。

敌人吼叫着蜂拥上来。王壮基从棉袍里抽出信纸,迅速撕碎,塞进嘴里,使劲嚼了一阵便往肚里咽,却因为跑得口干舌燥,怎么也咽不下去,卡得眼睛翻白,喉咙里咯出了血。他又使劲在地下刨了几下,但土块冻得像石头一样,一点也挖不动。

敌人渐渐迫近。王壮基吐出信纸,看到了信纸上殷红的血迹后心里一亮,他看了看腿上的枪眼,背转身子,把牙一咬,将纸团狠命朝伤口里一塞——他痛得昏了过去。

王壮基醒来时,被吊在敌人的审讯室里。接连两天两夜的审讯后,他的四肢全被打断了。但他守口如瓶,一字不吐。最后,敌人对他下了毒手。临刑前,他对同狱的战友说:“请你设法转告党组织,我完成了任务,虽死无憾!”

后来这位战友越狱出来了,向组织作了汇报。得知王壮基牺牲的消息,杨国夫司令员给冀鲁边区党委发来电报,代表清河区全体军民深切悼念王壮基烈士。

责任编辑:徐明月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