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党史·滨州英杰】原渤海军区司令员袁也烈:深谋巧运作 平原驱敌顽

发布时间:2021-06-14 15:16:45   102102 作者:通讯员 耿健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袁也烈,1899年10月19日出生于湖南省洞口县袁家垅村。1921年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师范。1924年他奔赴革命运动中心广东,考入桂军军官学校。1925年,参加讨伐军阀陈炯明的东征,他随桂军军官学校学生编入黄埔军校,在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秘书聂荣臻领导下工作。1925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1月,调任叶挺独立团任连长,参加北伐。参加南昌起义时,任三营营长。南昌起义后,中央军委派袁也烈到广西工作,先后参加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任红八军第一纵队参谋长兼第一营营长。战斗中身负重伤,在上海养伤期间不幸被捕。1935年出狱后,先后任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总部武装部长兼军事教员、党在石友三部的工委书记。1942年2月,调任八路军清河军区参谋长。1944年1月任渤海军区参谋长,1946年6月任渤海军区司令员兼参谋长。

言传身教苦练精兵

清河军区初建时,作战组织计划、战勤保障以及司令部建设等方面存在诸多不规范和薄弱环节,机关工作不能适应斗争的需要。

袁也烈加强了司令部参谋人员的要求和培训。他强调规范文书处理,对请示报告、命令、指示、通知、敌情简报、情况通报等怎么写,该如何发文,均作出明确规定。他提出各级机关干部要善于总结经验,大力倡导写总结。他严格要求参谋人员图上作业,1944年、1945年两次成立测绘训练队,重新校勘清河区军用地图,提高了测绘员的业务水平,绘制的地图在反“扫荡”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还提倡大兴调查研究之风,反对主观主义,要求参谋们从调查入手,提出要建立敌伪军官的档案,为之后的大反攻作战和瓦解敌伪军工作中提供了依据。

袁也烈向来以训练教育部队见长。他训练出的部队有勇、有智、有谋,敢打敢拼。他组织的百日大练兵,给部队留下了深刻印象。1944年冬至1945年春,为准备抗战大反攻,部队开展了以射击、投弹、刺杀、爆破四大技术为主,以单兵和班进攻为辅,大练体能的练兵运动。这期间,袁也烈大力推广了迫击炮直瞄平射法和炸药包抛射法,并培养了大批爆破员。

袁也烈十分重视后勤建设。1942年前清河军区后勤只能造手榴弹和缝制军衣。针对后勤工作的弱点,袁也烈主张大搞基础建设,经半年努力,保障能力迅速提高。军区兵工厂很快造出了各式手榴弹、手雷、步枪子弹、刺刀、马刀和军用水壶等。他常说:打仗没有炮,就等于没有臂膀。在他的指导下,军区兵工厂很快就造出了小口径迫击炮和炮弹,每连装备两门,战士们亲切地称它为“吧狗炮”。随后又造出了六五型、八二型迫击炮和平射炮。他要求被服厂改进军队服装,并制作了各种军用鞋和皮革制品。当时,清河军区的服装供应,在山东八路军中是数一数二的。

智勇双全多谋善断

袁也烈具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很强的组织能力和卓越的指挥才能。1943年是日伪军“扫荡”次数最多、集中兵力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年,加之国民党顽军与其配合“蚕食”,使抗日游击战争的艰苦性、残酷性达到最高程度。袁也烈始终沉着冷静,多谋善断,同敌人斗智斗勇。他提议集中兵力,依靠群众,利用日、伪、顽之间的矛盾,各个击破。首战北隋、牛家庄,重创突入我根据地的敌人两个营;接着攻打盘踞在三里庄的国民党保安16旅成建基部,歼灭一个团;再乘日军第5、7旅团交接防,兵力空虚,伪军慌恐之际,奔袭斜里巴据点,重创伪军两个营,摧毁其据点。然后再攻克伪军王文据点,使反蚕食战役胜利结束。

敌人屡战屡败,便孤注一掷,由原来的单纯陆军“扫荡”进而实行海、陆、空联合的大规模“拉网扫荡”。1943年10月10日,日军集结大量兵力到胶济路益都、张店一带集结,只抽一部分兵力“扫荡”鲁中。袁也烈与参谋人员共同研究分析,认定日伪“扫荡”鲁中是佯攻,其真实意图仍是重点“扫荡”清河区。一周后,果然不出所料,日伪集中2.6万余人,在飞机和骑兵的配合下,分两路向我清河区进犯。在这次反“扫荡”中,杨国夫司令员在袁也烈的建议下,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第一步,当夜按兵不动,吸住敌人;第二步,当日伪合围而来时,党政军机关和部队适时转移,使敌人扑空;第三步,以小分队与敌周旋,迟滞敌人前进;第四步,利用夜幕掩护机关和部队分头突围,跳出敌人的合围圈。与此同时,利用日伪军集中兵力进攻我中心根据地之机,组织各军分区部队运用“翻边战术”纷纷出击,使敌陷于前方挨打、后方告急、首尾不能相顾的四面楚歌困境。这样,持续20多天的日伪大“扫荡”,便以敌之失败,我之胜利而告终。

业绩永在风范长存

1944年1日,清河军区与冀鲁边军区合并建立渤海军区,袁也烈任参谋长。渤海军区的建立,使渤海平原上的抗日战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并逐步取得了军事、党政建设、根据地扩大与巩固等方面的节节胜利。

1944年春,盘踞在寿光县西部以丰城为中心的伪“灭共建国军”第八团团长王道希望八路军渤海军区派一位负责人与他见面,有重要问题相谈。军区首长决定派司令部敌工科科长符浩前往。行前,袁也烈一再叮嘱:王道受过大学教育,与国民党官僚和地方实力派人物交游颇广,与他见面,主要任务是摸清其意图,应多听他说,重大问题不要轻易表态,但可允报军区。符浩在丰城与王道彻夜长谈,王道谈到了准备起义的想法和顾虑。符浩回到军区向首长汇报了与王道会谈的情况,这年7月,王道率部2000余人起义,被编为八路军山东独立第一旅,开创了山东大股伪军反正的先河。

1945年8月第二次讨张(景月)战役期间,传来日本帝国主义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八路军山东军区命令渤海军区组成第四路前线指挥部(袁也烈任副指挥兼参谋长),分南、北、中三路大军向日军展开大反攻。袁也烈与第四路前线指挥部副政委刘其人指挥中路大军,沿小清河以北、黄河以南,以秋风扫落叶之势,由东向西挺进,8月20日解放博兴,9月6日解放齐东,9月20日解放青城……势如破竹,胜利喜讯节节传来,至9月26日解放商河城,渤海区腹地县城已全部解放。

1976年8月8日,袁也烈于北京逝世。终年76岁。袁也烈同志自1942年2月来到清河区工作,至1949年3月正式离开渤海区,他在渤海平原上整整征战了八个年头,建立了不朽功勋。

责任编辑:王晓飞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