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着门缝看历史】(162)渤海纵队这312名烈士的名字值得我们铭记

发布时间:2022-03-16 22:33:56   810687 作者:侯玉杰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1948年9月16日至24日,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发起了著名的济南战役,经过8昼夜英勇奋战,全歼守敌10万余人,解放了华北与华东连接的枢纽城市济南。

在济南战役中,人民解放军共有3764名指战员壮烈牺牲,其中,渤海纵队有312名。详细名单如下:

张文彬  王树宗  牛月华  张岳峰  朱忠信  刘传喜  殷秀文

孙芸清  陈 洪   邵宝岗  陈汝顺  李占冈  车子元  孙子训

王和亭  杨朝山  尹冈林  张光玉  王瑞松  羊风刚  刘兴堂

李法茂  王凤祥  徐书立  李德功  王铁生  于化香  杨天荣

聂云卿  储建华  王瑞坤  王立合  李良才  刘荣华  王月勤

刘成宝  郭林溪  李凤玉  王先杰  杨宗汤  胡金宣  赵起杰

孟玉胜  耿星五  唐玉岐  马兴车  马洪山  于治安  王之德

王俊农  张元泽  陈书堂  台吉祥  王希有  李 才  芦金荣

范好宗  韩福胜  王 建  王孝善  齐大德  张士祥  单连师

杜玉法  张奉天  王合庆  苏保禄  王庆祥  周保祥  陈耀南

邹学助  温连朋  许文献  曹彦木  陈道来  王振才  孙希仁

李振山  罗德志  高希庆  泗占山  赵明珍  梁耀公  李书文

张桂荣  李振禄  李振山  侯关仁  钟读敬  周伦齐  于一辖

李占生  宋哉元  于秀善  耿福音  伍树德  李何玉  刘玉廷

郑关温  李文远  杨富贵  周文森  穆同兴  刘吉禄  郝相义

魏成华  魏庆民  李金大  杨司州  苗汉兰  李全昌  夏元昌

宗福岭  李奎元  王云卿  肖士振  许凤宝  马洪志  陈丙义

路清连  张伦岭  赵德助  张光才  杨孟文  张玉升  徐培芝

田玉才  高迎合  孙悦成  张善俊  张魏生  范洪礼  高学德

左恒利  曾宪法  李金亭  周纪光  范克俭  李文修  石元修

芦桂生  李元亮  曹学俭  李世太  贾英忠  张月恒  朱云先

刘敏刚  毕文州  马德星  张振和  李书琴  李文起  朱寿君

胡士印  张克智  靳春宗  高君周  李长江  冯恩荣  张德和

李树森  赵铁民  张振朋  刘长江  皮庆忠  张之德  李玉心

杨兰公  孟庆弟  李献瑞  孙会斌  王崇谦  孙长荣  王延俊

刘凤亭  范茂淑  程文龙  王友俊  常照安  李传训  高登奎

李振邦  南恩堂  张宝升  李金仓  胡玉竹  杨常胜  袁洪图

张恩义  刘吉户  刘玉怀  刘凤明  张宝森  路西营  周景田

刘万玉  郭希明  鲁庆治  孙福楼  薄和友  刘春耀  季明昌

谢如昆  刘阁臣  吴春旺  赵金升  王景林  张荣华  杨俊山

全振忠  吕官永  吴克俊  孙英美  张国柱  马长信  祝成谦

周占文  郑子新  刘金升  蒋文政  季玉辉  孙海洲  董佩连

牟治发  张万龙  朱保民  李永祥  毕玉珂  张同庆  沈丰刚

郭俊林  王书琴  赵如生  郑玉庆  王三臣  乔秀平  王玉恩

韩书法  周光辉  贾元三  高成尧  周新贵  郭金祥  牛丕训

田月荣  郑荣山  秦大狗  何传康  芦连栋  于秀山  信炳成

战合福  刘玉有  倪延浩  佘照五  徐振海  王光生  王希武

吴朝训  谢守城  颜宗发  王景山  张振芳  张国恩  刘立田

孙宗世  邵安邦  陈建成  刘金普  李保泉  李华楼  段文亭

司玉生  董志亭  刁常明  杨子平  张春贵  高宝森  史保兴

李荣海  高金贵  胡士印  刘坤彬  王连枝  朱成谦  张万味

徐连祥  王金升  王贵荣  杨相亭  张宝春  倪领阁  唐加田

王明书  张德贵  刘杰敏  季连芳  吕省三  孟清政  赵光廷

王举良  李振邦  于金柱  孙金升  崔长清  张玉清  王在林

殷福祥  陈世才  张成修  燕汝友

这是从石碑上抄下来的原文,其中或许有错误,并不确定,如名单中有两个“胡士印”,再如“秦大狗”的名字等等,限于个人能力和水平,这里只是存疑。

扒着门缝看历史。战役级别的战斗是非常复杂的,决不只有一个侧面,也不止一种说法,济南战役也不例外。战场上瞬息万变,各级指挥员随机应变,不会也不可能完全按照战前的计划进行。如济南战役的实际最高指挥一直众说纷纭,所以,绝大多数资料只是笼统地说“华野首长”。

其实,真正的指挥者既不是陈毅也不是许世友,更不是王建安,而是粟裕,有当年毛泽东主席的电报、新华社的文章等为证。再如,人民解放军分成东、西两支攻城集团,作战计划是以西线攻城集团为主攻,而实际结果是东城集团猛打猛冲,一马当先,首先破城,其纪念地就是今日的解放阁。

同样,一个人的人生也是复杂的,也不只有一个侧面、一种说法,所以得看主流,若有数据,就让数据说话。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