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挂上了光荣牌 ——怀念我的父亲方同文烈士

发布时间:2022-04-02 20:25:29   617564 作者:方少亭

2019年3月31日,我家门口挂上了“光荣之家”的牌子。之所以被称为“光荣之家”,这全是父亲的功劳,父亲救人牺牲,被民政部评定为革命烈士。我瞅着门楣上边的光荣牌,感慨不已,勾起了对父亲的深切怀念。

父亲方同文,1929年8月生于无棣县西小王镇小屯村一户农民家庭。在那灾荒不断、战乱频仍的年代,父亲从小就过着吃糠咽菜、饥寒交迫的生活。吃尽文盲苦头的爷爷节衣缩食,将我父亲供到师范(相当于现在的中专)毕业。毕业后,父亲在本村任教,于1951年考入无棣县粮食局担任秘书,生活困难时期调任无棣县种驴场财务科长。这是父亲工作生涯的最后一站。

1964年农历七月,由于暴雨成灾,地处河西营大洼内的无棣县种驴场(为山东省农业厅直属单位),此时整个场区一片汪洋,从内蒙古送来的数百匹马面临着马蹄泡软溃烂的危险。为此,场领导班子决定另选牧场转移马匹。父亲和畜牧队王队长到本县谭杨农场洽谈考察,并将考察情况及时报告了省农业厅,省厅随即派技术员王珏干事前来督导帮助工作。

(作者父亲方同文)

七月十八日,是父亲救人牺牲的日子。当天,父亲和场长于修增陪同王珏干事去谭杨农场作进一步考察并商谈放牧事宜。因雨季道路泥泞,他们只能以骑马代步。王珏和于场长分别骑着备全鞍屉的高大老马走在前边,父亲骑着一匹没有鞍屉的小马驹走在后边。路上要经过一条通海的河,即青坡干沟河,该河宽不过百米,水流湍急,没有桥梁,只有一叶舢板在摆渡过往行人。

上次,父亲和王队长就是骑马来回凫水过的河,这次也如此。两匹老马驮着王珏和于场长先下了水,由于水太深,连人带马一下子就被水淹没了,当马沉到河底的时候,马后蹄蹬地猛地蹿出水面。在城市长大的王珏既不善骑马又不会凫水,落水后两手抓住带嚼子的双缰绳在水里转圈。

据摆渡的目击者说,先骑马下水的两位差不多同时落水,在水里挣扎着纠缠在一起顺流而下。骑小马的(父亲)见状,毫不迟疑就跳进水里游向二人,一手一个托举着顺流慢慢向北岸靠近。眼看就要上岸了,突然被激流打进一个漩涡里,精疲力尽的父亲再也举不动他们两人了,最后三个人全被激流冲走了。

三匹马上了河南岸原路返回种驴场,场里人见马回来却没见到人便知道出事了。刘副场长当即带领10多名职工骑马赶到河边,按照目击者指认的位置进行打捞。父亲是呛水而亡,当天下午就被打捞了上来,于场长和王干事则被冲进了牛王庄的渔网里。

这一噩耗到晚上9点才由大姑父送来信儿。当时,我们正在房顶上乘凉,听到这炸雷般的消息,奶奶惊得腿软下不来房。爷爷不相信,他知道我父亲水性好,决不会在这么个小河里出事。在没得到准确消息之前,全家人坐立不安,焦急万分,一夜没睡。

次日黎明,爷爷骑上我们家分养的生产队的红马向青坡干沟河奔去。赶到河岸,一眼看到打捞上来的父亲的尸体时,爷爷一下子疼疯了,扑上去抱住父亲尸体撕心裂肺地痛哭起来。爷爷就父亲一个儿子,此时的悲痛可想而知!

上午,全村人都知道了,大家都涌到路口观望。中午,父亲的遗体被种驴场派来的10多个人蹚着没膝盖的水抬进了村子。我们围了上去,号啕大哭,本族的大人小孩以及乡邻们也都跟着哭,哭声连成一片。父亲走得太突然了,时年还不满35岁,上有年老的父母,下有未成年的5个子女。那些帮忙的、围观的达数百人之多,没有不落泪的。父亲入棺后,庄乡老少爷们大都不肯离开,跟着陪灵至深夜。

父亲能有舍己救人的壮举,是因为他有一颗善良的心。他短暂的一生处处为别人着想、以助人为乐。父亲第一次与王队长去谭杨农场调研时,看到农场工人在野外顶着烈日放牧,当即就将自己戴着的草帽送给了工人。

听奶奶说,在生活困难时期,区政府号召给灾区捐款捐物,父亲拿不出钱,硬是将自己仅有的一身绒衣捐了出去。按照上级要求,我们村几个生产小队的社员牵着几头驴到种驴场去换马,父亲见到他们立即从食堂买了饭菜进行招待。一位社员感慨地说:“我们吃了这顿饭,恐怕你要挨好几天饿!”

父亲心地善良、有爱心、能体谅人,不管是在家乡还是在工作单位都有很好的口碑。父亲牺牲多年后,他的一些同学和同事仍和我们家当亲戚走动。父亲尊老爱幼有礼貌,每次回家一到村头就下自行车步行走回家,见人就打招呼。

父亲学习刻苦,工作认真,从事秘书工作时,起草文件、刻钢板经常熬夜,有时通宵达旦。由于工作出色,他经常被县人委抽调去帮助工作,以至于很多人误认为他在县人委工作。

父亲的一生很短暂,他舍己救人的壮举却对我们产生了长远的影响。他的善良厚道、爱岗敬业、尊老爱幼、刻苦好学、助人为乐、无私忘我、公正廉洁的优良品德,既有家风祖德的影响,更是那个时代“学雷锋做好事”的社会风气所造就的。父亲为我们后人树立了榜样,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敬仰。

自从我家挂上了光荣牌,我每次进出家门都要看上一眼,我默默发誓:一定要把光荣牌当作警示牌和标尺,要勇于担当,继承和发扬父亲的高尚品德和优良作风,让光荣牌一代一代传下去,永不褪色!只有这样才是对父亲最好的报答和慰藉。

2022年春于滨州市黄河小区


作者简介:

方少亭,1952年10月出生,中共党员,大专学历,市委党史研究院退休干部,退休后一直受聘为滨州军分区《滨州市军事志》和《滨州军分区年鉴》主编。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