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百名历史人物】“一支笔”任昉

发布时间:2022-07-19 10:34:15   180817 作者:侯玉杰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任昉,字彦升,博兴县人,出生于460年,去世于508年,生活在南北朝时期的南朝的宋朝、齐朝和梁朝,经历了10余个皇帝。南齐永明年间(483年至493年),萧子良为竟陵王时,开西邸,召集天下文学名流,萧衍(即梁武帝)、沈约、谢朓、王融、萧琛、范云、任昉、陆倕8人,名重一时,被称为“竟陵八友”。“竟陵八友”的文学创作直追建安风骨,被誉为永明体,其中任昉与沈约齐名,有“任笔沈诗”之誉,任昉是当之无愧的“一支笔”。

一、出身名门,少年才俊

任昉的家族为士族,其家庭颇有文化教养。他的父亲任遥是齐朝的中散大夫,母亲乃河东裴氏家族的名门闺秀,“高明有德行”;其伯父任遐,曾任御史中丞;其叔父任晷颇以任昉自豪,称他是“吾家之千里驹也”。

任昉“幼而好学,早知名”,4岁开始诵读诗赋,8岁练习文章,16岁即被丹阳尹刘秉相中,任用为主簿。任昉英雄少年,与刘秉的公子发生误会,被削去了职务。

不久,任昉被推举为秀才,再任太学博士。因为文章好,与齐武帝次子萧子良关系密切。萧子良担任会稽太守时,任昉随他前往,为萧子良写下了许多文稿,知名的如《为竟陵世子临会稽郡教》。教令首先指出兼并土地为古今所憎恶、反对,其次转入对现实社会中豪门贵族霸占山林、侵吞良田的揭露,然后再写兼吞所造成的严重后果,从而把自己感慨倾泻出来,有着悲愤感人的力量。宋末齐初最负盛名的学者王俭每次见到任昉的文章,必定反复阅读,认为当世无双。王俭担任丹阳尹,再次延请任昉为主簿。王俭请任昉替他写文稿,阅后都会称赞:“这正是我心中想要说的。”为报答知遇之恩,王俭去世后,任昉整理其诗文为《王文宪集》,并为集作序,序文详细叙述王俭的生平。不久,任昉升迁为司徒刑狱参军,入朝为尚书殿中郎,再转为竟陵王萧子良记室参军,因为父亲去世,辞官守孝3年。

任昉对父母非常孝顺,每次侍奉染病的父母,睡觉从不脱外衣,每每说到伤心处,经常是眼泪鼻涕一起流下来,给父母的汤药、饮食一定要先亲自品尝冷热。不仅对自己的双亲孝顺,对叔父母像对待亲生父母一样,对待兄嫂也是尊敬有加。守孝期间,任昉悲伤异常,期满,已经衰弱得几乎无法站立,齐武帝知道后,感到很痛心,对任昉的伯父任遐说:“听说任昉太过伤心,身体极坏,我非常担忧,不但害怕你家的宝贝有闪失,更为要失去天下才子而可惜。你应当劝一劝他。”遵照皇帝的旨意,任遐劝慰任昉保重身体。任昉勉强吃点东西,随后就呕吐了。任昉的父亲喜欢吃槟榔,临终前要求再尝尝,任昉打开了一百多,竟然没有一个好的。任昉也喜欢槟榔,没有能够完成好父亲的最后愿望,他认为是自己的耻辱,于是终身不再吃槟榔。随后又为母亲守孝,任昉先前已经悲伤过度,每一次痛哭都要昏迷好长时间,他在父母的坟墓旁搭建了草房,坚持按照礼法守孝。任昉身体本来十分强壮,孝期满后,消瘦得人都变了模样。

二、仕途坎坷,一生文豪

任昉早年追随萧子良,二人渊源颇深。虽然任昉一度作为王俭的属员,但终生受萧子良的影响,是萧子良忠实的仰慕者、捉刀人,不仅参与萧子良的政治活动,还积极参与“竟陵八友”的文学创作活动。齐武帝去世后,王融想拥立萧子良为皇帝,而萧鸾则矫诏拥立萧昭业夺取了帝位,萧子良因而遭到禁锢。任昉作为萧子良的文友,对于这次宫廷政变,借父丧写《上萧太傅固辞夺礼启》,明确表示不与萧鸾合作的态度,可是萧鸾待任昉服丧期满,又强行征辟他为太子步兵校尉、东宫书记,欲借任昉的好名声为他的篡弑活动服务。任昉在《为齐明帝让宣城郡公表》中鲜明地表露出对萧鸾的讽谏之意,文内有“辞一官不减身累,增一职已黩朝经”等著名论断。该表的写作,寓有深意又堂堂正正,使萧鸾为之无可奈何。即使在萧鸾称帝之后,也不敢轻易给任昉治罪,只不过使任昉“终建武中,位不过列校”。494年,萧子良去世后,任昉写下了《齐竟陵文宣王行状》,盛赞萧子良的美德,并要求萧鸾破除不准立碑的戒令,为萧子良立碑,传扬其功绩。

任昉擅长笔体文,在“竟陵八友”中最为自负的是王融,他自认为天下无敌,可是一见任昉的文章,就感到恍然若失。任昉才思泉涌,满朝王公贵族的表章,都来请他起草,许多知名人物的后人以请到他写墓志铭感到无比荣耀。多数的文章,任昉都是一挥而就,不加修改就是绝唱,就连一代诗宗沈约,也非常推崇他。

498年,萧鸾去世,任昉的政治生命出现了转机。499年,任昉通过宦官梅虫儿的关系升迁为中书侍郎。他前去答谢尚书令王亮,王亮毫不客气地奚落他说:“你应当感谢梅虫儿,到我这里来干什么?”任昉感到非常惭愧。500年,又升为司徒右长史。

南齐末年,王室危机,作为“竟陵八友”之一的萧衍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任昉坚定地站在萧衍一边,支持他改朝换代,在由齐到梁过渡的过程中,任昉得到萧衍的信任,许多章表均出自任昉之手。当年,任昉和萧衍在竟陵王西邸相识并成为好朋友,萧衍很欣赏任昉的文章,开玩笑说:“他日我为三公,一定请你做骠骑记室参军。”因为萧衍骑术好,任昉也与他开玩笑说:“我如果能够为三公,一定请你做骑兵统帅。”502年,萧衍建立梁朝,立即升任昉为吏部郎中。他写了许多的知名表章,如《弹奏范缜》《弹奏曹景宗》《弹奏萧颖达》《弹奏刘整》等,都凌厉无比,构成他颇负盛名的作品。其中曹景宗是梁武帝萧衍宠爱的悍将,但他搜刮百姓,怂恿部下为非作歹,而且在战争中挟私愤不救援友军,任昉具体罗列了曹景宗的罪行,要求萧衍将其明正典刑。萧颖达为萧衍的同宗,又因为是开国功勋,被封为唐县侯,但萧颖达与民争利,任昉认为这是决不能宽容的,他要求萧衍一定要治萧颖达的罪。

503年,任昉被外放为义兴太守。适逢当地荒年,他拿出自己的俸禄熬粥,救活了几千人。他为官清廉,将所得的俸禄分成五份,自己仅用一份,剩下的全部资助别人,自己的家人只是素食生活。当地有弃婴的陋习,任昉严厉申明法律,弃婴和杀人同罪。对于怀孕的人,由官府提供钱财帮助,受到接济的人家上千。

504年,任昉回京重新担任吏部郎中,启程之日,全家仅有5升米,连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到京之日,“竟陵八友”之一的镇军将军沈约携带男女衣服到船上,才把他们迎接了下来。不久,转迁为御史中丞、秘书监、前军将军。

507年春天,再次被外放为宁朔将军、新安太守。在任上,他穿着和当地人一样的衣服,像普通老者一样拄着拐杖,在乡间、城里徒步考察民情。遇到纠纷、有人打官司的,就地裁决处理,深得民心。他做官清廉节俭,与民方便。508年,在任上去世,遗产只值20石米,家人连办丧事的财力都没有。

任昉遗言用杂木为棺材,穿旧衣下葬,不许家人拿新安郡的一草一木。任昉做太守,不仅自己以清廉闻名天下,他还特别关心百姓疾苦,当地年满80岁的老人,他都派衙门官员前去看望。当地准备建造佛堂,已经筹备了部分香料,任昉果断地停止了工程,他说:“我不能为了自己的政绩,给百姓增加负担。”当地的高山生长一种杨梅,过去是专门供应太守的,任昉认为不能为一己之私让百姓冒险,果断地停止了供应,百姓感激他的恩德,捐资为他立了祠堂。梁武帝萧衍听说任昉去世的消息时,正在吃水果,扔下水果,放声痛哭。

任昉除工于笔体,即公文创作之外,尚有诗作和文学理论的探索,只是被笔体之作的盛誉所掩,而任昉自己并不甘心于在诗歌上逊于沈约,晚年致力于诗歌创作,特别是他的有感而作,后人评价极高。如他痛哭“竟陵八友”之一的范云《出郡传舍哭范仆射》,有“结欢三十年,生死一交情。”“何时见范侯,还叙平生意”等名句。明朝人辑有《任彦升集》传世。

三、后世凄凉,朋友断肠

任昉素以举荐人才为己任,喜欢结交天下英雄,得到他的称赞者多被提拔重用。萧鸾做皇帝期间,虽遭沉沦,却不计较个人的成败,仍尽力荐举贤材,他替始安王萧遥光写成《荐士表》,举荐王暕及王僧孺。王暕颇有才干,而王僧孺为官有清德,成为我国有成就的谱学专家。王僧孺上任时,任昉专门写诗歌送行。许多后学之辈如刘孝绰、刘苞、刘儒、殷芸、到溉、到洽及刘孝标等均集结在他的门下,座上宾客常有几十人,有着“车辙日至”之盛,任昉被视为似李膺一样的士人领袖,被尊称为“任君”。任昉知人善任甚至被传为神话,他曾经拜访到洽,一见面即赞叹说:“此子乃当世无双奇才!”

任昉从来不置家产,没有像样的府邸。有的人笑话他经常靠借贷生活,而他依然故我,一旦有了钱就接济别人,他虽然贫困,个人藏书达到一万多卷,而且多数都是善本。任昉去世后,梁武帝萧衍派学士贺纵和沈约共同勘定他的藏书目录,皇宫里没有的就到任昉家拿来补充。王僧孺曾经评论任昉说:“他以别人快乐为快乐,以别人忧愁为忧愁。不带家产上任,赢得百姓敬仰回来。他的德行可以改变风俗,他的气节可以教化社会。他的品德能让贪婪的人不再贪,能让怯懦的人有足够的勇气。”

任昉去世时49岁,有东里、西华、南容、北叟4个儿子,都还没有成才,家境更加贫困,兄弟们流离失所,而任昉生前接济和帮助过的亲戚、朋友们没有一个收留并帮助他们兄弟们。寒冬腊月里,西华穿着破旧的麻衣沿街乞讨,被刘孝标碰到了,刘孝标感叹世道人心,作《广绝交论》,将任昉的朋友们痛骂一顿并声明与他们绝交。

《广绝交论》乃千古名篇,刘孝标采取自问自答的形式,总结了人生利益相交的五种弊端,“利交同源,派流则异,较言其略,有五术焉。”即势交、贿交、谈交、穷交、量交,这五种交往就如同买卖一样,“义同贾鬻”。他阐明人生如同“寒暑递进,盛衰相袭。或前荣而后瘁,或始富而终贫,或初存而末亡,或古约而今泰,循环反复,迅若波澜。此则徇利之情未尝异,变化之道不得一。”五种不当交友就会产生三种弊端,世人必须警惕。他给予了任昉极高的荣誉,称赞他是:“海内髦杰”,入了他的门就如同鲤鱼跳龙门,他推荐、奖掖的人才更是过江之鲫,占据台阁、部堂、州县的高官不可胜数,而他一旦去世,“绣帐犹悬,门罕渍酒之彦;坟未宿草,野绝动轮之宾。”他的孤儿们,“藐尔诸孤,朝不谋夕,流离大海之南,寄命瘴疠之地。”那些得到任昉提拔的人,你们在哪里?!他由此感叹,“世路险巇,一至于此!”在结尾,刘孝标发出呐喊,我与你们这些无信无义的人共同生活在一片蓝天下,“诚耻之也,诚畏之也。”任昉的朋友、建安太守到溉读过这篇论文,气得将茶几狠狠地摔在地上,作为终身的遗憾。

任昉的4个儿子中,只有东里有他父亲的遗风,官至尚书外兵郎。

任昉有传世文章数十万字,其中杂传247卷,地记252卷,文章33卷。二十四史中的《梁书》《南史》都为任昉立传,文字长达3600字,而在其他立传人物中所涉及任昉的文字则更远远超过本传,诚人中龙凤!

作者单位:中共滨州市委党史研究院(滨州市地方史志研究院)

原文采自《滨州百名历史人物》,略有修改。

责任编辑:张婵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