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百名历史人物】词人李之仪

发布时间:2022-08-05 11:06:15   64323 作者:侯玉杰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李之仪(1048-1127),字端叔,自号姑溪居士,祖籍无棣县,即今无棣县信阳镇李通判村,该村因其官职而命名。北宋庆历八年(1048年)出生于楚州山阳,即今江苏淮安,其祖父在此为官,遂留居当地。他以《卜算子》:“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这首脍炙人口的名篇奠定了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

一、李之仪生平

李之仪出生于书香名门,其祖父、父亲均出仕为官,父亲李颀进士出身,曾任过太常博士、台州知州等官职,官至太常少卿。少年时代,李之仪一直在楚州山阳学宫求学,治平四年(1067年),年仅20岁考取进士,约熙宁五年(1072年),到四明(浙江宁波)为官,元丰二年(1079年)任河中府万全县令。在西北,李之仪一度担任北宋边将折可适幕府,并对这段军旅生活颇为留念。元丰六年(1083年),高丽王去世,北宋派杨景略为祭奠使,杨景略即奏请李之仪为书状官,先到中书省进行培训,来年正式出使高丽,返回后,任翰林学士,再任枢密院编修官。

在宋朝,枢密院是最高军事机构,简称“枢府”,与中书省分掌军政大权,并称“二府”,两个机关是邻居。枢密院设有编修官一职,主要负责修国史、实录、会要以及相关文书工作。在这里,李之仪与在中书省担任起居舍人的苏轼成为好友,往来唱和,李之仪对苏轼则亦师亦兄亦友。在这段难得的闲暇时光里,驸马王诜经常在西园宴集苏轼、李之仪、苏辙、黄庭坚、秦观、米芾、晁补之、张耒等16名文人高士,从事诗歌、绘画、弹唱、谈禅、论道等雅集活动,史称“西园雅集”。

元祐八年(1093年),苏轼出任定州安抚司,即今河北定州。张耒《送李端叔赴定州序》记载:“士愿从者半朝廷,然皆不敢有请于先生。而苏先生一日言于朝廷,请以端叔佐幕府。”苏轼欣赏李之仪的才能和为人,上书朝廷奏请李之仪为定州签判,掌管机要文书,作为自己的助手。时过一年,因苏轼被贬,幕府解散,李之仪离开定州。绍圣四年(1097年),李之仪担任原州通判,遭西北战事牵连入狱,来年出狱,回京任监内香药库。有的御史认为,李之仪“尝从苏轼辟,不可以任京官”,元符二年(1099年)被罢免。

宋徽宗即位后,向太后主政,欲调和新旧两党矛盾,大赦元祐旧党并逐渐召回苏轼、李之仪等人,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李之仪任河东路常平仓提举。“提举常平司”简称“仓司”,负责管理常平仓以及农田水利等基础建设。来年,因为奸相蔡京当权,他替范纯仁写的遗表、作的行状,既将范纯仁的一生写的清清楚楚,也抒发了自己心中的郁闷,文笔犀利、流畅,因为蔡京与范家有矛盾,借机报复,李之仪被牵连入狱。李之仪早年师从范仲淹之子范纯仁,二人关系匪浅。经过其妻子搜集原始资料作证,来年被释放出狱,交太平州管制,即今安徽省当涂县。崇宁四年(1105年),大赦天下,李之仪也被赦免,随后,他移居金陵,再返回太平州(当涂)。大观元年(1107年)大赦天下,李之仪得以提举成都玉局观。政和三年(1113年),又因为李之仪与杨姝之子的恩荫得官遭人告发,再次被革职。政和六年(1116年),又遇大赦天下,李之仪得以复官提举成都玉局观,最终朝廷宽宥并恩赐臣下,加李之仪朝请大夫荣誉。

晚年,李之仪主要在太平州定居,时间长达二十多年,他热爱这里的水色山光,特别是喜爱藏云山致雨峰,将父母的坟墓迁居在此,并将妻子、儿子、女儿安葬在此。因为城南临姑溪河,他因此自号“姑溪居士”,并命名其词集曰《姑溪词》。李之仪一生跌宕坎坷,晚年尤其落魄。在当涂,他更经历了丧妻失子之痛。宋高宗建炎元年(1127年),病逝于当涂,并安葬在藏云山致雨峰,享年80岁。

二、家庭港湾

李之仪十八岁时娶常州书香门第胡家女儿胡淑修(字文柔)为妻,其岳父胡宿进士出身,官至两浙转运使、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在康熙《海丰县志》和民国《无棣县志》中,均有胡淑修的传记,称赞她精通经史,博学多识,善写文章,贤良淑德,得到仁宗光献皇后的高度评价,是才女和侠女。李之仪因为撰写《范纯仁行状》获罪入狱,胡淑修冒暑兼程从颍昌到京城照顾他的生活。胡淑修侠肝义胆,想尽办法找出范纯仁书稿以证明李之仪的无罪。当时人赞叹说:“是真古烈女也!”李之仪被贬,胡淑修都与之同行,同甘共苦。崇宁四年(1105年),胡淑修病逝,李之仪撰写了《姑溪居士妻胡氏文柔墓志铭》,表达了对妻子的赞誉、缅怀之情。

李之仪贬居太平州时,黄庭坚任知州,与李之仪是好朋友,曾邀请他宴饮,结识了歌伎杨姝。李之仪的妻子、儿女去世后,他孤老无依,遂与杨姝形影不离,徜徉于山水之间,“一编一壶,放怀诗酒,觞咏终日。”二人志趣相投遂结为夫妻。杨姝为李之仪生下一儿一女。杨姝有情有义,料理了李之仪的后事,并将他与妻子胡淑修合葬。

三、文学成就

虽然李之仪仕途坎坷,但是,其文学创作却随着他不平凡的经历而渐入佳境。《宋史》评价说:“之仪能为文,尤工尺牍,轼谓入刀笔三昧。”李之仪是当之无愧的文学大家。

李之仪的主要文学成就是词,他论词,力主以情见长,要“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追求一种意境。他很注意词的特点,曾说“长短句于遣词中最为难工,自有一种风格。稍不如格,便觉龃龉。”《姑溪词》多写爱情、友情、风物之情,借物喻人,长调近柳永词风,小令有秦观韵味,格调含蓄隽永,婉约清丽,极富民歌风味。除《卜算子》(我住长江头)一首外,许多名篇均是凄婉哀转,如《踏莎行》有:“多情唯有面前山,不随潮水来还去。”再如《蝶恋花》(席上代人送客,因载其语):“廉外飞花湖上语。不恨花飞,只恨人难住。多谢雨来留得住。看看却恐晴催去。寸寸离肠须会取。今日宁宁,明日从谁诉。怎得此身如去路。迢迢长在君行处。”这是一种何等的朋友情怀啊!只有读懂了书生意气的人才会理解。又如《鹧鸪天》有:“浓丽妖妍不是妆。十分风艳夺韶光。”“千金未足酬真赏,一度相看一断肠。”不是经过世态炎凉的人,不会有这种断肠的感觉。在当涂,李之仪独步于大江之滨,所写的《临江仙》有:“九十日春都过了,寻常偶到江皋。水容山态两相饶。草平天一色,风暖燕双高。”只有经历了人生喜怒哀乐之后才有如此平静的心态。

李之仪还能文,能诗,这两方面的成就都受到苏轼称赞。苏轼《夜直玉堂携李之仪端叔诗百余首读至夜半书其后》云:“玉堂清冷不成眠,伴直难呼孟浩然。暂借好诗消永夜,每逢佳处辄参禅。愁侵砚滴初含冻,喜入灯花欲斗妍。寄语君家小儿子,他时此句一时编。”得到苏轼如此评价的人,可以无憾了。

李之仪贬居当涂,是其诗词创作的成熟时期。遭遇人生难堪的挫折,他心情惆怅,虽然人生不如意,但是,他徜徉于当涂山水之间,从大自然中获得无穷乐趣。不论身处何境,书生的本色永远抹杀不了,当挚友苏轼卒于常州的噩耗传来时,他老泪纵横,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写下了《东坡挽词》:“从来忧患许追随,末路文词特见知。肯向虞兮悲盖世,空惭赐也可言诗。炎荒不死疑阴相,汉水相招本素期。月堕星沉岂人力,辉光他日看丰碑。”全诗饱含着深挚的情谊和无限痛惜之情。李子仪之所以定居当涂,和他热爱这里的山水关系密切,他不仅以城南的姑溪为自己命名,也为自己的词命名。城东的藏云山更是李子仪流连忘返的地方,他的名诗《藏云山居》之一:“鸟语晚更好,山风秋转凉。心闲日自永,簟冷梦尤长。赤荐新春稻,清添旧荫香。此身归有地,去路尚何妨。”在这里,他写出了不少格调清新、情意动人的佳篇。

李之仪有《姑溪居士文集》和《姑溪词》传世。

作者单位:中共滨州市委党史研究院(滨州市地方史志研究院)

原文采自《滨州百名历史人物》,略有修改。

责任编辑:王仪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