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日报社出品
党媒平台

滨州人物

  • 1009
    内容
  • 253
    粉丝
  • 9
    关注

广而告之

刘清泉:市派村支书上任344天 村民送上一副“特殊”对联

  • 发布时间:2019-02-01 09:04:48  星期五
  • 7230次
  • 通讯员 贾海宁
  •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刘清泉(左一)到村民家中走访。

1月24日,腊月十九,年味渐浓,沾化区泊头镇季姜村委大院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来自市区书法家协会的志愿者挥毫泼墨,一副副迎春对联和福字写满了一地,村民们围在周围,“抢”自己中意的对联。

“‘感谢党的好政策 村民不忘刘书记’,这副对子是俺自己想的,专门请今天写得最好的老师给你写的。”村民季合岭拉着市里派驻季姜村党支部书记刘清泉的手激动地说,“你来俺村快一年了,俺想送上这副对子表达自己的心情,感谢你实心实意为季姜村办的这些好事。”

2018年2月24日,按照市委组织部统一安排,市发改委重大办区域协调科科长刘清泉到沾化区泊头镇季姜村任党支部书记。从市直单位一下子“空降”到泊头镇软弱涣散的落后村,面对10多年积攒下的遗留问题,刘清泉抓班子带队伍,访民情解民意,实心实意为村民办实事。

“今天是我任职的第344天,全村庄乡爷们支持我、信任我,作为市派支部书记唯有牢记使命,带着责任、带着感情,全心全意工作,让村民有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让季姜村旧貌换新颜。”刘清泉说。

别的村是三年换一届,季姜村班子曾经一年换三届,村支书任职没有超过5个月的,换了一拨又一拨,成了没人接手的烂摊子

“季姜村1300多口人,姓氏近20个,季何董牟陈、张王李赵孙……家族关系错综复杂,村里问题多多。”今年74岁的老支书何思民说,“我在村里干了39年的支书和主任,2006年因身体原因主动辞去职务,那时候俺们村还是市级文明村。之后村里乱了,别的村是三年一届,季姜村村班子是一年三届,村支书任职没有超过5个月的,换了一拨又一拨,成了没人接手的烂摊子。”

到村任职后,为了尽快掌握村情,刘清泉挨家挨户走访调研,深入细致地了解村情民意,全村462户几乎家家到过,可以说是“门清”。他自己从不计较生活条件,有时吃碗泡面就当一顿饭,不在群众家里吃一顿饭,没花村里的一分钱。

“刘书记整天待在村里,走访贫困户,三伏天盯在工地一线,三九天坚守建设现场,他是俺们村里最忙的人,真不容易。”一位村民说。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刘清泉带领村“两委”班子成员脚踏实地的一举一动,赢得了广大村民的信任和支持。村“两委”号召力、战斗力又重新凝聚起来,一系列村级规章制度相继出台:实行村“两委”成员分工负责制;对村内重大财务开支、重要事项、重点工程实行集体研究、集体决策;建立了村“两委”成员包贫困户、低保户制度以及每周一例会制度;进一步强化村务、财务双公开制度,让每个村民都有知情权、参与权。

经过近一年的努力,党员群众的心变齐了,劲铆足了,修路迁占、清河行动等各项重点工作快速推进,各项工作在全镇36个村名列前茅

“村里街道年久失修,坑洼不平,胡同道都是土路,下雨变天出行不便,自来水管线老化,村里不能正常供水,水价涨到每立方米5元,村民感觉比别的村矮半截。现在俺们村可翻了身,别的不说,刘书记给村里新安上了48盏路灯,晚上从村西头到村东头500米长的主街道,处处铮亮,村民的心里也亮堂了,村民的精气神更足了!”村民陈占奎说。

现如今走进季姜村,放眼第一感觉,就是街道干净整洁,村容村貌焕然一新:6.5米宽的主街道、3米半宽的巷道路全是新铺设的混凝土,占地1200余平方米的新时代文明实践广场启用,高标准的核心价值观公益广告矗立在村头……

刘清泉到村任职的近一年时间里,与新一届村“两委”研究提出了“1245”工作目标,把全体党员和群众拧成一股绳,形成“季姜是我家、建设靠大家”的共识,与区派“第一书记”积极争取上级支持累计230余万元,重点实施了五大民生工程:总长近1公里、宽6.5米的混凝土中心路、4.3公里长的巷道路全面完工,四横十一纵道路全面硬化,实现了混凝土路户户通,彻底改善了村民出行条件;投资16余万元建成了1200余平方米的高标准广场,配套绿化、亮化、健身器材;借助自来水改造试点项目政策,村集体出资实施了自来水改造,彻底解决了群众吃水难题。统一安装路灯48盏,实现了村庄全亮化;新上200瓦变压器3台、300瓦变压器一台,架设高压线杆46根,全面完成了电改。

“下一步,我们村将规划建设幸福院,并积极申报省、市级美丽乡村示范村、挖掘增收项目,充分借助即将通车滨海路的区位优势,大力发展苗木经济,打造全区最大的苗木市场。”刘清泉信心满满地说。

“多年软弱涣散的落后村蜕变成全镇、全区工作示范村,关键是选好村党支部书记这个‘当家人’,俯下身子接地气,踏石留痕践承诺,赢得了民心,换来了信任和支持。”泊头镇党委书记姜竹凯说。

责任编辑:杨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