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日报社出品
党媒平台

滨州人物

  • 1078
    内容
  • 256
    粉丝
  • 9
    关注

广而告之

滨州“刘胡兰”吴洪英:宁死不屈惨死敌人铡刀下

  • 发布时间:2019-04-04 09:02:13  星期四
  • 4301次
  • 记者 葛肇敏 任斐 通讯员 李学军
  •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编者按

党的十九大作出组建退役军人管理保障机构的重大决定,这是退役军人工作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退役军人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过重要贡献,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做好退役军人工作对于加强国防和军队建设、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维护政治安全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为全面推进我市退役军人工作开创崭新局面,即日起,本报与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联合推出“滨州退役军人事务系列报道”。今天首先推出该系列报道的重要组成部分——“渤海英魂”系列报道,介绍革命战争年代及新中国各个时期至今,在渤海革命老区这片热土战斗和牺牲的英烈事迹,引导更多人崇尚英烈,牢记使命,敢于担当,奋发有为,为建设“富强滨州”作出更大贡献。

“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是毛主席写给刘胡兰的亲笔题词,这八个字高度赞扬了刘胡兰临危不惧、宁死不屈的革命精神。刘胡兰的事迹家喻户晓,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在刘胡兰牺牲半年前,山东惠民有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吴洪英,曾与刘胡兰一样宁死不屈,最后被敌人用铡刀铡死,牺牲得比刘胡兰更为惨烈。

1908年,吴洪英出生在当时惠民县何坊乡王家湾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父亲吴振元、兄长吴洪杨都是勤劳、朴实的农民。十八岁那年,吴洪英嫁给牛茁村的一名普通庄稼汉牛连奎。一个偶然的机会,吴洪英发现丈夫拥有一个特殊的身份。从此,她的命运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在丈夫的影响下加入中国共产党,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在群众中有很高的威信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当年11月,日寇从沧州兵分两路直扑惠民、阳信二县,惠民和阳信的国民党官员不战而逃。日军所到之处,奸淫烧杀,无恶不作,惠民的百姓在日军的欺凌下惶惶度日,苦不堪言。在这民族危难之际,牛连奎毅然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在牛茁村成立了秘密联络站,由他负责传递情报和上级文件。为了保守党的机密,牛连奎做到了“上不告父母,下不传妻子”,但丈夫十天半月不回一次家,回来一次也是来去匆匆,这引起了吴洪英的怀疑,并最终了解了丈夫的身份和工作。

当时,牛连奎的主要任务就是随时观察当地日军的动态,打探到他们的兵力和活动情况后向上级党组织汇报。在丈夫的开导与影响之下,吴洪英逐渐明白了抗日救国的道理,也毅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不但理解丈夫,还主动支持、帮助丈夫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

有一次,牛连奎需要深入敌人设在惠民的兵工厂,了解日军的火力情况。吴洪英便和丈夫一起化装成运粪的工人,冒险进入兵工厂内部。牛连奎在近距离观察敌人火力的时候,吴洪英就推着粪车一边假装工作一边望风。夫妻二人配合默契,顺利完成了这个危险的任务。

日军投降之后,在共产党领导下,惠民县成立了各级人民政府,牛茁村也建立了自己的基层政权。这时的吴洪英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动员本村妇女参加妇救会,带头控诉旧社会的黑暗,宣传新社会的光明。她还带领群众斗地主、反恶霸,使牛茁村的群众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因此,她在群众中有很高的威信,但同时也引起了暗藏敌人的憎恨。

胸怀对党的忠诚和信仰,面对敌人逼问只字未吐,最终惨死在敌人的铡刀下

1946年,国民党军队向山东重点进攻,新五军窜扰至道旭渡口,我黄河以南各机关纷纷迁往黄河以北,以诱敌深入,一时时局显得十分紧张。趁此时机,一些逃亡在外的国民党兵痞和地主、富农分子便组织了还乡团,趁机潜回,反攻倒算。当时组织上为保护惠民地下党,曾下发通知要求吴洪英和牛连奎等人迅速撤离。

1947年农历八月初七,国民党匪军司令王福成的部下班潘敏、刘子明等人组成的还乡团130余人,在牛茁村伪保长牛士林的带领下,从阳信县的老官王村出动,下午三点左右窜进牛茁村。他们的口号就是“打进牛茁村,活刮牛连奎”。这次匪徒先派一部分人到地里往回赶人,他们谎称八路军到村里开会,民兵牛喜林见情况不妙,想逃离现场,回村报信,被一枪击中要害牺牲。大家这才猛省,遇上了还乡团匪徒。牛连奎想出村已来不及了,他急中生智,就躲进秫秸攒里,他的儿子则越墙跳到西邻小学教师牛玉山家躲了起来。

这时,几个匪徒闯进吴洪英家,为了转移匪徒们的视线,吴洪英故意进牛棚添草。匪徒们喝问吴洪英:“牛连奎在哪里?”“上新安镇了,昨天走的。”吴洪英镇静地回答。匪徒们哪里相信,就钻进牛棚里找,又进各屋里乱翻。“他什么时候回来?”一个小头目问。“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吴洪英说。

那小头目“啪啪”打了吴洪英两巴掌,他们把吴洪英连推带搡,押到了街上。吴洪英出门一看,匪徒们正从各家各户往街上赶人,男女老少挤满了一条街,农会会长牛树林、民兵牛之如被绑在一棵老槐树上。吴洪英迎面碰上了匪首班潘敏,潘敏一听说吴洪英是牛连奎的妻子,立即安排手下把吴洪英五花大绑捆了起来。

为了逼吴洪英说出谁是共产党员、谁是积极分子,敌人用枪托和带刺的枣木棍子狠狠地殴打她,鲜血浸透了她的衣裳,可吴洪英紧闭双唇,甚至连一声痛苦的呻吟都没有。敌人见她还是不肯说,便割下了她的耳朵,但吴洪英始终只有一句话:“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气急败坏的敌人将她用铡刀铡死,全村群众掩面而泣、泪如雨下。

据村民们回忆,吴洪英的血把树周围的土地染得鲜红。那一年她才38岁,上有年迈的双亲,下有稚嫩的孩子,而她却坚持着对党的信仰的执着,死在了敌人的铡刀之下。 

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共产党员对人民的爱,无愧于中国共产党这一光荣称号

如今,在滨州市渤海革命老区纪念园的展馆里,展出着吴洪英的一张画像。画像上的她盘着农村妇女的发髻,笑容纯朴憨厚。

吴洪英牺牲后,牛连奎在惠民当地继续开展党的工作,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在惠民去世,终生未再娶妻。

现代诗人亦舒在《致橡树》中写道:“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在那样的战争岁月里,吴洪英和牛连奎用别样的方式传达着对彼此的爱。

一个人爱的最高境界是爱别人,一名共产党员爱的最高境界是爱人民,吴洪英和牛连奎无愧于中国共产党这一光荣称号。 

(素材由渤海革命老区纪念园提供)

责任编辑:杨孟子
  • 2019-04-04 11:4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