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日报社出品
党媒平台

滨州人物

  • 1382
    内容
  • 267
    粉丝
  • 9
    关注

广而告之

拿到驾照就是“老司机”!滨州仨老教授同学车共圆“驾驶梦”

  • 发布时间:2019-11-02 21:50:25  星期六
  • 4967次
  • 李健生
  • 来源:健康滨州

公安部第111号令,即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第11条:

申请小型汽车、小型自动挡汽车、残疾人专用小型自动挡载客汽车、轻便摩托车准驾车型的,在18周岁以上,70周岁以下……

现如今,汽车早已成为人们普遍的代步工具,学会开车已是年轻人应该掌握的最基本的职业技能和生活本领。这年轻人的“专利”,有的“老年人”也想“侵权”,他们不去钓鱼、下棋、打牌、跳广场舞,而是固执地往学车这条路上挤,挤上这学习驾驶的“末班车”。

人生能有几回搏。在滨州,有这么三位退休的老者,本该颐养天年,可他们就是不服老,突发奇想、搭帮结伙立志学驾照,体验一把老年驾车的激情。2018年8月27号,他们结伴到滨州市四环五海驾校报了名,一向以“专啃硬骨头”出名的女教练朱淑红主动请缨接纳了三位老徒弟。一辆车,仨老头,三位教授(高级职称):一位研究馆员,一位副研究馆员,一位中学高级教师;一位69岁,一位67岁,一位60岁。他们是李振西(中)、信泽亮(右)、路新华(左)。

学车不讲职称,是学驾驶技术。原来与车无缘,与机器陌生,尤其是年纪大些,脑子反应慢,手脚配合不灵活,与年轻人反应灵敏、学得快,没法比。朱淑红教练从基本知识、动作要领、技术要点,一项项示范,一项项教授,不厌其烦,倾尽心血,为学员的考试打下了坚实基础,2019年4月,路新华、信泽亮先后成功考取了驾照,只剩下年龄最大的李振西依然顽强拼搏。2019年7月,朱教练因工作调动,把“传递棒”交给了四环五海驾校教练队队长鲍汉坤的手中。鲍教练更是不敢懈怠,精心施教,有时间就陪学员苦练,传授经验,纠正缺点,鉴往知来,前覆后戒,为李振西顺利通过考试,学到了操作驾驶车辆的真本领。

一个转身,夏天成了故事;一次回眸,秋天成了风景。虽然因个别情况拖延了拿驾照的时间,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付出总会有收获。通过几番各项的考试,2019年10月16日,历经一年零一个多月的奋力拼搏,年过古稀的李振西终于拿到了C1驾照。三个老者,不仅体验了一把驾车的激情,还在学车过程中锻炼了自己的决心和意志。

三个老者拿到了驾照,有教练老师的心血付出,有他们自己的努力,还有四环五海驾校对学员的优质服务和包容。据了解,在四环五海驾校,个别学员从报名到拿到驾照足有两年多的时间,单算下来,仅仅烧的汽油一项就远远超出了一千多元的学费,在这部分学员身上,驾校在做着“赔本的买卖”。对此,我采访了四环五海驾校校长苏清安,他说:“学习时间长、不够油钱的赔本现象的确存在,但这仅仅是极少数,绝大多数的学员都能在两个月之内考取驾照。因此,统算下来,我们的买卖不赔本,仅仅是利钱少了一点。我们的目标是为每一位学员在三年的法定学习周期内提供全方位的优质服务,最大限度的提高考试通过率,圆每位学员的驾驶梦。”

最后,笔者想用古稀之年考取驾照,创造了滨州市考取驾照年龄最高纪录的李振西的一段话作为本文结束语:不忘初心,少年有少年的梦,青年有青年的梦,老年更应该有老年的梦。不要拒绝忙碌,因为它是一种充实;不要抱怨挫折,因为它是一种磨砺;不要去拒绝微笑,因为它是前进的动力。拒绝“废物式”养老,踏实地走完人生的后半程,充实地坐好自己的“末班车”;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儿,干些适合自己的事儿,做手脚不闲的人,自己给自己找事儿,老有老的活法,老有老的追求。老年人更应该活出精彩,活出辉煌!

先来认识一下三位老教授

李振西,1949年6月生,滨州市滨城区文化馆退休研究馆员(正高级职称),2018年8月报名,2019年10月考取驾照,创滨州市考取驾照年龄最高纪录。

信泽亮,1952年6月生,滨州市滨城区文化馆原馆长,副研究馆员(副高级职称),2018年8月报名,2019年4月考取驾照。

路新华,1958年8月生,滨州市滨城区第四中学退休高级教师(副高级职称),2018年8月报名,2019年4月考取驾照。

位于滨州市黄河八路、渤海二十四路的滨州市四环五海驾校,这里是三位老教授学习驾照的母校。

花开三朵,单表一支

2018年8月27日上午八点半,近七十高龄的退休老教授李振西第一次踏入驾校训练场,开始了其人生又一次博弈。

上车第一个动作——系好安全带。尽管看上去动作有点费力,但眼神中透出了坚贞不屈和必胜的信念。

一向以“专啃硬骨头”出名的四环五海驾校女教练朱淑红主动请缨接纳了三位老徒弟。

教授这三位老徒弟的不单单是朱教练,其他教练也时不时地跑过来指点一二。

互帮互学,随时随地研究商讨是三位老教授多年来养成的职业习惯,这次同时也把这好习惯带到了学车上。

科目二——场地驾驶。李教授一次精准的倒车入库,让旁边一位“零零后”学员大呼:“哇塞!怎么这么俊!”

S弯道上,李教授熟练驾驶着,那位“零零后”也同时驾车驶入弯道。古稀之年的老教授与“零零后”并驾齐驱。

科目三——道路驾驶。朱教练对老徒弟耐心细致的讲授着各项动作要领。

不厌其烦、不耻下问是李教授多年来养成的职业习惯,做学问如此,像学习驾驶这样的陌生领域更是如此。

笔者跟随李教授的教练车随车采访至中午,临行时李教授下车非常礼貌地向我挥手告别。在告别的一煞那,我突然无意中发现了其左手背上的一个小秘密.....

记者上前抓住他的左手仔细观察,此时的李教授就像在考试中作弊,被老师发现的小学生,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起来,在我的追问下,说出了他的小秘密。原来,这些神秘而费解的“天语”是他自己总结出来的起步与驻车的动作要领。第一行是起步动作:打火、踩离合挂一档、打转向、按喇叭、松手刹。第二行是停车动作:拉手刹、摘挡、关转向、关发动机、抬脚。

一年多来,李教授学车到了痴迷的程度,在家里,刻苦学习各项驾驶理论知识,认真做笔记,刻苦钻研,把枯燥的理论转化成了通俗易懂、形象易记东西。用他的话说:老了,死记硬背不行了,必须真正理解吸收,这样才掌握的扎实。

这是李教授编纂的一小部分书籍,许多都摘取了国家级、省级大奖。

2019年7月,朱教练因工作调动,把带李教授的“传递棒”交给了四环五海驾校教练队队长鲍汉坤的手中。此时同车的两位伙伴早已顺利拿到驾照,李教授依然在独自顽强拼搏。

2019年10月16日一早,李教授历经一年零一个多月的过五关斩六将,即将步入最后一门——科目四的考场,临行前,老伴为他整理着衣服,叮嘱他不要紧张,正常发挥,并应允拿到驾照,中午她就烫壶好酒、炒几个好菜为他庆功。

2019年10月16日中午,李教授终于领到了驾照,也成为了滨州历史上考取驾照年龄最高的第一人。

此时,两个同车老伙伴儿早已携带驾照等候多时,三位老教授同时亮出驾照,笔者用手中的相机定格了三位新时代滨州老人光彩夺目的这一时刻。

责任编辑:宋静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