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日报社出品
党媒平台

三河湖镇刘红菊:“坐堂招夫”组建五姓家庭脱贫致富奔小康

  • 发布时间:2020-07-30 10:43:46  星期四
  • 记者 郭刚 通讯员 胡德民 报道
  •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滨州日报/滨州网讯  三河湖镇前尹村的刘红菊,娘家是河北邢台,在丈夫孙玉田车祸去世后她不离不弃,常年照顾公公婆婆和两个年幼的孩子。随后又坐堂招夫,和老家是泰安的夏广强重新组建了家庭。又把现在的婆婆接到这里,一个大家庭六口人五个姓,团结一致、和睦相处。家庭经济状况随着她创办的红菊来料加工作坊的发展壮大,也由低保贫困实现脱贫,在小康的道路上大踏步的往前奔。

1978年出生的刘红菊,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不少,不足一米五的个头,满脸的憔悴中透着坦诚实在。刘红菊娘家是河北省邢台,1994年刚刚初中毕业,她便只身一人告别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离开家乡来到北京,寄住在一个远房亲戚家里在学习缝纫技术。一年后,她开始了自己在服装加工厂的打工生涯。当时她只有16岁,在北京她一待就是13年。期间,她从一名服装加工学徒工干起,并成长为公司的技术、管理和销售业务骨干。

1997年与老家是滨城区三河湖镇的孙玉田相识、相恋,并于2003年牵手结婚。2004年大女儿孙艳出生,并在丈夫孙玉田的支持下,在北京创办了自己的服装加工公司。“当时,虽然钱挣得不比给公司打工多多少,但是积累了一定的管理运营经验。”

2007年为了生育二胎、照顾年迈的父母,她依然决定和丈夫回到了山东滨城三河湖镇老家。 刘红菊说:“2008年儿子孙恺阳呱呱坠地,丈夫买了一辆六轮车跑运输,靠着跑运输丈夫每年有五六万元的进项。”她在家里带带孩子种种地,照顾着两位老人。说起婚后来到老家滨城区三河湖镇的生活,刘红菊满眼都是幸福。

2013年,一场车祸突如其来,丈夫撒手人寰。上有年近古稀的两位老人,下有两个尚在幼年的孩子,顶梁柱倒了,整个家庭瞬间垮了下来。刘红菊说:“2013年村里、镇上给俺入了低保,2014年又把俺一家列为贫困户,成为重点照顾对象。”

2017年,刘红菊感到依靠种地、干点手工活和政府的救助不是长远之计。刘红菊决定重拾旧业,发挥自己在服装加工方面的管理经验和技术优势,创办自己的家纺来料加工厂。说干就干,她通过亲戚朋友东借西凑了5万多元,购置5台缝纫机,把自己一向关系不错、在一起做手工活的六七个姐妹召集在一起,在自己家里利用不到50平米的堂屋里创办起自己的红菊家纺。

创业伊始,为挣到更多的来料加工费用,她四处对接有需求、有实力、信誉好的家纺企业,洽谈承担来料加工整理事项。起初,因为加工量比较少,厂家不给供货、送货,她就买了辆电动三轮车到邻村进货送货,技术不过关就带领姐妹们到厂家去学习。最终,无论产品质量还是加工量都得到了厂家的认可,从而也赢得了各个厂家送货出货、技术指导服务到家,上门服务。如今,她与滨州市华纺、瑞恒等知名家纺公司都有合作,并与博兴县的家纺市场保持着长久稳定的业务合作关系。

2017年经熟人介绍结识了现在的对象夏广强,“家是泰安偏远落后地方的,没有文化也没啥技术,家里穷得连一件像样的电器都没有,但他人很实在很好,愿意和我一块照顾好前夫的父母和孩子。”当时刘红菊前夫的父亲因积劳成疾已经瘫痪在床,尽管有不少人想牵手刘红菊,但在现实面前还都是打了退堂鼓。

在3年多的时间里,刘红菊已经记不清老人有几次入院治疗以及住院的费用。只记得老人第一次住院治疗时,一天就花了6000多元。2019年公公是笑着抓着老伴和儿媳刘红菊的手告别人世的。

2018年年初,刘红菊把夏广强早年丧夫的母亲从泰安接到滨州,组建起这个五姓家庭。刘红菊说:“他母亲也是个苦命人,孤身一人在家生活,俺不放心!”

目前,在红菊家纺干活的姐妹们有二十五六人,缝纫机20多台,车间200多平方米。在她那里做工的家庭妇女们每月都有二三千元以上的收入,她也因此每年有了10多万元的进项。

2018年,刘红菊一家成功脱贫,并主动申请不再享受政府的贫困户政策救助,她还帮助村里一位像她一样失去丈夫的贾福霞一家成功脱贫。

“女儿孙艳很争气,去年以全年级第一名的成绩,被首都师范附属滨州中学免费录取,儿子孙凯阳很是乖巧,两个婆婆帮着自己摘摘菜做做饭,闲暇时间还到家纺车间里搭把手。”刘红菊说,“现在她试着线上线下销售,已经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和市场,每月也有了一定的销售收入。”

现在红菊家纺投资20多万元,有25台缝纫机械、近三十个家庭妇女、200多平米加工整理车间。但在她看来,场地还是太小,来料加工不能做到全员运转,如果想拥有自己的家纺品牌,必须实现生产、加工、销售一条龙全链条产业化生产。现在虽然成功脱贫了,在奔小康的路上,还得俯下身子撸起袖子加油干。

责任编辑:杨孟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