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日报社出品
党媒平台

微联社

  • 1007
    内容
  • 25
    粉丝
  • 0
    关注

最近访问

广而告之

滨州人记忆中的老手艺,你还记得多少?

  • 发布时间:2018-04-16 16:18:47  星期一
  • 1021次
  • 来源:滨州大众网

老手艺就是生活

准确点儿讲应该是

“曾经的生活”

大多是与我们小时候

或者长辈们小时候

生活中的东西

它们都是时光里的记忆符号

你,还怀念哪一个

扎扫帚把子

扎把子看似简单,也是挺讲究,绑的绑,劈的劈,动作娴熟利落。听人说扎扫帚把子的扎还有一点学问,通常都是9扎或11扎,是单数,而不是双数。现在,做扫帚的材料还在,可已经很难找到会做扫帚的人了。

箍桶

什么澡桶、脚桶,马桶、粪桶等等,抹上油,再请师傅用铁箍好,竟然就不漏了。

编簸箕

这个曾经是家家户户必备的东西,到如今机械化的取代已没它的用武之地,现在簸箕快要淡出人们的视线。

磨剪子

把原先钝钝的刀,磨得锋利,看似简单,实际上却很不容易。

敲白铁

“敲白铁”这一老行当也在滨州风光了数十年。随着各种新型材料的出现,白铁皮的垄断地位一去不复返了,但“敲白铁”至今还保持着它特有的生命力。

钉秤

修表这个老行当,大家肯定不陌生,每次赶集都会碰上。

剃头掏耳

一块布,包着剪头用具,走街串巷,上门服务进行理发服务。有时候还有“光脸”、“掏耳朵”、“拿筋骨”、“治匠枕”、“拿筋骨”等项目。

补胶盆

补胶盆胶桶的一般是提着一个扁箩,游走各大街小巷,喊起:“补胶盆胶桶…”。

修鞋

嘴里噙一两枚小鞋钉,身边的收音机咿咿呀呀的响,时不时还跟身边的人开个小玩笑,这是大部分修鞋匠的工作状态。

订鞋底

小时候还经常穿奶奶纳的鞋底,一层一层的布,通过浆糊粘起来,再用阵线秘密的缝上,很厚实,很舒服,现在家里还有好几双!

弹棉花

弹棉花也是个技术活,要经过称棉花、打棉花、弹棉花、套纱…好多好复杂的工序,才能压出一床好棉胎来。而且这棉胎睡得暖和又踏实!

笆子

记得小时候全家总动员编笆子,这种芦材笆子用处多多,棉花、萝卜干、被胎、小白面、山芋干......等等!

手摇爆米花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每到寒冬腊月,农村也非常流行吃爆米花,只不过是传统的手摇转炉爆出来的爆米花,虽然简陋,但味道最香,是那最熟悉的 “儿时的味道”。

老裁缝

缝纫机(洋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缝纫机曾经是中国寻常百姓家普遍追求的奢侈物品。能够拥有一台缝纫机,绝对是一种体面和荣耀,绝对是富有的象征。

小编只想说,我家有一台,还蹭亮蹭亮的。

烧窑

一个人工搭建的建筑物里,通过生火加热产生高温,使粘土烧制成型的过程。小时候经常去大王亲戚家的窑厂,烧好的砖块整整齐齐的竖在那 ,好似迷宫一样。大王好多老板都是干这个起步的。

小时候听过的吆喝声

如今大街小巷难觅踪影

传统手艺渐渐从视线中消失

但那些记忆还存在

你是否记得

责任编辑:宋静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