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大平原三十八“全部的搜索结果为17条
内容 更多
  • 大平原(三十八)|记忆深处的的童年味道

      记忆深处的的童年味道冯秀荣 上世纪60年代末,我出生在一个偏僻落后的农村,那是一个物质极为匮乏的时代,童年的记忆里,基本没有零食的概念,但是在日益丰盈的70、80年代,闪耀着人类智慧的各种“美味佳肴”仍能够穿越时空的隧道,成为记忆深处挥之不去的童年味道。 在兄妹五个中,我排行老小,这个年龄是我撒娇和任性的资本,也是我得天独厚受宠的原因。那时,农村家庭一般人口多,收入低,吃穿犯愁,生活很艰

    来自  应用号   滨州文化   2019-02-26

  • 大平原(三十八)|《夕阳余晖》序

      《夕阳余晖》序常增文 刘炎勃先生,为我恩师。有语云,“师徒如父子”。而在我心中,从先生任我高中语文老师至今几十年来的相知相交,与先生关系已然超出传统意义之“如父子”内涵,而真真成为我之慈父、我之导师。历经数十载风风雨雨,先生连绵不断地给我以人生指导、提携,从生活、学习、成长、做人做事、为国效力等诸多方面,关怀、呵护、教诲备至,始终为我把准生命运行之舵,从而使我破浪远行。我心铭记:先

    来自  应用号   滨州文化   2019-02-26

  • 大平原(三十八)|二十四节气诗选

      二十四节气诗选邢翠东  惊    蛰 东风不是匆匆的过客唤醒大地是信守的承诺春雷一声万物不再沉默田野里有歌声飘过开始忙碌哇  辛勤地劳作自由的羊群 徜徉成幸福的花朵阳光明媚了江河春水呀  荡漾着笑涡鸡鸣犬吠是欢腾的村落 爷爷使劲斜着身子侧着耳朵他说听听地下活动的虫蛇奶奶站在阳光中张望她说燕子快要飞回  寻找旧窝爸爸在田垄间来回忙活他说幸福是汗水迎来的宾客妈妈端出了热乎乎的冰糖蒸梨她说饮食一定

    来自  应用号   滨州文化   2019-02-26

  • 大平原(三十八)|我想安睡

      我想安睡刘延起我的心已开不出芬芳的蔷薇我的爱已尘封了绚丽的玫瑰我的生命正在慢慢地枯萎我已不期望能见来年的花蕾 那曾经的山盟海誓已经憔悴与子偕老的愿望已烟灭灰飞 我的意志早已崩溃我的灵魂已经出轨 夜深人静时我只会暗暗流泪月光下孤独的心有谁来安慰我的心真的好累我的爱已经疲惫我已不愿再把曾经的甜蜜回味 我已不想再把过去的浪漫体会我只想在这种沉默中安然入睡  作者简介:刘延起,男,汉族,农民

    来自  应用号   滨州文化   2019-02-26

  • 大平原(三十八)|古风 安居闲赋(次韵陶公)

      古风 安居闲赋(次韵陶公)张爱国安居无所事,援毫赋时休。衣食不须虑,闲乘铁龙游。淑气开春景,山水竞风流。清心看梅花,忘机访沙鸥。携将二三子,仙槎入蓬丘。 齐唱大风歌,行吟有朋俦。煮茗舀雪瀑,泉声入献酬。知我中国美,秦客能归不。民殷君有道,乐天自无忧。剥啄诗筒趣,除此无所求。作者简介:邹平人,古典诗词爱好者。

    来自  应用号   滨州文化   2019-02-26

  • 大平原(三十八)| 我要的是葫芦

      我要的是葫芦蔡银环 从前,有个人种了一棵葫芦,细长的葫芦藤上爬满了绿叶,开出了几朵雪白的花,花谢了以后,藤上结了几个小葫芦。多么可爱的小葫芦啊!他每天都要去看几次。 有一天,他看见叶子上有几只蚜虫,他想:“有几只虫子怕什么呀?”他盯着小葫芦自言自语地说:“我的小葫芦快长啊!快长啊!长得赛过大南瓜才好呢!” 一个邻居看见了对他说:“别光盯着葫芦了,叶子上生了蚜虫,快治一治吧!”他奇怪地望

    来自  应用号   滨州文化   2019-02-26

  • 大平原(三十八)|母亲

      母亲张燕 一开始写诗是那么愉悦满足想表达的那些情感那些不能示于人前的意念以及对于美好事物的赞美对于高洁品格的讴歌都被我捻碎在诗里行间奔腾在每一条脉络丰满而热情  躁动不安后的破土而出让我像一个母亲一样感到骄傲可是我有时也会感到焦灼因为我随时随刻恐惧着自身的贫瘠和羸弱我拿不出更多的甜果和精粮去储备去哺育去富养娇儿  我只能在风中捧着簸箕扬起一把把种子让它们自行萌芽 生长然后像野草一样弱

    来自  应用号   滨州文化   2019-02-26

  • 大平原(三十八)|姥爷

      姥爷孙书斐 前几天去的时候他还对我微笑。他的目光随着我的走动而转动着。我坐在他旁边时他会轻轻拍我,我不知道那是生理的反射还是他的意识。总觉得他望着我的眼神是需要我帮他做点什么,但他却表达不出来。这老头儿是我姥爷。 他现在最喜欢的是坐在那辆电动三轮车上。那辆电动三轮车是我姥姥的坐骑。以前他很少坐姥姥的车子,总是一个人骑着脚踏车风里来雨里去的。现在经常会有一个清晰的影像反射回他的大脑

    来自  应用号   滨州文化   2019-02-21

  • 大平原(三十八)|高跟鞋

      高跟鞋刘静凛冽的寒风猛烈的刮着,泛黄的叶子随风起舞,淅沥沥的小雨已经将地面打湿,一切都显得那么清冷。 青崝独自一人在路上走着。她没有打伞,薄薄的外套显得很不合时宜,她用力紧了紧衣服,给瑟瑟发抖的身子一些温暖。虽然天色还没有黑,但路上行人寥寥,偶尔几辆汽车飞驰而过,很快周围又恢复了冷清。 青崝还在努力回想着在单位没有完成的工作,为明天的工作做着安排。忽然,她被咯哒咯哒的高跟鞋声打断

    来自  应用号   滨州文化   2019-02-21

  • 大平原(三十八)|拨开乌云见晴天

      拨开乌云见晴天(小说)王中春 苏晓燕在旮旯村就是武则天,独断专行,说一不二。自从她当上村支书,村里的大事小情就她一人说了算,什么村民代表、村委委员、支部成员,都成了聋子的耳朵。为此,村会计马明不服,曾与她理论,可她一句话竟噎得马明哑口无言。她说:“这旮旯村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马明无奈,只好又将她搞“一言堂”的事告到乡里。乡领导说:“既然这样,那你们村每次换届咋还选她呢?”“这…

    来自  应用号   滨州文化   2019-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