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许晨:老渤海的棉花粗布包扎过民族尊严

2021-07-22 20:15:43 来源: 滨州日报·滨州网

“这里的小米稀饭,喂养过中国革命;这里的棉花粗布,包扎过民族的尊严!”鲁迅文学奖获得者、作家许晨动情地说。

许晨是《山东文学》杂志社原社长主编,是第五届冰心散文奖、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他的这句话,并非一时兴起脱口而出,而是源于他在滨州深入采风的不断思考。

7月10日,许晨在《渤海魂》《纪念碑》创作座谈会上发言。

许晨的父亲许焕新曾在渤海干校学习,听过渤海区领导王卓如、李广文等人的报告

《渤海魂》,是他正在撰写的一部长篇纪实文学。许晨长于报告文学写作,他著有《居者有其屋—中国住房制度改革闻见录》《梦圆悉尼》《孔繁森传》《火泉》《岁月之光》《血染的金达莱》《血祭关东》等十几部长篇报告文学和纪实文学。

“写老渤海,也是在写我爹!”

他咋这么说?

原来,他自己就是一位“渤海区”的后代。

“我老家德州陵县。我父亲许焕新曾在当时渤海区干部学校学习,经过了严格系统的培训,走进了革命队伍。从我上小学起,时常会听到父亲的当年故事,”许晨说,尤其土改、参军、支前的大量细节,让他印象很深。

渤海干部学校简称渤海干校,成立于1948年6月。它是由渤海公学、会计专科学校、工商学校、青年学校、烈军工属子弟学校合并成立的。

在渤海干校,许焕新被分配到青年队,政治课学毛泽东著作、时事政策,语文课学鲁迅、郭沫若、丁玲的进步文章和报刊上的战地通讯,音乐课学唱《延安颂》《国际歌》《解放区的天》等革命歌曲。

那时候,学习条件艰苦,上课、开会的地点经常设在小树林里,膝盖就是课桌。课下,学员们帮村里的老乡打水、扫地、干农活。

在那,许焕新聆听过中共渤海区党委领导人王卓如、李广文等人的报告,还阅读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毁灭》《上饶集中营》等进步书籍。

毕业时,许焕新留校工作,看到大家都在报名南下开辟新区,心头一热,也积极联系准备跟随前去。让校长知道了,挨了一顿批评:“乱弹琴,回来!”过后又耐心教诲:“你要听安排听指挥。你还年轻,缺乏经验,万一不测对你对工作都会有损失的。”

其实,这是校长是在爱护年轻人,当时从渤海区走出去的人很多,牺牲的人很多。

或许正因此,许晨面对渤海区烈士英名录碑廊,看到渤海区为国牺牲的55308名烈士英名,不由地脱帽、深鞠躬。

1956年,许晨的父亲许焕新在当时的德州市委办公室

《渤海魂》的“副产品”已刊发在山东文学、解放军报

许晨说:“此前,我就去参观过渤海革命老区纪念园、渤海区党委机关旧址、长山中学、冀鲁边区纪念馆、陵城三洄河村、大宗家战斗纪念地等红色景点。”

为了《渤海魂》的写作,他又在2020年12月和今年6月,再次来到滨州、德州等地连续采访、体验,与合作者刘树松协商。目前,该作已经完成了大纲和部分章节。

去年以来,多次实地采风,那些老照片、文物、故事,让许晨开始近距离触摸那弥漫着硝烟的日日夜夜。

其实,这部作品的“副产品”已经问世——今年,《山东文学》第七期发表了他的新作《潮涌渤海湾》,《解放军报》发表了新作《渤海湾的浪花》。

许晨表示,此次创作得到了省作协、滨州市委宣传部、滨州文联、滨州作协的大力支持。

对于新作,他力求“全景式又具体细微的描写渤海区的战斗历程。”他希望更真实、公正、客观地反映这段历史,让老渤海区人民和他们的贡献“清晰闪亮”起来。

许晨与景晓村之子景新海(中)、王卓如之女王小豫(右)合影

“婴儿烈士”最让许晨震撼

在《渤海魂》创作中,有很多细节让许晨铭记于心。其中一个,就是牺牲时才三天的“婴儿烈士”。

许晨介绍,1943年,惠民何坊村有一位刘大娘,她的儿媳刚生下儿子,一对八路军夫妇也刚生下孩子。遇到鬼子扫荡,部队转移,八路军夫妇将孩子托付给了刘大娘。不料,鬼子听了汉奸的告密,逼她交出八路军的孩子。刘大娘忍痛交出了自己刚出生的孙子!孩子刚交出去,就被鬼子砍成了肉泥!可刘大娘却被村民误会,交出的是八路军的孩子,被村里人唾骂,她忍痛保守秘密,直到直到解放了才敢说出来。

许晨认为,这背后是渤海区人民的善良和仁义,要对得起人家的托付。

为何如此大义?因为这是互相托付。

许晨说:“在我的老家陵县,有个十八团的故事。有一年,十八团被鬼子围着,烧杀掳掠,马上就要被屠村了。有人浑身是伤,骑着马突围出去找救兵。一听消息,八路军战士们扔下饭碗就拿枪,说‘老百姓要遭难了我们得去救’!一个急行军包围并歼灭了鬼子,拯救了这些村子的老百姓。从那之后,老百姓认定八路军是我们的亲人,是子弟兵,一心一意跟着共产党八路军。”

“我们也有董存瑞式的英雄,清河军区的一个爆破队长,用肩膀顶住炸药包引爆,壮烈牺牲,比董存瑞牺牲早了5年;也有刘胡兰式的英雄,惠民县的吴洪英,为掩护革命干部,被用铡刀铡成了三截……”许晨说。

许晨介绍,《渤海魂》不仅写历史,也会写这片土地现实和当下的发展。相信献身于战争年代的革命者和先烈们看到了,也会感到无比的欣慰,那就是他们的理想变成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