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君归老向东吴 ——写给心仪已久的苏州

  • 2017-02-16 00:00:00  星期四
  • 1751次

从苏州回来,我竟然想不出该怎样来描摹这人世间的天堂了。我想,肯定不能只是导游口中的2500年建城史,1500年盘门古迹、寒山寺悠扬的钟声,虎丘塔的雄姿,唐伯虎的风流倜傥……

我在思考,苏州与其他古城的别样美丽,比如丽江、凤凰、绍兴……苏州又该诠释怎样一种靓丽呢?

静静地坐在桥边的青石板上,闭上眼聆听着桥下的潺潺流水,你会蓦然觉得苏州美得浸人心骨且充满诱惑,让人极易沉湎于那份古老、沉静与温柔之中,犹如在轻音乐里聆听韦庄菩萨蛮的吟唱:

春水碧于天

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

皓腕凝霜雪

……

我喜欢摆脱团队导游的讲解,独自一人倘佯在古巷的深处,任由自己迷失在弹词、苏昆珠圆玉润吴歌吴语里。温和的春阳连同丝丝带着诗情暖意的风,轻轻吹拂过我的脸颊,在苏州的精致小巷里怀着小心翼翼的心情,去解开那层神秘的面纱。

细细思量,我对苏州的最初印象是凭借了一首张继的《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我与苏州有缘。读小学的时候,为了听刘兰芳的评书《岳飞传》,曾和弟弟两个人拼命地割青草,然后晒干,整整一个夏季割嗮干草几千斤,得了几十元钱买了一部收音机,是苏州产的,那年月可算得上奢侈品了。后来上高中读到《苏州园林》,对苏州的印象愈加深刻了。

苏州,古称吴,有姑苏、吴都、吴中、东吴、吴门和平江等多个古称和别称。苏州自有文字记载以来的历史已有4000多年,是全国首批24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春秋时期,这里是吴国的都城,至今还保留着许多有关西施、伍子胥等的古迹。隋文帝开皇九年(公元589年)始定名为苏州,以城西南的姑苏山得名,沿称至今。苏州城建城早,规模大,水陆并行,河街相邻,古城区至今仍坐落在原址上,为国内外所罕见。

绝世才貌的柳如是,铸剑鼻祖干将,卧薪尝胆的勾践,大诗人文学家韦应物、刘禹锡、白居易、范仲淹都是在苏州夜空闪烁的星斗。

无数文人墨客留下了吟咏苏州的名篇佳句:

大诗人白居易《忆旧游》诗中云:

江南旧游凡几处,

就中最忆吴江隈。

长洲苑绿柳万树,

齐云楼春酒一杯。

阊门晓严旗鼓出,

皋桥夕闹船舫回。

六七年前狂烂漫,

三千里外思徘徊。

唐朝诗人崔颢《维扬送友归苏州》诗云:

长安南下几程远,

到得邗沟吊绿芜。

渚畔鲈鱼舟上钓,

羡君归老向东吴。

明朝唐寅《阊门即事》诗云:

世间乐土是吴中,

中有阊门更擅雄。

翠袖三千楼上下,

黄金百万水西东。

五更市卖何曾绝,

四远方言总不同。

若使画师描作画,

画师应道画难工。

……

早年曾读作家池莉介绍苏州的文字,按图索骥竟真见到挂着“元大昌”的陈旧铺匾店面。这“元大昌”在本世纪二三十年代是一家正宗的苏绍酒店,二楼设有雅座。在元大昌酒店二楼饮苏绍,便可享受锡壶上酒。

锡壶灌满了苏绍,由店伙一趟一趟地送上楼来。客人的一壶酒饮尽了,便可将锡壶“宕”地一下掼在地上,这就是对于店伙的招呼了。店伙一听到响声,便会跑上楼来,从地板上捡起酒壶跑开。

在元大昌酒楼,你可以随便摔。眼看着锡壶被摔瘪,且一次更比一次瘪,店伙不仅不给你脸色看,反而愈是乐颠颠的。为什么?因为酒壶越瘪了,盛酒的量就越少,酒店就越发赚钱了。

酒店是按壶数计算酒钱的,这没有什么不合理。直到摔得无法盛酒了,送去锡匠重新浇一只,也十分容易。一顿豪饮下来,喝酒的,卖酒的,街头的锡匠,各取所需,各有所得,皆大欢喜。

我在一个类似茶馆的地方听过一段评弹。苏州评弹是苏州评话和弹词的总称,产生并流行于苏州及江、浙、沪一带,用苏州方言演唱。台上一个女艺人咿咿呀呀地说唱,虽然听不懂意思,但在茶楼那样的幽雅环境里,悠闲地品着茶,也感觉到江南非常的韵致氤氲,有种飘起来的感觉。

(作者地址:无棣县油区大厦8605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