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各地: 滨城   沾化   邹平   惠民   阳信   无棣   博兴   经济技术开发区   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北海经济开发区
 
您当前的位置 : 文艺 >> 文学
大平原(三百二十六)|今夜,请允许我生病
作者:高洪珍     签发日期:2023年06月02日

今夜,请允许我生病

文/高洪珍

 

在《鼠疫》的首页,丹尼尔.笛福说过:“用别样的监禁生活再现某种监禁生活......这算不算一场瘟疫,谁也说不清,但是人们还是在努力保持着希望和信息,黑暗即将过去,黎明即将到来。”

这是来医院的第九天,也是夫做手术的第三天。去掉了镇痛泵,每动一次深到骨头的疼就会让他皱起眉头,表情扭曲。这几天疼痛一直都在。在请求护士打了止疼针之后,稍稍能够忍受,我不敢有丝毫懈怠。看着针管里的液体,滴入夫的血管,我的身体不由感到寒凉。从昨天就开始的咳嗽,为了不影响到手术中的他,我又戴了一层口罩。坐在椅子上守候,疲累困倦袭击着我。我使劲用后背抵住椅子,好让身体在阵阵发冷中不再颤抖,裹紧的衣服总觉得不贴身,裹了又裹。盯着针管里流动的液体,真想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身子不由自主地蜷缩成一团,眯一下都是奢侈。一滴一滴数着,一会儿就数到迷糊的状态,忽然又迅速张开眼睛看那针管里滴答滴答的液体。喉咙干疼干疼的,喝口水都觉得水里带着玻璃碴子,勉强下咽。摸摸自己发烫的额头,我在发烧。问护士,说没有退烧药。咳嗽药不见效,退烧药没有。夜里在医院,却找不到退烧药。我一直猛烈咳嗽,撕破喉咙一样地咳。害怕夫也会传染,刚刚手术的伤口还没愈合好,咳嗽带来的不仅是咳嗽本身的难受,还有伤口的震颤和撕裂之疼。我保持着白天黑夜都戴两层口罩。

这个夜晚,我在生病。

去护士站拿体温计,护士推着医疗小推车穿梭在各个病房。随着夜深人静,只有病房响起的呼叫和护士越来越沉重的步子,她一直没有坐下歇息。整个楼层只有她自己在值班。每天重症一级护理有八九个,二级护理有二十多个。在这没有夜晚的夜晚,护士站的灯光一直亮着,时而传来咳嗽声、护理小推车的辘辘声和橐橐的脚步声。十一点四十分,终于打完,护士封好针管,并随手给病人掖了一下被角,嘱咐我早些休息吧。她还在继续工作。孤寂、疲惫让她的步子缓慢如老人。

我终于可以和衣躺下了。把身子蜷缩成团,裹紧被子,还有些冷,爬起来,把大衣盖在身上,再把身子缩到最小。睡吧,明天会好起来。我迷迷糊糊睡了一小觉,感觉有点微微的出汗,好多了。五点,护士过来抽血。赶紧起床,头重脚轻,咳嗽加重。尽量屏住不咳嗽。早上买饭,36床的女人看见我穿着厚厚的衣服,还有些冷的样子,吓得躲到很远处,我自觉退到门旁,保持一个安全距离。但是咳嗽仍旧挡不住。护士、清洁工你来我往,整个早上他们忙碌得很。来换班的许多护士,成了陌生面孔。护士大多“阳”了,只能从别的科室调来护士帮忙。夜晚那位护士的身影让人担忧。

早上的护士站,咳嗽声连成一片。她们失却了往日的轻盈脚步与欢快的笑声,疲倦、咳嗽、头痛中照常为病人消毒、输液、检查伤口……她们连坐下休息的时候也没有,床位在一个个增加,每一个生命都在挣扎,她们成为挡在病人与病魔面前的一道壁垒,她们在用自己孱弱的身体,与病魔做着抗争。 她们没有任何时间和精力去想别的,她们必须舍弃自己和家人,冲到第一线。她们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和紧张的忙碌中,与看不见的病魔抢夺时间,

大夫早上过来查房,让我去和夫做一个造影。11楼只有一辆轮椅已经被人推走了。护士让我去一楼借。早饭没吃的我,感觉浑身散了架,走起路来东摇西晃,腿酸得要命,不定什么时候就像过电一样嗖的难受起来,恨不得蹲下抱着自己,让自己有个支撑。不能拖延,已经是上午的九点。我找到轮椅,扫码借,怎么都搞不定。路过的小伙子,帮忙操作了一下仍不行,匆忙离开了。怎么办?这时正好看见一个推轮椅的男子上楼。我赶紧搭讪,问是几楼,我可不可以借。男子说,你借轮椅没问题,但是要跟所在楼层的护士站申请。我赶紧去跟护士站的护士请求,结果护士让我们所在11楼的护士打过电话来借。折回11楼,护士说让大夫去借吧,可此时大夫不在办公室。我的天,看着我无奈的样子,孱弱的夫赶紧说一起去借。我们上了电梯,实际上我是蹲在电梯来到的一楼,在夫的指导下我们借出了轮椅。夫坐上轮椅,我推起来东摇西晃,仿佛不是我推着轮椅,是轮椅带着我走,双手使出最大的力量拖拽着不至于碰到墙壁。就这样蛇形迂回到了影像室门口,我终于可以蹲一下,让虚晃的身子有个依托,让这一小堆肉身好摊下来歇息,感觉身上好冷。

夫做完造影,我利用这个机会偷偷溜出医院大门,去车里找我的退烧药,顺便换上了大衣。仿佛是经历了一场战斗,我以胜利者的姿态拿到了解药一样,我终于得救了。回到病房,赶紧吃上药,我不能倒下。

熬过了一天又一天。像一场从未经历的马拉松赛一样,在21日早上听到大夫说打完今天的点滴之后可以出院了。身体虚弱的我又开始忙碌。趁夫还没有打针的空儿,我赶紧去办理出院手续。等候是焦急的。一个排在我前面的黑龙江林场工人老大姐在不断地问询,不断地查找各种证件、签字,不断地问长问短,我像等空了的风筝一样,身体发飘,胃和腿都倒吊起来一样地难受。

天阴沉沉雾蒙蒙的。开着车,身体疲累到极点。晚上六点,终于到家。小区内静悄悄的。小区内生病的人们已经很普遍了。一场新冠病毒几乎每个家庭每个单位的每个人都在经历。悄悄回家,悄悄上楼。毛巾、盆子、杯子、被单、被子、褥子、吃得、穿得,堆满了门厅。我赶紧一样一样消毒,把毛巾杯子、牙刷、牙缸用开水煮,洗衣机开始洗各种衣服和被褥。尽管很累,在家的感觉就像是漂泊许久的游子,终于靠岸的感觉。俗语说的:“人是漂泊的船,家是温暖的港湾”。收拾完,洗个热水澡,可以好好睡一觉了。躺下后的咳嗽来得更猛烈了,这个夜晚又睡不好。

忽然想起父母,打电话才知道他们也在生病,第二天开车赶紧带他们打针,我要让一家人好起来。这场病,不是一个人的病,我有信心让我的亲人都好起来,一定。

 

作者:高洪珍 滨州市滨城区秦皇台乡中心学校教师 滨州市作家协会会员 有作品刊出

编辑:刘雪纯
 
 
更多滨州头条
滨州市“两优一先”表彰大会召开
06-19渤海活塞:从“全国领军”到“世界前三”
06-19“53项冠军产品”宣传栏亮相滨州市城区...
06-18聚力实施“五项行动” 释放投资和消费潜...
06-19滨州市幼儿体育省级试点成果展示大会开幕
06-18【视频】安心纾困,与爱同行!
06-18滨州市主城区新建6座公厕已完成总工程量50%
06-17继续橙色预警!本周滨州将持续高温
更多滨州发布
权威发布 | 滨州市慈善事业新闻发布会
06-13权威发布 | 滨州市安全生产举报工作新闻...
06-06权威发布 | 《滨州市加快推进新一代信息...
06-04新闻发布|《滨州市加快推进新一代信息技...
06-04新闻发布|滨州2023年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
06-04新闻发布|聚力打造锂电材料“名城”和滨...
06-04新闻发布|滨州培育省级智能制造标杆企业4个
06-04权威发布 | 大型现代吕剧《长调悠悠》创...
更多滨州政务
市科技局开展成就企业家科创梦想暨“科...
06-20山东省“雏凤”计划走进滨州暨“雏凤”...
06-204大领域“一卡通用” 4项业务集成办理
06-20滨州市扫黑除恶斗争领导小组全体(扩大...
06-19滨州市“两优一先”表彰大会召开
06-19滨州市“金融+妇联+企业”支持“三大战...
06-19省政协副主席王修林来滨调研
06-19滨州科技服务直通车“定制化”服务成就...
 
 
关于滨州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地址:滨州市黄河五路338号 滨州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鲁新网备案号:201554303
鲁ICP备09072207号-3/违法不信息举报中心/滨州网警/ 报警/ 网安备 3716020200429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7120180038/ 视觉设计 滨州网设计工作室
滨州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43-3163568 举报邮箱:bzrbxm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