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媒平台

直肠粘膜切除术让滨州耄耋老人大大缓解大便痛苦

发布时间:2019-09-03 11:26:56   652 作者:记者 郭刚 来源:滨州日报/滨州网

滨州日报/滨州网讯  王先生的老母亲90多岁了,身体一向硬朗,可就是有一个毛病让老人家痛苦不堪:直肠粘膜内脱垂。老人总是小腹坠胀、便意不断,坐下了解不出,刚起来又想解,睡一宿能起来十几二十次,白天晚上基本都是躺着,坐着时症状会更严重。解不出大便就央求家人给她用开塞露,最多时一天能用1盒20支。三四年来,病情越来越严重,老人被折腾得寝食难安、叫苦连连,甚至可谓痛不欲生。老人的5个子女也为老母亲的病痛备感揪心痛苦。

几年来,为了治疗老人的顽疾,子女们带着她济南、滨州的大小医院可没少跑,但一直没有很好的治疗办法。因为老人年老体弱,医院对其基本是采取保守的用药治疗,有的医院干脆拒接。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老人的症状也越来越严重了。

今年春天,王先生经多方打听,找到了滨州联合肛肠医院为老母亲求治。该院院长、副主任医师崔连合收下病人,表示愿尽最大努力缓解老人的痛苦。在认真会诊、详细了解病人身体、生活、病症基础上,尤其是经过心电图确定老人心脏没有大碍可以接受手术后,决定放弃保守治疗的方案,对老人进行直肠粘膜结扎切除术,尽可能多的把直肠末端下垂的粘膜切除干净。老人术后经过不到一个月的恢复,便意不断的症状大大减轻,痛苦明显缓解,原先一天得用十几支开塞露,手术后一天也就是用个两三支。

俗话说“十人九痔”,痔疮病人听说过不少,可是像王先生母亲这样陷在“总要解大手”痛苦中的病症很少听说。为了解相关情况,记者采访了滨州联合肛肠医院院长崔连合。

崔连合是中华医学会肛肠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肛肠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也是滨州肛肠专业的学术带头人。他有着30多年临床治疗肛肠疾病的丰富经验和先后治疗5万余名患者的一线实践。在他主导下,滨州联合肛肠医院是滨州最早使用PPH、EST微创技术,率先使用TST微创技术和最先引进弹力线套扎术、采用本院独创的“四位一体”疗法治疗肛肠疾病的专科医院。他注意及时掌握国内外最新的肛肠疾病治疗新技术、新方法,每年参加全国学术会议,尤其注重在医疗实践中大胆探索运用疗效好的医疗技术,他采取的肛周脓肿一次根治术比教科书正式提出提前了二十多年。

崔连合介绍说,从每四年一次的普查数据看,“十人九痔”的说法显然有些扩大了痔疮的患病率,痔疮患者虽然多发,但实际发病率在百分之六十左右。在痔疮患者中,出现直肠粘膜脱出的患者占到了百分之七十五左右。

直肠粘膜脱出,俗称脱肛,又分为外脱和内脱。外脱好理解,就是大便的时候感觉肠子脱出来,实际往往是直肠粘膜脱出来了,真正直肠脱出来十多厘米的病症有,但不多。一般一站起来就能缩回,严重的要借助外力,用手顶托回去。如果有痔疮或者感染,往往会有血流出。

内脱,一般病号和家属往往找不到病因,典型的症状就是便意不断,但是大便又拉不出来,更容易延误治疗。不管外脱还是内脱,主要是连结直肠和肛门肛管处的粘膜松脱造成。内脱发生往往是直肠粘膜松脱后,在肛门以上形成了类似粪兜的小囊,粪便积存在里面持续刺激身体而出现便意不断的症状。在这些粪兜积存到一定程度后,能够拉出一些大便。因为持续的刺激,往往造成肛门水肿,严重的还会出现慢性炎症,令病人十分痛苦。内脱也是造成便秘的主要原因。

崔连合认为,造成痔疮高发的原因,首先是与人的直立行走这一天然行为方式有关,四肢爬行动物就没有痔疮。因为人直立行走,下腔静脉回流心脏阻力很大,需要很高的压力才能回流到心脏。血管在高压力作用下,再加上一些人先天血管质量不好,或者有炎症感染,又因为肛门处的静脉血管丰富、纤细、较浅,更容易发生淤血、扩张、屈曲、破裂,形成静脉团,最终形成痔疮。因此,久坐、久站的人群,如司机、售货员、服务员、教师痔疮发病率明显偏高。辣酒、辣椒等辛辣食物也直接刺激肛周血管,喜欢喝酒、吃辣椒的人群也是痔疮高发易感对象。

在痔疮患者中,由于肛周静脉团堵塞,炎症长期刺激,容易造成直肠粘膜增生、松脱,而发生直肠粘膜脱垂。此外,有些人有大便长久蹲厕的坏习惯,解着手玩手机、看报刊,也容易发生直肠粘膜脱垂。有些有便秘症状的人群,拉不出就长久蹲厕,用力过大、用力过久更容易造成直肠粘膜脱垂。直肠粘膜脱垂的另外一部分易感人群就是多胎生育的妇女,尤其是随着年龄的增大,进入老年后元气减弱,往往发生胃脱垂、子宫脱垂和直肠粘膜脱垂。

崔连合大夫建议,因为血管质量受遗传因素影响,父母辈有痔疮后代子女发生的可能性就大。这部分人群平时生活就更要注意。预防痔疮,平时尽量少吃、最好不吃辣椒及喝白酒,注意清淡饮食,少吃大油大肉等油腻的食物,多吃含纤维素高的食物,避免久坐、久站,每天注意有意识地进行缩肛锻炼,可有效预防痔疮的发生。如果发生痔疮、出现肛脱甚至肛门脓肿感染症状要及时就诊,越早治疗越容易取得满意疗效。

责任编辑:杨孟子
热门评论